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餐具解禁之忧:谁来回收

2013-05-09 05:01:01

本报记者 严友良 发自上海

曾经的“白色污染”罪魁祸首—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在被禁产禁用14年后,被重新允许进入市场。

依照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修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有关条款的决定》,原目录中淘汰类产品“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被删除,从5月1日开始执行。这即意味着,自1999年被原国家经贸委发布文件要求淘汰的一次性发泡餐具迎来了“重出江湖”的机会。

事实上,由于生产成本和进入门槛低,多年来一次性发泡餐具禁而不绝。围绕着发泡餐具从高温有毒到符合标准,从环境污染到可回收利用的争议也从未停止。

“如何保证小作坊不用废旧塑料做餐具,确保生产商合理使用增白剂?发泡餐具常被随意丢弃,如何避免重现白色垃圾围城现象?”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秘书长董金狮对时代周报表示了他的担忧。

解禁之惑

解禁源于今年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第21号令,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进行局部调整,其中在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俗称为“发泡餐具”,是指以聚苯乙烯树脂为原料,在挤出机中经过高温加热熔融后加入发泡剂等进行挤出拉片,然后再将片材收卷后在通风潮湿的环境中放置后进行二次加热吸塑成型,进而制成的各种餐饮具等,如快餐盒、汤碗、方便面碗、生鲜托盘之类。

发泡餐具因具有保温、耐压、重量轻以及便宜等优点而被大量使用。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发泡餐具最早于1986年开始在中国铁路上进行使用,但由于废弃的塑料垃圾给铁路沿线生态以及景观造成了很严重破坏,铁道部于1991年开始研究对策,并在1995年5月起全面禁止在铁路站车使用发泡餐具,代之以可降解餐具。

之后,中国政府又曾于1999年、2005年以及2011年三次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列入工艺落后或产品落后目录。

3月28日,国家发改委曾公布了发泡餐具解禁的五大理由。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发泡塑料餐具符合国家食品包装用具相关标准。

据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下称“中塑协” )塑料技术协作委员会委员杨惠娣介绍,发改委曾委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食品安全所按国家相关标准进行了检验。实验结果表明,发泡塑料餐具符合《食品包装用聚苯乙烯树脂卫生标准》和《食品包装用聚苯乙烯成型品卫生标准》。

发改委还指出,国际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一直在使用。除中国大陆之外的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如美国、欧盟、日本等,一直在生产和使用发泡餐具,并且还在不断开发发泡餐具的新产品。

使用后可以回收再利用,可以节约石油资源以及社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等,同样被发改委视为解禁条件。

但这些没能打消环保人士的疑惑。 “14年前存在的问题,今天依然没有得到十分明显的解决,怎么能打消公众对于一次性发泡餐具的疑惑呢?”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就指出,发改委在没有出台相应质量标准和管理细则前,就确定正式解禁,太过草率。

据了解,1999年原国家经贸委在发布的《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就指出,发泡剂会破坏臭氧层,高温易产生有害物,难降解污染大,回收处理难,因此在全国范围内禁产禁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前后比较之下,让公众产生禁与解禁自相矛盾的困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志愿者”召集人汪永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次性发泡餐具’从之前的有毒隐患到现在符合标准、从之前的污染环境变成现在的可回收利用、节约资源,14年间禁与不禁的理由,看得让人一头雾水。”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1年5月,国家发改委官网针对一次性发泡餐具就曾提出,最初出台禁止一次性发泡餐具使用的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因此在保护环境和加强回收再利用的原则下,制定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准入条件,建立和制定回收再利用的机制及相关标准等。上述工作完成后,择机将其从淘汰类目录中删除。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实际上就为此次解禁铺了路。

放开隐忧

事实上,即便在过去的14年里,很多餐饮店和批发点,仍有发泡塑料餐具的身影。

董金狮指出,“现在国内仍有100多家企业在明里暗里继续生产着发泡餐具,每年大约有150亿只的销售量”。

“不管解不解禁,一次性发泡餐具始终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甚至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说。

对于之前的禁而不绝,人们更为担心的是放开之后出现的隐忧。

1999年一次性发泡餐具被禁,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存在食品安全隐患。尽管“高温下一次性发泡餐具会释放出苯乙烯(一种对肝脏、肾脏造成伤害的有害物质)”的说法存在争议,但业内专家指出,很多企业会掺入甚至全部使用废料来制作餐具,非食品级原料的不安全性显而易见。

“现在市场上有三种企业,一种是用全新的食品级原料,一种用废弃原料,他们的产品大多在批发市场里薄利多销。还有一种是好料、废料掺着卖,客户给的价格高,他就用好料,给的价格低,就用废料做。”董金狮表示,第二、三种企业占到了8成以上,有100多家企业都在用废料生产。

