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新寡头

2013-04-04 04:15:23
随着前大亨别列佐夫斯基暴毙伦敦,当年辅佐叶利钦上台的“七寡头”已销声匿迹,但这并不意味着寡头退出俄罗斯历史。寡头富豪依然是俄罗斯经济的主要力量,而且更加富裕,他们同权力机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何敬康

“鱼子酱什么的我都吃厌了,这个在国外应该是很贵的吧。”大腹便便但又自信满满的俄罗斯大都会集团总裁米哈伊·斯里潘契克(Mikhail Slipenchuk)经常乘坐私人飞机,飞往世界各地谈生意。这是成为日本放送协会(NHK)纪录片《普京的俄罗斯》第一集的开头一幕。

随着前大亨别列佐夫斯基在伦敦的暴毙,当年辅佐叶利钦上台的“七寡头”,目前已经销声匿迹,但这并不意味着寡头已经退出俄罗斯的历史。

2008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当时俄罗斯以87名亿万富翁超过德国成为世界亿万富翁第二多的国家,莫斯科市也以拥有74名亿万富翁成为世界上亿万富翁最多的城市。

当时,87名俄罗斯亿万富翁的资产总值高达4714亿美元,约占俄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5%,他们所拥有的公司基本都是所在行业的领头羊。和过去相比,寡头富豪依然是俄罗斯经济的主要力量,而且更加富裕,他们同权力机构正以新的合作方式共同统治着俄罗斯的经济。

能源系统发财易

和主要集中在金融银行领域的老寡头不同,新寡头的崛起和兴盛都和石油有关。目前活跃的寡头中,不少都来自几大能源公司,当中首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而和“俄气”有关的寡头,也可以称为“俄气系寡头”。

“俄气”是当前俄罗斯最大的公司,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开采企业。其为中欧、东欧和独联体各国提供所需的几乎全部天然气,该公司在2011年财富世界500强中排名第35位。

俄气系寡头包括现任主席阿列克谢·米勒(Alesei Miller)和前总裁里姆·瓦西廖夫(Rem Vyakhirev),前者是一个半官僚,后者是从1990年以来就一直非常活跃的老江湖,还做过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帝国银行和俄罗斯公共电视台的总裁。除了他们两个,前叶利钦时代的著名政治家维克托·切尔诺梅尔金也是俄气系寡头。

在普京的压力下,2001年瓦西廖夫把权力移交给米勒,交权后的瓦西廖夫安享富贵,2013年2月去世。

尽管俄气财大气粗,瓦西廖夫等寡头也依靠其发了大财,但俄气绝非如过去那样是被某个寡头控制的私人公司,其成分基本算是半国营。克里姆林宫牢牢控制着这个公司。现任董事长维克托·祖布科夫曾任俄罗斯财政部第一副部长兼俄罗斯联邦金融监管局局长,2007年还任俄罗斯总理。

俄气系以外是“卢克系”和“西伯利亚系”,两家都是石油公司。卢克石油(LUKoil)是俄罗斯第二大石油公司,也是世界上原油储量第二大公司,代表财阀是瓦吉特·阿列克别洛夫(Vagit Alekperov)。西伯利亚系的代表则是鼎鼎大名的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纵观这些寡头,主要出自能源系统是其最大的特征。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因为油气资源而一度成为耀眼的金砖强国。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虽然挣钱,但是本身的油气企业却又大多和政府关系密切或者干脆被政府控制在手里。

过去,普京谴责部分寡头是国家资产的掠夺者。2000年上任后,他所推行的战略,是在彻底清除有损国家利益的财阀的基础上,支配资源等基础性产业,将财富集中到国家手中。新石油大亨对普京的效忠是普氏经济理念的最好体现,而反过来,他们也能通过对这种基础性国家财富的控制而致富。

俄铝大王追随普京

与油气系的寡头相比,俄罗斯铝业(Rusal)的掌门人显得独树一帜。

在许多国际高端峰会上,在普京或者梅德韦杰夫的身后,都可以看到一位有着突出颧骨和鹰钩鼻的消瘦中年人,他就是俄铝的所有者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

2008年,德里帕斯卡个人资产总值高达280亿美元,超过了阿布拉莫维奇成为俄罗斯新首富。他和阿布有太多的相同之处,两个人还是合作伙伴,都和普京的关系良好。与热衷于买游艇或者在英国斯坦福桥球场贵宾席欣赏比赛的阿布,德里帕斯卡更多地出现在重要的政治场合,出现在普京身后。

德里帕斯卡以倒卖白糖起家,但他第一桶金的来源并不清晰。人们只知道他在西伯利亚一家铝厂的车间里上班,工作刻苦,有时晚上就直接睡在车间的电解炉旁边。德里帕斯卡26岁就当上了厂长,天天在条件恶劣的车间里同工人们一起工作。他用在商品贸易中赚的钱购买了工厂的大量股份。

到2000年,他与阿布拉莫维奇共同成立俄罗斯铝业公司,并开始将触角伸向机械制造、能源、金融、传媒以及汽车业。到2001年,俄罗斯的大部分汽车厂都被德里帕斯卡收入囊中。在阿布放弃了铝业之后,俄罗斯的铝业成了德里帕斯卡一个人的天下。

