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遭史上最严处罚 量化基金恶补风控课

2018-09-28 14:33:20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8月30日下午,光大“乌龙指”发酵仅半月,证监会就通报了处理结果:此事件被定性为内幕交易,光大被处以没收所有违法所得,以及5倍的罚款,罚没款总金额达到5.23亿元。徐浩明、杨剑波等四位相关决策责任人被处以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这个处罚还是蛮狠的。但是不重罚的话,后面的创新产品怎么敢推出?” 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方正富邦基金投资经理丁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反问。

丁鹏所指的创新产品即是国债期货。此前市场担心受光大乌龙指事件影响,国债期货推出的时间可能会延后。不过当天下午,证监会却宣布,批准中金所上市五年期国债期货合约,9月6日起正式上市交易。

这个“颇注意平衡”的处罚让尚处风口浪尖的量化基金既惊又怕。“这说明监管层对量化类衍生品的创新还是很支持的,但你最好不要出问题,出了问题后果很严重,可能不小心就over了。”丁鹏告诉记者。

或将迎来扩容潮 

“光大乌龙指以前甚至还有人觉得量化投资不靠谱,乌龙指事件至少说明量化投资是有钱赚的。”据丁鹏估计,国内目前做量化资金量达到千亿的规模,券商、公募、私募三分天下。

国内公募量化主要是运用量化模型选股的基金,并不涉及量化交易。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市场上量化型的公募基金共有25只。积极股票型量化产品15只,增强指数股票型产品7只。

“光大事件后,估计量化产品会迎来一波发行的小高潮。”近日,疲于奔赴各个量化论坛的上海一家私募量化产品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趁着这个机会,马上会发只阿尔法套利策略的量化产品,走子公司的通道。”

9月2日,华安基金旗下华安沪深300量化增强基金正式发行。据该基金拟任基金经理董梁介绍,基金将采用华安多因子量化模型,模型设计注重对中国市场特征的适应,在标的指数成分股权重的基础上,对行业配置及个股权重等进行主动调整。

稍早前,华润元大旗下首只保本基金也宣称采用量化投资。华润元大固定收益部总经理杨凯玮介绍,主要因为“股东方元大宝来投信有着成熟的量化操作策略”。

产品设计上,基金公司纷纷瞄准多空分级类创新产品。此类产品可以与股指期货并用,套利便捷,方便量化团队快速“复制”。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新基金申报表显示,共有12家基金公司申报了多空分级基金。

业绩不甚理想

量化产品迅猛发展,遗憾的是成绩并不理想。比如南方策略优化、嘉实量化阿尔法、上投摩根阿尔法等很多成立两年以上的产品收益皆为负,表现大幅落后于同类型基金。

今年以来,旗下量化产品业绩排名后五位,分别为交银施罗德、易方达、东方、财通和中海基金,跌幅均超过5%。其中,业绩垫底的交银施罗德,旗下的交银阿尔法首募规模11.45亿份,当前份额仅为0.43亿份,自成立以来规模缩水96.24%,已经处于清盘线的边缘。

富国基金旗下由“海归派”李笑薇执掌的两只增强型指数型基金此前一直表现出色,但今年以来业绩相对落后。富国沪深300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8.39%,是市场上跟踪沪深300指数型基金的业绩表现最差的,甚至不敌同期业绩比较基准。

在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分析师李兰看来,业绩不佳,这与当前国内新兴加成长的市场环境有关。“特别是近几年,以沪深300指数为代表的权重股估值中枢下移,中小板、创业板估值泡沫化演绎,结构性差异使得基于红利、基本面等量化模型难以奏效,反而被边缘化。”

“具体来看,公募量化产品因股指期货配置仓位最高不超过20%的约束,很难做真正实施量化策略。所以目前很多量化产品多数并非名副其实。相比而言,私募在量化设计上更灵活。” 丁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数据显示,近两年业绩排名靠前的大多是私募产品。根据Wind数据,在成立满1年的私募量化基金中,成立以来年化收益率超过30%的有4只:金泉量化成长1期(52.94%)、双隆量化套利基金3号(39.59%)、双隆量化套利基金2号(39.36%)和信合东方有限合伙(30.98%)。

尚处练兵阶段

“可以说,光大乌龙指事件给尚处于练兵阶段的国内量化投资上了一堂生动的风控教育课。”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量化业务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光大保德信2004年推出国内首只量化基金算起,量化投资产品至今已有近十年历史。成功的例子不少,但因量化交易导致的事故亦不少。比如,2009年交银上证180公司治理ETF基金即出现过巨大风险事件。据悉,2008年至今美国股票市场已发生了不下10次类似事件。

“电脑系统总是会有一些偏差的,带来更高效率的同时也可能伴随着大风险。”北京一家基金公司量化业务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光大事件后,基金公司已被要求排查量化交易潜在风险,公司集体反思风控的问题。”

“专户业务一些子公司相对薄弱一点,但基金公司的总体风控还是可以的。目前出问题的主要是在高频交易这块,仍以券商为主。”上海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量化对IT系统的投入要求很高,一般只有顶尖的券商和基金公司玩得起。”丁鹏告诉记者,“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机构肯定会加大对IT系统的投入。”

事实上,无论是人才还是技术,基金公司近年来都加大了从海外引进的力度,多方面布局量化业务。富国基金已完成公募加专户的布局。两个月前,华泰柏瑞基金花重金引进海外高端金融人才—田汉卿。田之前也曾在全球量化巨头巴克莱全球投资(BGI)担任要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新式爆款基金炼成记
权益新品搅动基金江湖 “千亿俱乐部”扩容
A股“牛车”临停莫乱怪 基金限额只是“传说”
只留12位基金经理?嘉实:谣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