据董金狮介绍,很多企业利用回收的废旧光盘、减震块等制成的再生料进行发泡餐具生产,还非法添加工业滑石粉、荧光增白剂等,一些工厂甚至从国外进口工业塑胶废弃物,进行加工提取后,生成聚丙乙烯发泡颗粒,再将这些颗粒卖给发泡餐具厂作为原材料。

“这些‘洋垃圾’,成分很复杂,但是肯定会存在有毒有害物质,特别是放了热菜之后,有毒物质在高温下更加容易溶解在油脂中,危害人体健康。”

事实上,由于我国当前既没有发泡餐具的产品标准,也没有市场准入标准,因此监督管理异常混乱。“目前情况下,进一步放开,只会加剧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忧虑。”董金狮说。

另外,由于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体积大、比重小,容易吸附油脂和灰尘,回收利用率很低,在自然界中降解周期需200-400年,焚烧会冒浓浓的有毒黑烟,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不过,中塑协常务副理事长曹俭告诉记者:“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并不是白色污染的元凶,加强回收管理和再利用才是消除白色污染的根本。”

一旦放开,回收是关键。专家们就指出,欧美之所以没有禁止发泡餐具,主要是回收做得比较好。

“虽然其他一些国家也允许使用发泡餐具,但前提是处置有方。”朱毅说,同样是一次性发泡产品,发达国家开发出低发泡、抗高温的新产品,并建立专门的回收立法、健全的回收系统、严格的回收责任和标准,相比之下我国相关规定过于宽泛,回收难的窘境未改变。

正是如此,力挺发泡餐具解禁的中塑协称已与企业签订了环保回收责任保证书,但其未公布回收资金、处理技术等关键问题。

“首先,政府如果不出资,让生产企业掏钱看似容易操作却很难。此前,上海曾实施‘三分钱’工程—即生产一个餐盒,交给政府3分钱。政府利用这笔资金补贴回收企业。但是,要求发泡餐具生产企业缴纳回收费用,导致产品价格高卖不动,其他地区的产品借机占领了上海市场,‘三分钱’工程最终瘫痪。”董金狮说。

回收技术也是一大难题。“若填埋处理,会占用大量土地,污染环境;若焚烧处理,会释放大量有毒有害气体。”董金狮日前告诉记者,发泡餐具含油多不易清洗,废水处理困难,二次污染十分严重。

谁来回收

“目前,垃圾分类和回收体系并没有质的突破,拿什么保障会被回收利用。”在朱毅看来中塑协“变废为宝”的愿望,很容易落空。

“国内的发泡餐具很多企业都是‘地下’生产,整天提心吊胆,遑论研发新技术,因此发泡餐具非但没有发展反而在走下坡路。有关专家测算过,国内一次性发泡餐盒现在的工艺水平大约已经落后于日本和欧洲国家15-20年。”董金狮告诉记者。

针对发泡餐具的去留,中塑协、国际食品包装协会两大协会还曾公开“对掐”,但这一次他们都对监管跟进提出了共同的要求。

“解禁也不意味着发泡餐具能很快回归市场。”董金狮指出,发泡餐具的解禁之路还很长,“需要建立科学的行业准入标准、进行有效的行业监管和健全的回收利用制度。”

在中塑协的杨惠娣委员看来,解禁之后首先面对的就是产品标准。

杨惠娣说,虽然目前有《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但该标准覆盖面较宽,包括了除纸之外所有种类餐具。她建议在现有标准基础上,制订一次性发泡餐具的专用标准。

汪永晨告诉记者,作为一项涉及环境和安全的公共政策,解禁不能一解了之,一次性发泡餐具的配套措施和管理必须要跟上,如严格产品标准和行业准入、健全回收利用链条、强化监管体系,否则会让十几年的“禁果”付诸东流。

实际上,据董金狮介绍,国际食品包装协会曾将明显发黄发黑、由废料制成的塑料餐盒送去检测,其部分化学成分却符合相关标准。“这意味着企业如果生产中使用不合格的原材料,很难被发现。”解禁后的安全问题、环保问题和准入机制等尚无成熟办法。

除此之外,一些艰难转型的可降解餐具企业同样需要政策的倾斜。

“发泡塑料的争议集中在环境污染和使用安全,这关乎百姓的切身利益,一些经过艰难转型的可降解餐具企业将遭到冲击,有关部门在制定解禁政策时,要面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而不能过于草率和粗放。”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指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梁建章戴斌联合撰文:要环保也要旅游
消失的海上别墅群,踩环保红线,范冰冰曾代言的豪宅被拆除
恒誉环保IPO诊断报告:昔日主业几近停滞,第一大客户贡献营收超6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