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模式全国独创:看病不要钱

2009-07-15 16:12:39
一项开国内先河、影响深远的“全民免费医疗”保障制度正在陕西神木积极推行,对比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新医改方案,无论是从深度还是胆识上,神木人走得更远,打破了人们的心理预期。地方官员关注神木自身的经济腾飞,催生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惠民工程。今年3月1日,“神木模式”正式启动,至今已有2个多月时间。事实上,“全民免费医疗”模式一旦进入操作层面,就遭遇了困惑。但无论如何这种“看病不要钱的”模式,为我们如何在新医改方案的实施过程中,体现公共医疗的福利性质,起了先行和借鉴作用。

“全民免费医疗”名动全国

430日早晨,神木县医院感染科,在加塞进的一张病床边,48岁的李旭生看了看护士在病房里忙碌的身影,又将目光移到了病床上正静养打针的女儿李彩燕脸上,一副轻松和欣慰的样子。

作为神木县大保当镇人的李旭生,家境不好。4月初,正上初二的女儿出现低烧、呕吐等症状,经医生诊断,女儿患结核性胸膜炎,伴有腹水,需要住院治疗。李旭生向亲友借了1万元,又从私人那里贷了5000元钱来给女儿治病,但医院床位爆满。苦等了4天,院方最后在病房一角加了一张病床,才让女儿住上了院。

“如果是在过去,女儿的病会将家庭击垮,而现在,我很幸运,不用花太多钱就能给女儿治好病。”李旭生说,女儿已经住院16天了,其治疗费用,他只是垫付,出院时,在医院按规定几乎全额予以报销。

这一切,得益于一项新生的、特别的制度。

在神木,从31日正式在县域内推行的“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像李彩燕一样,凡拥有神木籍户口的城乡居民患者,在定点医疗机构进行医疗,都将成为该制度的受惠者。制度设计者的思路很明显:用最大认同、最可操作的方式推进医改,让人人享有福利性质的公平、统一的医疗服务。而对于大病患者,他们视此为“重生的机会”。

据了解,在《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出台之前,其设想在神木已着手酝酿一年多,后有关部门拿出草案,通过各种途径广泛吸收民意,经调研和讨论,形成《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神木“全民免费医疗”制度这才得以正式启动。

神木县实施的“全民免费医疗”制度突出城乡一体化思路。根据《实施办法》,在神木籍户口的城乡居民中(未参加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员除外),实行门诊医疗卡和住院报销制。规定门诊中实行医疗卡制度,每人每年可享受100元门诊补贴,门诊医疗卡结余资金可以结转使用和继承。住院报销设定有起付线,乡镇医院住院报销起付线为每人次200元,县级医院为每人次400元,县境外医院为每人次3000元。起付线以下(含起付线)的住院医疗费用由患者自付,起付线以上的费用按规定由县财政买单。

而神木医改的最大亮点是,把包括安装人工器官、器官移植等特殊检查费、治疗费和材料费也列为报销范围,每人每年报销上限为30万元。

同时,《实施办法》对特殊病报销都有相应的报销比例,如癌症、肝硬化、肾病和严重消耗性疾病等不能进食,需要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或者某些特殊疾病必须用生物制剂治疗的,使用营养药品费用报销80%;血液系统疾病、其他疾病引发严重贫血或者各种手术中大出血的,必须使用血液制品的费用报销90%。“这些报销比例在国内都是相对较高的。”一位卫生系统的官员评价说。 

神木县推出神木县医院等7所医院为县级定点医院,西安交大一附院等5所医院为省级定点医院,此外,北京的6所知名医院也被列入定点医院的名单。

激进医改的动力

神木此次创新性医改的直接动因,源于经济发展的成果。

近年来,有着丰富煤炭资源的神木县,坚持走资源开发、煤炭综合利用、能源转化的新型工业化道路。2008 年实现人均生产总值6.87万元,折合1万余美元,远远超过全面小康社会人均生产总值3000美元的标准;财政总收入达到71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16.7亿元。综合实力位居陕西省第一位,西部第5位,全国第92位。 

继实施12年免费教育工程后,神木主政者自然而然把目光投向了医改,而且必须得是有高水平的改革举措。2008年,在新医改方案争论不休时,神木县委、县政府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县域内推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

把医疗服务作为一个“免费”的公共产品提供给全民,这种医疗模式世界上目前只有英国和西欧一些国家实行。

“通俗理解‘英国模式’就是小病、大病都是免费治疗。医疗经费80%以上来自政府的税收,其余来自私人医疗保险。”此间的公共政策问题专家对记者分析说。无论怎么看,“神木模式”有借鉴“英国模式”味道。

