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王储新挑战:处理新巴以冲突,向恐怖主义“开火”

2017-12-26 05:12:27
上任不久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一周内接连遭遇了三次沉重的打击,而且很可能不是最后一次—这个80后面对的世界,与前任们面对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梁耀丹

上任不久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一周内接连遭遇了三次沉重的打击,而且很可能不是最后一次—这个80后面对的世界,与前任们面对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

先是12月4日也门胡塞武装宣称,已经杀死也门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就在王储宣布与阿拉伯也门联盟“开启新的一页”的两天后。

一天之后,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宣布撤回一个月前在沙特发布的辞职声明。此前,这位总理在外访沙特期间“闪辞”并失联而备受外界关注。

更为棘手的事情发生在第三天,12月6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消息,犹如一枚导弹投入中东地区。“今天我的宣布标志着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冲突的新方法的开始。”特朗普说。

不久前,萨勒曼召集40个阿拉伯国家代表,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IMCTC)峰会。引人猜想的是,作为这次峰会的“盟主”、中东地区政治的“领军”角色,32岁的年轻王储将带领局势愈加复杂的中东地区走向何方?

向恐怖主义“开火”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追击恐怖主义。我们曾看到在世界各地,特别是阿拉伯国家在此方面的失败。未来我们将继续战斗直到它在地球上消失。”在IMCTC会议上,萨勒曼表示,40个国家正在发出明确的信号,表示将共同支持每个成员国的军事、财政、情报和政治行动。

2015年,刚成为副王储不久的萨勒曼推动成立了IMCTC,而这是首次峰会。联盟成立时,萨勒曼还只是沙特的国防部长。从那时起,他的父亲把这位年轻的王子一步步提拔到石油王国继承人的宝座上。沙特近期掀起的反腐风暴,让这位尝试在阿拉伯世界推行自由化的新王储一时成为国际焦点。

反恐的大背景是,尽管伊拉克方面声称极端组织IS已被彻底打败,恐怖主义在中东地区仍“阴魂不散”。

就在反恐峰会召开的两天前,埃及北西奈省一座清真寺发生了重大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305人死亡。埃及官方表示,此次袭击是美国“9·11”事件以来,全球范围内一起最严重的恐怖袭击。

英国《独立报》指出,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不断遭受猛烈打击,持续丧失占领区域,这迫使该组织日益频繁地把恐怖手段向世界各地扩散。

今年以来频繁发生的暴恐袭击事件或证实了这一点。1月1日,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夜总会“跨年”夜遭受恐怖袭击,随后2月3日法国卢浮宫、3月22日英国伦敦议会大厦、4月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地铁、4月7日瑞典斯德哥尔摩闹市区、5月22日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6月3日英国伦敦桥、6月7日伊朗首都德黑兰接连遭到恐怖袭击。6月8日,两名中国人在巴基斯坦被IS绑架杀害。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共发生535宗恐怖袭击事件,造成3635人死亡,其中欧洲和中东国家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

在此背景下,沙特王储提出了合作与团结。他宣称:“在过去几年中,尽管恐怖主义在多个国家中盛行,特别是在阿拉伯国家之中,但政府之间却并无合作,这种现象随着新反恐联盟的建立在今日宣告结束。”

VCG11487092571_015294.jpg

收拾“残局”

不过,作为中东地区的“老大哥”,沙特要紧急解决的最大麻烦恐怕还不是恐怖主义。

12月6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自1947年分治以来,耶路撒冷一直处于中东和平努力的中心。

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姆拉德诺夫表示,目前存在很大的风险,很可能会看到一连串的单边行动,“导致我们更加远离实现和平这个共同目标”。

“巴以冲突”迅速复燃。12月6日,巴勒斯坦方面发起“愤怒日”抗议游行,号召巴勒斯坦人对抗以色列及美国。12月8日,加沙地带有多枚火箭射向以色列,以军随即空袭还击,导致2名巴勒斯坦人被炸死,至少25人受伤,伤者当中包括一名6个月大的婴儿。据外媒报道,截至12月9日,连日冲突导致至少2名巴勒斯坦人死亡、767人受伤。除了巴勒斯坦,伊朗、苏丹、土耳其、埃及、约旦等国家相继发生抗议示威活动。

舆论认为,耶路撒冷问题触动了中东地区局势的“神经末梢”。在过去的七年,由于IS崛起、西亚北非动荡不安、阿拉伯世界的进一步碎片化以及由此造成的外部支持减少、中东民主化进程等因素,巴以问题一度被边缘化。

但如今,巴以问题又重新摆上了桌面—这也许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个国家都不愿面对的。“他(特朗普)让几乎所有人团结起来反对他(包括他在中东地区的最亲密盟友),为极端主义者提供了刺激,而且并非第一次在全世界眼里让美国的形象受损。这也并不很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尽管有些以色列人也许不这么认为。”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指出。

微妙的是,在当前局面下,沙特恰好成了多方博弈斡旋的中心一环。

在特朗普此举之后,沙特一度表态谴责美国针对耶路撒冷的决定。过了一周左右,沙特外交部长又表态,他相信美国政府认真对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之间的和平协议。

此时,沙特与以色列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关系,这也使得沙特成为“和事佬”。近日,沙特报纸报道说,以色列已邀请沙特王储领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和平谈判,这是海湾王国与犹太国之间关系迅速升温的标志。

之前,沙特王储积极与美国、以色列搞好关系,被外界看成是沙特外交上历史性的转折。而未来,无论沙特作出任何抉择,都将左右中东目前的最敏感议题走向,也无疑考验着这位年轻王储的智慧。

反恐或为遏制伊朗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前述反恐峰会吸引了来自土耳其、埃及、巴勒斯坦、阿富汗、科威特等国的军政高官,但依旧将伊朗、叙利亚和伊拉克排除在“体制”之外—而当前恐怖主义的“余孽”武装力量正身处叙利亚和伊拉克。分析指出,其背后带有强烈的国家博弈色彩。

沙特与伊朗向来是宿敌,并在德黑兰与世界大国达成核协议之后,仍然担心它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峰会的真正意图不只是反恐。在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组成基于叙利亚反恐的“联盟”之际,沙特召集了这次反恐峰会,或是在力图提升自己的国家地位,组建更大更稳固的联盟。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极端化和政治暴力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希拉兹·马希尔表示:“我们将战胜IS的说法在我看来是不准确的……当你把所有这一切剥离就会发现,导致危机的结构性问题或许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尖锐了。这些地区存在着深深的教派猜忌、深深的民族猜疑,而且还存在严重的不满情绪。”

RBC资本市场全球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则认为:“萨勒曼的崛起可能意味着沙特阿拉伯更加强硬的外交政策,以及加强对付伊朗的力量。”

“阿拉伯国家本身并没有一个连贯的战略。在沙特的领导下,如果没有钱的话,很多人都会向美国寻求军事援助。因此我们看到了基地组织和IS崛起的迹象。”《亚洲时报》的评论文章指出。

“总之,我们开始看到一场新的中东球赛,沙特阿拉伯将在政治上联合以色列,以实现遏制伊朗的总体目标。沙特王储,通常被叫做‘MBS’(国际政坛也常以他名字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称他为MBS),在对也门的军事袭击中被认为雄心勃勃,而且行事匆忙。”《亚洲时报》评论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泰禾集团“破而后立”,它手上还有这些底牌
国际问题研究院刘卿:五大因素叠加,导致美国骚乱蔓延
投资保护主义为何不可取?
朗诗不“追高”:一切经营以现金流是否友好为纲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