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生复出又如何

2009-07-15 00:05:07

20094月初,创维高管人士放出风来,黄宏生有望在2009年底以保释的方式提前出狱。老兵不倒,他只是小睡了一会。对黄宏生回归后的无限可能,有人充满期待,有人却表现出十足的担忧。

一个跌倒过的企业家带着满身尘土站起时,他还会享受旧有的威望和威信么?他会不会在俗世中遇到像“两劳人员”一样的尴尬?在他开口时,外界还能为他准备聆听的尊重吗?

沉积规模领导力

创维在黄宏生坐监的这几年中不但没垮,还运营正常、甚至出色,是中国管理学界的经典企业案例,从公司经营层面上的解释包括所谓的保守财务、危机公关等,但这一切都无法说明一个公司为何会在老板缺位的情况下,依旧能保持着管理团队的超稳定结构。

2000年,陆强华率150人出走创维之后,黄宏生就意识到,企业的管理和业绩越来依赖于员工的表现、员工管理和岗位权力之外的认同价值观的能力和社会关系能力。他看到,大多数员工虽然没有管理的权力,但无论是做市场,还是做支持性工作,要做得出色都必须将个体性工作和管理性工作转化为领导性工作。

2000年开始,黄宏生就通过授权、招聘与自己拥有同类价值观的员工,提倡创新精神、冒险精神和百分百付出、百分百责任等企业文化主张,上下同欲,既保持了企业的活力,又协调了企业员工与企业之间目标的一致性,从而调动更多的企业资本、社会资本来达成创维目标。

规模领导力企业文化框架的推行解放了黄宏生作为管理单一责任人的局面,形成一个多层次的责任系统。黄宏生敢于向张学斌等高管全面放权,甚至将3000万以下资金的审批权交给张学斌,是因为看到了张是个负责任的人,是个同类中人。尽管入狱几年间黄宏生始终保持与管理层的交流和读报表的习惯,但真正的责任主体是张学斌。

草根再创业

坐监,对于别的企业家而言,或许会是一蹶不振的开始,但对黄宏生未必如此,其草根创业的韧性或许再次表现。

1988年黄宏生自大陆赴港,在一家电子产品贸易公司做销售从业员,随后辞职创业,投入全部身家10万元注册了创维,但很快生意就亏损。在生产电视遥控器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后,又一下栽在丽音译码器上,血本无归。投资彩电又亏损了500万元,企业和人生陷入绝境,连自杀的念头都有。陆强华事件后,创维巨亏数亿,队伍不振,但他依旧没有放弃彩电行业,反倒高歌猛进,以一个起步较晚的小角色的身份跻身中国家电业前三强。

黄宏生出狱对于创维公司自身以及整个家电行业都是一件大事。黄宏生复出对于创维而言就是一种回归。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坐监的经历对黄宏生的领导力和影响力造成的负面效应相对有限,反倒可能成为一个新跳板。而英雄不问出处的传统文化,或许从某种意义上决定了外界对黄宏生回归的接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横琴科创大赛推出第二期直播推介会 畅谈“后疫情时代”生
315消费调查报告:京东到家、盒马鲜生满意度高;德邦快递、百世快递等体验不佳
祥生小镇:复返自然,寻一处幸福“桃源乡”
祥生小镇巡礼:待凛冬远去,许你一处春暖花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