“书生书记”治下的白银转型

2009-07-16 14:43:53

衰竭的铜城

道路监理梁晓丰到深部铜矿(白银公司下属企业)检查新修不久的公路,返回的时候,碰到了搭顺车的白银公司护山队队员张虎。黄昏,深部铜矿上下班接送的火车再有十多分钟就到,但是杨虎不愿意等。

进入深部铜矿的路上,设立了四五道关卡,检查来往的车辆,即使是小小的出租车也不放过—他们有一些铜被偷了。实际上,杨虎对铜矿被偷的事情不以为然,并且司空见惯,他不愿意谈这个“无聊”的话题。 他上车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个用报纸遮盖的小包,重十多斤。他说,这是给家里带的焦煤。他今天搭顺车,就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看见。

杨虎丝毫没有感到自己偷带公司的煤回家属于监守自盗。他前年的月工资还只有700块,他说去年过完春节后,涨到了现在的1300元,但是还是不够花—吃不饱饿不死。杨虎还不到40岁,之前是白银公司的下岗职工,后来又回到公司做了一名护山队员。

26岁的女出租司机小宋骂骂咧咧地说:“这些人懒,就让他们挨饿去!”

小宋说她的姐夫也在护山队,其实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七八百块,根本没有杨虎说的1300元,都是杨虎要面子说多了。小宋说话的时候,杨虎已经下车了,华灯初上,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甘肃白银市,是依靠白银公司的兴起而建的一座城市,矿竭城衰。

下午6点刚过,最后一抹金色的阳光刚刚从矿工拉金牛的雕塑上消失,周围就已经见不到一个人了。折腰山、火焰山上,两个庞大的露天大坑静静地躺在雕塑不远的石山中,没有了声息。而在上个世纪60年代之后的20年中,这里灯火辉煌,人流不息,昼夜不停的机器在轰鸣,创造了铜产量、产值、利税连续18年全国同行第一的佳绩,被称作中国的“铜城”。

白银的得名来源于600多年前明朝洪武年间在此所设的官办白银厂,而采矿活动可一直追溯到汉朝。上个世纪50年代,作为国家156项重点工程之一的白银厂铜矿从1954年开始建设,1960年铜硫系统建成并投入生产,成为当时我国最大的有色金属企业和铜硫生产基地。

随着上个世纪80年代两个露天铜矿的关闭,白银公司走入了资源开采的绝境,现在的铜矿要到地下2000的矿洞中才能找到。2000年的辉煌岁月,即将慢慢隐退。

这是一座破旧的城市,市区到处都是低矮而灰色的楼房,破碎的玻璃窗。梁晓丰说,这已经比5年前好多了,5年前,像样子的街道都没有两条。

在矿区灯火通明的时代,这个城市的污染在全国排在最前列。常年不合格的空气质量,使大多数人一年四季不敢开窗户。当年矿区姑娘嫁到城区被称作“下嫁”。在矿区,因为工资高,一元钱3个馒头,而在城区必须是4个馒头才能卖出一元钱,如今,这一切都颠倒了过来。

这个依靠白银公司而建成的城市,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十字路口,被迫寻找出路。

2001年4月在白银市六届一次人代会上,市委、市政府正式提出“一手抓传统产业改革改制,一手抓替代产业培育发展”的工作方针,开始寻找城市转型之路。

市委书记袁占亭认为,白银市的转型首先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转型,也就是白银公司、银光公司、华鹭铝业、靖远矿务等大中型企业的转型。白银市的转型依旧离不开矿产资源。

“书生书记”的目标

以大学校长身份转型到政界的白银市市委书记袁占亭将带领全市175万市民走向何方,能否像他说的达到“631324”目标?“书生纸上谈兵”和“积极转型,寻找生路”两种基调成了当地官员私下争论的焦点。

631324”目标,是指到了2012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00亿元以上,工业增加值300亿元以上,固定资产投资五年累计1000亿元以上,地方财政收入30亿元以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万元以上,农民人均纯收入4000元以上。

“这只是文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一位当地干部说。

20083月份,白银市被纳入国家第一批资源城市转型的名单中。 91920日在白银市举办了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论坛,是第七届中国矿业城市发展论坛之后,白银市举办的又一次全国性大型论坛,白银市在树立自己在12家转型城市中的典型位置。

从各处吸引来的众多资金给白银的居民带来了转型的希望。一名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对本报记者说,以前,白银公司的老总让他去跑项目都不去,而现在,他们常年在北京跑项目,自觉性不可同日而语。

中科院和甘肃省合作的高新开发园区挑起了白银结构转型的重任。但是除了不多的如汽车组装等项目外,引进的大多数企业还属于高污染,这些企业在南方和沿海城市已经无法生存,只有向内地迁移。

白银市在积极营造转型的气氛。2008年白银市干部选拔考试中,有两道关于白银改革的试题,其中一道为白银转型依靠的“八大支柱产业”是什么?

参加考试的梁晓丰在复习的时候忽略了课本之外的这个题目,而其他7位同事全部填上了标准答案:做强有色金属及稀土新材料、精细化工一体化、矿产业和资源再生利用、能源和新能源、机械和专用设备制造、非金属矿物制品、特色农畜产品深加工、黄河文化旅游。

这八个产业梁晓丰在单位经常听别人提到,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就是白银市转型要做强的八大支柱产业,原本以为还会有其他更新颖的产业。“我打听了一下,原来八大支柱的问题在白银的学校中都已讲开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学习快评丨总书记这句话为何如此暖心
空降党委书记 民生银行变阵
逾50趟专列输送14万人返粤,超1400亿真金白银支持企业复工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 | “世界工厂”的机器声逐渐响起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