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城所“金蝉脱壳”

2013-04-04 02:11:38

本报记者 韦杏伶   发自广州、深圳

东莞勤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勤上光电”)“出事了”,负责审计它上市的深圳市鹏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简称“鹏城所”)又“摊上事了”。

近日,勤上光电被曝在2011年上市前存在内部员工在外成立公司,继而向上市公司采购产品并成为大客户、涉嫌虚构销售甚至隐瞒信披欺诈上市的情况。它所聘的会计所再次触动人们的神经—又是鹏城所。

虽然已经合并,但鹏城所仍在以自己的名字挂牌办公。时代周报记者4月1日实地走访鹏城所和国富浩华位于深圳的官方办公地址—联合广场与荣超经贸中心,得知鹏城所仍在联合广场7楼国富浩华的门面内于里间挂牌办公,并在6楼单独挂牌营业,而原于荣超经贸中心办公的国富浩华则于去年11月搬到联合广场7楼,看似一家又似两家,很是混乱。

鹏城所因为惯用的敛财方式—“成立一些创投公司,潜伏进拟上市公司中”而遭人诟病,被频频曝光的会计“牛人”就有鹏城所副主任会计师卢剑波以及合伙人张光禄。

在勤上光电一案中,有业内人士在微博指出卢剑波是勤上光电的IPO运作顾问。证监会深圳证券监管专员办事处顾问宋清辉则告诉记者,“如勤上光电于2011年上市前,鹏程所内部员工通过在外成立公司,继而向勤上光电采购产品并成为大客户、虚构销售的违规行为。通过这一虚增利润的手法,借助‘靓丽’的财报勤上光电实现了2011年年底的成功上市圈钱。目前,更牛的人物还未露出水面,神秘人物还未闪现,也许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造假集中营”

鹏城所可谓是“最不安分”的会计所,因为证监会出具的罚单名单上常常出现它的名字,而它或者与它有关的会计人物涉嫌参与造假的公司又偏偏昭著得令人耳熟能详,比如绿大地、彩虹精化等。

绿大地因在2004—2009年间虚增收入2.96亿元,存在虚增资产、虚假采购、虚增销售收入、欺诈发行IPO募资近3.5亿元等违法违规行为而被查处,连同被推上被告席的还有涉嫌与绿大地合谋造假的四川华源会计所所长庞明星。而庞明星曾就职于鹏城所,据报道,他通过挂靠将项目介绍给鹏城所,鹏城所收取挂靠费,回报之以项目负责人的职务。

另外一个鹏城所的“名人”则是疑似勤上光电IPO运作顾问的卢剑波,其涉嫌通过私设公司包揽鹏城所部分IPO项目的前期包装业务。近年来,卢剑波至少担任过三川股份、康得新、光韵达、同达创业等多家公司的签字会计师。据消息称,2008年业务高峰期时,卢剑波曾同时担任9家上市公司年报的签字会计师。

 

同样涉嫌私设投资公司潜入拟上市公司IPO包装的还有鹏城所前合伙人张光禄。据此前媒体报道,张光禄与妻子李瑜及杨国志成立或控制有深圳市华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邦投资”)、深圳市蓝色大禹成长投资合伙企业(“蓝色大禹”)、深圳市乔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深圳市尧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等系列投资公司,参与投资诸如键桥通讯、彩虹精化及齐心文具等公司的IPO过程。

除上述被曝情况外,2008年鹏城所被证监会开具罚单的有金荔科技的签字会计师张兵舫和陈艳因,大唐电信签字会计师刘军和刘丹。2010年罚单则是处罚聚友网络的签字会计师张克理和姚国勇。

一位IPO资深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查,鹏城所内部员工在外设立了许多虚假公司,用于向拟上市公司虚增利润,瞒天过海,继而造假上市,出现问题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2013年4月1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鹏城所官网地址滨河大道5022号联合广场A座7楼,其前台门面挂着国富浩华的牌子,但里间却仍然挂有鹏城所的字样。前台告诉记者,原鹏城所所长铙永在外出差,卢剑波也不在这里办公。而鹏城所目前尚在更新的官网提供的所长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记者还意外发现前文所提的华邦投资和蓝色大禹在联合广场24层办公,杨国志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他目前人在山东,不了解鹏城的情况。华邦投资前台告诉记者:“我们注册了五六家(公司),深圳就我们这里,其他公司在其他城市。”