神木县共有39万多人口,“全民免费医疗”基金来源主要由县财政拨付的资金,连同县医保办收缴的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县合疗办收缴的合作医疗基金以及社会募捐的资金组成。据初步测算,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后,县财政一年就得补贴1.5亿元以上的资金,人均400元左右,远远高于46日正式公布的新医改方案中到2010年人均120元的补贴标准。

这么大一笔财政支出,对于一个与沿海一些县相比并不算富裕、还有许多历史欠账要还的西部县来说,并不轻松。神木的这次激进医改显示了主政者超常的勇气和胆识。

“免费”之弊

目前的神木,一件见惯不惊的事情是,“全民免费医疗”模式实施以来,当地7所县级定点医院的病床爆满。

据神木县卫生局的相关统计,“全民免费医疗”模式运行的首月,累计接收住院患者2070人,县内定点医疗机构总住院费为7516942元,住院费报销5384210元,人均报销2601元。另外,转县境外医院治疗的患者共有260人,按估算,还有350万—400万元尚未报销,预计,3月份“全民免费医疗”报销总额在960万元左右。

受到免费医疗的诱惑,大量的求医者涌入县级定点医院,其数量超过了能够估计到的最高数量。几天里,记者来到光明路中段的神木县医院,巡视看到,该医院的350张病床全部爆满。在神木第二医院,病床同样满员,为了接治住院病者。医院只好在走廊里安置了不少病床。

求医潮规模庞大,病床一下成了稀缺品,由于无法给求医者提供住院病床,许多亦应住院的病人神情黯然地在医院里等待、徘徊。

有些病人通过住院治疗后完全可以出院休养,可就是住着不想出院,因为他们心里有本账:他们也是经历最短四五天,最长一二十天,实属不易才住了院,而且,办理了出院手续,按规定,“免费午餐”就会戛然断供,与其回家自己花钱休养,还不如再住两个礼拜继续免费治疗。

“在定点医院,有病的住不进去,治好了的不出院。”一位开办私人诊所的女士说,“免费医疗,对老百姓是好政策,但对那些不知足的人肯定是个不好的政策。”

姚余珍今年50岁,神木县万镇镇人,是一位肝硬化患者。3年来,治病的账单压垮了他的家境,可就是这样一位靠不断吃药来压制病情反弹的病人,从33日以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10多次来到神木县医院,结果传染科的床位始终满员。姚余珍只好在县城租了间民房,老婆每天蹬三轮车卖水果,他则专门等着住院。429日下午,医生让他去一趟,但气喘吁吁的老姚还是白跑了一趟。

“反正我明显能看出,有的住院者是乙肝‘小三阳’,却住进医院不想出来,我得的是大病,医生无奈,让我先采取其他办法,但我没钱还能想出什么办法?只要能住上院,我不要免费,给我报80%也行啊!”

期待破题

几天里,记者来到神木县卫生局以及几家医院,提及采访内容,均被接待者予以婉拒。有官员私下说,之前,想采访“全民免费医疗”的媒体很多,因为在政策执行中,发现一些问题和漏洞,需要调整。因此概不接受相关采访。

外界对此的评论为,“免费”公共产品的需求是无止境的,主政者或许已经意识到高医疗需求所蕴含的风险和压力,想低调行事。

一家县级定点医院的负责人对记者坦言,“免费医疗”的提法上有点不妥,叫法上容易使群众有误解。有的群众拿着50元钱来看病,当看到实际住院的起步价是400元,许多农民是文盲就谩骂政府说话不算数。

在医院的各个科室,医生们给患者用药执行《医保目录》,属于自费的,要征询病人使用意见。神木县医院骨科一大夫在给患者开药时,用了部分非《医保目录》的药品,当时没来得及让患者签字,患者没能报销这部分药费,后来患者找到该医生,医生只好为患者出了400余元了事。

 在民间,一些人担心,全民免费的医疗模式既造成了医疗资源浪费,也造成医疗服务效率很低,因为不少群众住院或动一个手术,往往要长时间的排队,会使一些社会底层人群在这一制度下耽误了治疗。同时,免费医疗之下神木医疗体系疲惫不堪,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能力相当脆弱。

430 日下午始,一股特大沙尘暴猛然袭击了榆林地区,沙尘当空,世界一片混沌。神木县的“全民免费医疗”模式正在迷蒙中探索、完善,神木面临大考。其努力方向极具标杆意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稀缺模式叠加爆款IP 芒果超媒半年盈利超10亿
开始“扫货模式”,时代中国单月167亿拿地,超全年预算半数
海南海药回复深交所关注函 融资与销售模式将改善
海南海药回复深交所关注函 融资与销售模式将改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