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操控金价?

2013-08-07 23:40:54
日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重拳整治金价垄断,对包括老凤祥在内的上海多家金店的调查引发市场极大关注。上海金价背后是否真有力量操纵?在金价联盟成员纷纷撇清关系的情

特约记者 陈无诤 发自广州、上海

盛夏如火。7月28日下午,周日,上海莘庄附近的一家老凤祥金店,虽是周末,却店面冷清,几乎没有几个人影。这和一周前人头攒动的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切始于一则坊间传言。受连日来被国家发改委进行反垄断调查消息影响,老凤祥等珠宝首饰行业概念股股价跌幅明显,以老凤祥为例,自消息公布当日7月19日,公司开盘价为18元/股,截至7月24日公司股价收于16.96元/股,近一周时间公司股价跌幅接近6%。

7月24日,曾被爆出接受反垄断调查的周大福发布了最新公告,称并未涉及金价垄断,且公司定价不受任何协会限制。业内人士称周大福的公告表明了公司的态度,而此次受舆论关注最多的老凤祥,除了7月20日发布了《关于对有关媒体报道的说明公告》外,再无其他消息。

目前,老凤祥等多家上海金店向上海市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递交《自认报告》,承认“企业之间相互串通统一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在专家看来此举只是为了“酌定从轻情节”。按照2012年老凤祥的销售额大约250亿元估算,如果按照《反垄断法》相关条文处理,老凤祥最高有可能获得25亿元罚款。

国际金价在经历近12年的上涨行情后,在最近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暴跌近30%。虽然近期金价略有上涨,但如老凤祥珠宝在金价下跌之前,高价收购了许多原材料,面对原材料价格下跌,企业盈利大受影响。“目前的销售情况非常好,但利润却几乎没有了”,老凤祥的首席发言人王恩生称。

“这并不意外,金饰品的价格太高了,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是帮凶,影响了藏金于民。”被上海黄金交易所副总裁宋钰勤称为“中国黄金职业投资第一人”的王卫列对时代周报记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自己认为品牌强,营销策略上形成品牌优势。不过对操纵的标准很难界定。”

对于黄金投资,王卫列坦言说““我是专业人士,可以做杠杆交易,对于一般的老百姓,买投资金条和黄金ETF就好了。”上海金价背后是否真有力量操纵?在金价联盟成员纷纷撇清关系的情况下,一场事实上的“囚徒困境”悄然拉开:老凤祥、老庙黄金和周大福们将如何应对?

反垄断调查漩涡

在“中国大妈”疯狂抢购黄金大战的同时,老凤祥等百年金店却面临新一轮的经营危机。

日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重拳整治金价垄断,对包括老凤祥在内的上海多家金店的调查引发市场极大关注。有报道称,上述金店通过一个名为“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的平台,联合串通垄断上海黄金饰品零售价格。

这次调查的核心,主要针对的是由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牵头制定的《上海黄金饰品行业黄金、铂金饰品价格自律实施细则》,上海地区的黄金饰品价格被指长期以来高于北京、广州等国内其他城市。

7月27日,上海莘庄附近的一家老凤祥银楼,店内标示着当日的千足金价格为360元每克,18K金饰品价格为310-330元每克,除基础价之外还另收手工费,而手工费并不便宜,以金镯为例:重量从10克至30克不等,手工费却统一为242元。

而一件43.88克的千足金福禄寿饰品,其手工费高达3644元。当时代周报记者询问金价是否天天更新时,店员的回答模棱两可:“这可不好说,价格可能每天都不一样的。”

对比此前上海几家金店的价格,比如7月23日,老凤祥上海地区银楼千足金报价360元/克,铂金391元/克,老庙黄金千足金报价为357元/克,足金356.5元/克,铂金390元/克,亚一金店黄金352元/克,铂金390元/克。

而上海黄金交易所23日的开盘价仅为266.68元,PT99.95开盘价为299元,差价近百元;同样对比同日北京菜百的足金价格则只有332元/克,周大福的黄金价格是339元/克,周生生的黄金价格亦为339元/克,几家沪上老牌金店定价较之其他品牌,明显偏高。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获悉,目前相关的调查取证阶段基本结束,涉及的多家公司已向上海市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递交《自认报告》,承认“企业之间相互串通统一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等行为,涉及的企业包括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城隍珠宝、天宝龙凤、周大福、周生生等多个知名品牌。

然而,众多金饰公司都觉自己受了委屈。为此,周大福和周生生近期先后发布澄清公告。其中,周大福分别于19日和23日发布声明和澄清公告,称公司不涉及媒体报道的旗下上海金店违反《反垄断法》的情况。尽管如此,在不利消息影响下,香港上市的黄金相关板块近日出现普遍下挫,内地珠宝股也受牵连。

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经营者违反法规规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尚未实施所达成的垄断协议的,可以处50万元以下的罚款。有媒体据此推算,如果按照上述法规处理的话,老凤祥或将被处以2.5亿元以上,25亿元以下的罚款。

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成立于1996年12月,协会现有各种所有制会员单位226家,其中副会长单位29家,理事单位50家,行业覆盖面达到85%左右,市场销售占有率达90%以上。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周大福等国内黄金珠宝的龙头企业和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钻石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及相关的大专院校均为其会员。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8月,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和上海宝玉石协会召集了13家主要会员单位,拟定行业自律价;2001年12月24日,上海市物价局对上海市13家黄金饰品公司开出行政警告处罚决定书,判定这13家企业制定的黄金“行业自律价”为“价格联盟”,要求立即停止执行最低基准价。但最终处罚令被取消。