华邦投资工作人员无意中提到了王磊(鹏城师九大合伙人之一),并据前台透露,“他(王磊)负责的公司是做会计的,在6楼。”记者来到6楼发现鹏城所竟赫然挂牌办公,里面的一位女工作人员称,“只是挂牌,都已经是国富的了,领导只是顾不上。”且“王总在开会。”

记者随后在国富浩华深圳分所原办公地址荣超经贸中心物业管理处了解到,国富浩华于去年11月份搬离原址,“暂时搬到联合广场,以后搬到车公庙,因为怕人多联合广场那边装不下。”可见国富浩华是为了与鹏城所搞合并才搬到联合广场,双方目前的办公格局明显是新搬的,“领导顾不上”只是借口。

为核实国富浩华深圳分所地址,记者拨通了其位于北京的总部电话,工作人员称公司资料显示国富浩华深圳分所现为深南大道本元大厦,并为记者提供了一个电话号码—(0755)82237546。

经查,本元大厦即位于车公庙附近,而上述电话号码根本无法接通,其实际竟为鹏城所官网的传真号码,而该号码作为鹏城所的联系方式在2011年时就已出现,也就意味着两家合并之前早就非一般亲昵。如此复杂的关系,仍然挂牌的鹏城所意欲何为?

前述资深IPO人士告诉记者:“仍旧按照之前的模式去做,继续成立一些创投公司,潜伏进拟上市公司中。只不过现在更加胆大、更加隐蔽!如当时的华邦投资、蓝色成长、乔治投资和尧舜投资等多家创投公司,在由鹏城所担任审计的一些IPO项目中,键桥通讯、彩虹精化及齐心文具IPO期间均直接或间接地闪现着这几家创投公司。”

“此外,鹏城所有些人也曾以其亲属名义注册成立投资公司,给其所签字的公司提供IPO前期财务顾问工作,粉饰财务数据包装上市。总之,很混乱,出事也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而上述接近深圳市证监局的人士则向记者表示:“无论怎样,以后不可能在上市公司负责审计的会计所单位中出现鹏城所的名字,但除了被处罚的签字会计师,原来鹏城所的其他员工还是可以继续从业的。我知道他们大部分人去了国富浩华,但也有去别的地方的。”

鹏城所不倒内幕

如此劣迹斑斑,鹏城所为何屡屡出现所审计上市公司涉嫌造假之后还能屹立不倒?

宋清辉告诉记者:“实际上,早在2008年,鹏程所就因多次出具含有虚假内容的审计报告,而被证监会处罚。问题最严重的时候,深圳有33家事务所联名状告鹏程所到证监会,所有人都认为鹏城所将从此走向毁灭之时,鹏城所却在2011年成了拥有100家上市公司客户的华南第一大所。”

鹏城所前身为深圳市审计局的深圳市审计师事务所,在北京、上海、山东、广州及香港均设有分所,其所长饶永则出身深圳市审计局,自2005年起连续多年担任深圳注协会长,有消息称,“这个职位在其他地区,大多是原财政厅厅长担任的。”且饶永在这场“撤销”和“合并”风暴中几乎毫发未损,目前他在国富浩华担任管理合伙人,主管华南片区。

上述IPO资深人士表示,“2011年国家财政部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部长王军到鹏城所调研,希望鹏城所能强强联合做大做强,为打造中国民族品牌的会计师事务所做出贡献。届时,鹏城所积极响应财政部的号召,与国富浩华所合并。彼时,若没有政府推动,后果很明显。”

据报道,2012年3月1日中注协披露的《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质量检查通告》指出,2011年各地方注协对存在严重问题的87家事务所和235名注册会计师实施了行业惩戒,只有深圳市注协尚未完成处理工作。而“深注协没完成的惩戒处理工作,主要是鹏城事务所和相关人员。”

对此,宋清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据了解到的信息是财政部相关领导要求,鹏程所的问题暂停查办。”



相关报道

国信鹏城难脱干系 勤上光电否认欺诈上市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艾媒发布2020年共享电单车研究报告,安全建设成市场拓展关键
风能资产终由兴湘集团接手,湘电股份能否绝处逢生?
专访例外X方所创始人毛继鸿:跑到金字塔的顶端,你才可能跨界
187座换电站服务2款低端车型,北汽新能源换电模式转型遇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