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嘉琛:公共治理“讲政治”只是第一步

2014-01-23 04:05:50

汤嘉琛

几天前,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在地方两会上立下“军令状”,承诺用三年时间让大气质量有所好转,钢铁水泥玻璃产能新增1吨则就地免职;无独有偶,北京市市长王安顺也在北京两会上透露,自己已经与中央领导签了“生死状”,如果2017年APEC峰会在北京召开之前,不能实现空气污染治理目标,将“提头来见”领导。

在中国当下环境中,一旦将地方公共治理与该地方核心人物的责任感、荣辱观“捆绑”在一起,事成得到嘉奖,事败则仕途折戟,足以表现出一地政府对此问题之重视,亦可看出各地方领导班子的决心与信心。虽然“军令状”和“生死状”,易被人指责为仪式化,并且有“对上负责”为核心的人治思维色彩。但是,联系到目前中国环境状况之糟糕,首都空气已成全国之痛,大面积雾霾笼罩半个中国,甚至灰霾向全世界输出的状况,相关责任官员 如此表态,依然应该报以认可,应该被视为用正确态度回应社会关切之举。无疑,“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是第一步,自然也是关键一步,但下一步,则应该是科学正确。甚至我们可以说,没有科学正确,政治正确也是令人生疑的。以产能结构调整为例,这项工作涉及复杂的利益博弈和企业转型升级命题,虽然通过控制增量化解产能过剩问题高度契合中央的精神和思路,但是,如果经济转型升级尚未完成,地方政府还不能真正解决“发展靠什么”的问题,“新增1吨产能则就地免职”的做法,究竟有多少意义,真的只能报以观察态度了。

实际上,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雾霾治理要打持久战—英国从“雾都事件”到重现蓝天用了50多年,德国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用了30多年,日本用了20多年。北京想用三年时间甩掉“新雾都”的帽子,步子迈得确实有些大。想必很多人都记得,2008年奥运会之前,北京也曾以禁止工地施工、关停加工厂等“讲政治”的方式,交出一份让领导满意的答卷。可奥运会一结束,各种问题迅速死灰复燃并出现报复性反弹。

同样值得警惕的是军令状之间可能存在的潜在冲突。比如,首都的领导为兑现自己做出的承诺,很可能将污染企业、高耗能企业迁往周边省市,河北天津等地官员的“军令状”就有可能落空;大城市为发展铺路,周边地区则有可能承受虹吸效应成本而无法共享改革成果。更重要的是,雾霾、PM2.5、空气污染可不会“讲政治”,它们不会受行政疆域界限的束缚,如果没有全国一盘棋的系统治理,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独善其身。

在中国当前的体制下,用铁腕的行政手段集中解决某些问题是必须的,但是也要看到短期内取得的成效同时很可能给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埋下隐患。如何破解“新官不理旧账”,改变一些官员们更愿意在任期内不择手段创造良好政绩,缺乏对历史和未来负责的公共情怀的状况,是执政核心层必须重视并加以解决的问题。“讲政治”是主流,讲法治、讲科学同样应该是主流。而讲科学,则要求将复杂问题拆分为具体命题,并在依法行政的基础上扮演好自己能扮演的角色。在公共治理方面,治污,除了全国一盘棋的顶层规划,各级官员应该找准自己的历史坐标,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最大限度地实现科学决策。

作者系媒体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数据质量与数据治理发展风向、落地策略、研究方法及实践案例全在这了!
数字化与监管合规如何倒逼金融数据治理?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数据质量与数据治理发展风向、落地策略、研究方法及实践案例全在这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