老凤祥新闻发言人王恩生曾对外表示:当日牌价包含了基础金价、品牌价值以及税费三部分内容,而其中蕴含的品牌价值高达70元,事实上,在春节期间国际金价暴跌的情况之下,老凤祥和其他沪上品牌的金价维持了近一个月的418元/克,而彼时人民币黄金的价格已经跌至319元/克。

“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分明就是帮凶,真正的藏金于民,藏的也是投资金条或黄金ETF,而非金饰品。”王卫列毫不客气地指出,他的底气并非空穴来风,他于2005-2007年重仓中国黄金和山东黄金,分别以5元和6元进入,逆势持有到2008年,又分别以160元和200元卖出,斩获颇丰。

谁有黄金定价权?

在周大福、老凤祥等澄而不清的背后,究竟谁有黄金的定价权?

面对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的调查,上海黄金饰品协会的内部人士却大呼冤枉:“我们只是一个行业协会,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操纵上海市场价格?我们当时定这个自律细则的初衷主要是为了稳定市场,减轻价格波动带来的负面影响。”

老凤祥的内部人士也对记者透露说,老凤祥为什么卖得比其他牌子贵,主要是有品牌价值在里面,老凤祥卖360元/克,其他小牌子可能卖340元,消费者可能还是会买老凤祥,如果说这就是操纵价格并不公平,像国外的品牌卡地亚、宝格丽怎么没人说他们价格操纵呢?

7月23日,周大福在发布澄清公告中称,集团有自定的产品定价机制,并以国际金价为主要参考,否认操控金价。周生生方面的发言人也否认在上海的12家金店存在价格操纵,称所有内地门店采取统一价格。

数据显示,在国内珠宝品牌中,周大福在消费者中的知名度和拥有率都远高于竞争品牌,其中,知名度达到84.1%,周生生为78%。 在拥有率方面,周大福一枝独秀,超过4成高端消费者拥有周大福的产品,周生生的拥有率为27.9%。

而以老凤祥、豫园、北京菜百为主的“老字号”与上述品牌却有着定位优势,这些老字号的消费群体大多以45岁以上女性消费者为主,她们对饰品的设计要求相对较保守,而且偏向质量好、价格实惠的金制品。

而事实上,除了黄金市场指导价格以外的设计附加值等方面,老字号显然与新兴品牌有着较大差异。据HCR(慧聪研究)翟树卿介绍,从产业链上来看,老凤祥等百年老店相对比较简单,目前仍是以黄金商品销售为主,买进原料经加工厂商加工后进店销售,缺乏相应的风险对冲工具,因此在国际金价大幅波动的时候,风险相对较大。

在价格同盟纷纷撇清关系坦白从宽的情况之下,一直沉默的老凤祥和拥有老庙黄金和亚一金店的豫园商城已陷入了一场事实上的“囚徒困境”。如果两家与联盟其他成员一样承认价格操纵,则可能面临1%-10%收入的罚款以及未来可能的金价下调,如果选择合作沉默则可能会获得较高的总体利益。

老凤祥方面表示,面对今年以来国际金价的大幅波动,公司注重营销策略,大幅提高黄金饰品及其他门类产品的销量。公司灵活有效运用避险工具,努力确保核心产业盈利能力的稳定性和持续性。但对于如何避险却并未提及。

“之前中国黄金的开采成本在700-1200美元/盎司,如今几乎没有低于1000美元的了。”熟知中国黄金产业链的王卫列对此有些担忧,“尽管我当年重仓中国黄金和山东黄金赚了不少,但现在也远离黄金股了。”

他撤离的原因非常简单。“国内金矿的生产成本连续飙升,海外6月份不少矿产已经关门。目前黄金股的上市公司业绩不能跟金价保持同步。”为此,王卫列开始专心投资黄金,做杠杆型、黄金期货和T+T。“不过一般的老百姓还是买投资金条和黄金ETF的好,风险比较低。”

“中国目前的黄金储备,只占外汇储备的1.5%。”而更为尴尬的是,根据中国黄金协会发布的报告,中国国人均黄金拥有量只有4.6克,与全球人均20克的差距很大,跟中国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地位极不相符。

究竟谁控制了黄金定价权?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和消费国。中国黄金协会秘书长张炳南对时代周报记者欣慰地说,他们最新的统计数据令人振奋——2012年中国黄金产量突破400吨大关,达到403.047吨,连续六年位居世界第一,同年,全国黄金消费量达832.18吨。

目前黄金、白银的定价权长期控制在欧美市场。“随着我国期货市场投资者资金量的增大和成熟度提高,夜盘交易的推出会增强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紧密性,从而在未来贵金属市场中也能获取更多的话语权。”海通期货黄金分析师任怡欣乐观地认为。

此前,上海黄金交易所已先走一步,在现货市场上已率先增加了夜盘交易。上海金交所发言人顾文硕日前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我们也在积极酝酿,银行间询价交易市场,采用做市商制度,更进一步地丰富活跃市场交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金价创八年新高 谨防“镶金”风险
老铺黄金存货高企,自营模式弊端显现
签证收紧、中介破产、毕业即失业……留学黄金时代已逝
请回答2020:房企如何跑赢城市更新十万亿级“黄金赛道”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