迎合政治也是德里帕斯卡的崛起法宝。他有名言:“与权力机构合作是任何大生意的必由之路,特别是在俄罗斯。”2001年2月,“钻石王老五” 德里帕斯卡迎娶了叶利钦的外孙女尤马舍娃,成为叶利钦的外孙女婿。尽管当时叶利钦已经卸任,但是当时“家族”(叶利钦家族)的强大影响力仍然不可忽视,德里帕斯卡顺理成章地进入俄权力核心层。

灵活的德里帕斯卡很快就和在整顿寡头的普京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普京对德里帕斯卡在俄罗斯经济中的地位给予了肯定,还在私人别墅里听取他在中亚的私人投资计划。而德里帕斯卡在公开场合也称自己与总统关系“非常亲近”。

不过在商战中,德里帕斯卡冷酷无情的一面更为人们所熟识。2001年秋季,世界市场上铝产品的价格下跌,俄罗斯铝业公司的盈利受到严重影响。德里帕斯卡立刻决定裁员1/4,工人工资下调21%,集团内一批大企业破产,不少外国公司因为与其旗下企业签订的协议失效而遭受巨额损失。甚至有传言称公司所在州州长被人暗杀也与他有关。俄罗斯《财经》杂志总编说:“没有这种冷酷无情的品质,谁也无法积累这么多财富。”

这位年轻的俄罗斯铝业大王有着与其他富豪们类似的爱好,比如在海外置办豪宅等。同时,德里帕斯卡还有一些自己的“个人兴趣”,他向莫斯科大学生物化学物理研究所投资大量资金,用于研制长生不老药。梦想长生不老的德里帕斯卡说:“衰老是病,与心肌梗死和癌症一样是可以治愈的。”

商人绝不能和国家作对

2008年是俄罗斯新寡头风光无限的一年,他们和重新崛起的俄罗斯一样,利用滚滚金元在全世界迅速扩张。然而之后发生的雷曼兄弟破产危机却又极大地冲击了这批寡头。

由于欧美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流入俄罗斯的资金大笔回流,再加上世界经济不景气下对能源、原材料的需求大大降低,俄罗斯的经济也受到严重冲击。许多企业一夜之间负债累累,需要弥补十几亿乃至几十亿美元的亏空。无论是大如德里帕斯卡的俄铝,还是如斯里潘契克的大都会集团那样的一些寡头,都高挂红灯。

唯一有钱且能够充当救世主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克里姆林宫。俄罗斯政府有钱,多年来年均7%的经济增长充实了庞大的金库。政府也愿意救助大企业,不过是有选择性的,也是有条件的。

在确定救助名单的时候,当时的总统梅德韦杰夫明确表示:和国家保持良好关系的企业可以生存下去,做不到的就要被淘汰。

斯里潘契克坦言,今后有可能发生可怕的状况。作为融资交换,国家会没收财阀的资产。但是对有钱人,你只能低声下气地去求,而现在只有国家最有钱。

“我们正在一步步迈向国家资本主义,只有和国家搞好关系的人才能存活。”这位一直认为商人就是商人,不能依靠国家的钱来经商的前莫斯科国立大学地理学博士无奈感慨。

295家企业最终名列救助名单,德里帕斯卡的俄铝自然榜上有名,得到了50多亿美元的国家援助,当然不是没有代价。他必须让政府官员进入俄铝的管理层。

对企业的救助,并不是普京式国家资本主义实现的根本条件,普京早已通过整治“七寡头”确立了自己的经济统治地位,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进一步加强了这种地位。

想当年,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自信满满地声称:“把握时代动向的是我们这些企业家。对于我们企业家的意见,政府必须给予最大的尊重。”

俄罗斯研究者方亮就对时代周报谈道:“在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政坛就由两套体系,一套是民主体系,一套就是寡头—克格勃体系。普京打击了旧的寡头,剩下的寡头及时转向,和克格勃集团结合起来。” 

在普京治下崛起的新寡头中,不少人依靠同政府的关系很快将生意发展壮大。如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天然气服务公司贡沃尔集团(Gunvor)总裁根纳季·季姆琴科是普京在克格勃的同事,该公司负责为俄罗斯石油、俄气等国有能源公司的油气出口提供服务,年出口石油超过5500万吨。在2008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名列第51名的尤里·科瓦里楚克是普京1996年创办“湖”别墅消费合作社的8名合伙人之一,目前拥有俄罗斯银行30%的股份和“彼得堡第五频道”。

“了解俄罗斯历史的人就知道,商人绝不能和国家作对。从最初开始经商以来,我也是这么做的。只能和国家同一方向,和政府步调一致。以前是如此,今后也会如此。”斯里潘契克总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妙可蓝多问题多 吉林富豪危机迸发
秒光、千万验资……北上深富豪集体出手,豪宅爆卖
油价创18年新低,特朗普:沙特和俄罗斯“都疯了”
中国、韩国、俄罗斯“高考”纷纷推迟,这届考生太难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