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银行起诉四浙企 信贷互保余波未了

2012-08-30 05:20:36
虽然外界对这两起案件的关注度并不高,但这两单案件背后则是今年上半年轰动一时的中科董事长洪汉民跑路案。今年3月,中科生命董事长洪汉民跑路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由此引起的互

本报记者 李意安 发自绍兴、上虞

8月28日,原本有两起案件分别于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和绍兴越城区法院开庭。两起案件的原告均为光大银行,前一起案件的被告方为中科生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科生命”),湖州新元泰微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新元泰”),洪汉民及浙江中科迈高材料有限公司;后者被告则是位于绍兴上虞的康辉铜业。

上午8点30分,杭中院偌大的法庭里,包括记者在内,只有6个人。审判长、两个审判员、一个书记员,还有原告代理律师。被告方及代理律师缺席。而原本预定10点在绍兴越城区法院开始的案件则因为已经得到调解而未能开庭。

虽然外界对这两起案件的关注度并不高,但这两单案件背后则是今年上半年轰动一时的中科董事长洪汉民跑路案。洪汉民,浙江桐乡人,在浙江实际控制9家企业,并曾任湖州银行董事。3月1日洪汉民在事先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跑路,下午直飞加拿大。留下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十多亿元,其外甥章可丹因骗取7家银行机构贷款总计1.5亿元已被刑拘。

互保余波未尽

今年3月,中科生命董事长洪汉民跑路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由此引起的互保危机蔓延在杭州、湖州、绍兴等地。此番在列被告席的新元泰和康辉铜业亦均为互保所累。

2011年10月25日,光大银行杭州分行与新元泰签订综合授信协议,最高额度不超过2000万元,期限自2011年10月25日至2012年10月24日。而中科生命、康辉铜业及洪汉民为新元泰在最高额下的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协议,担保范围包括贷款本金、利息及律师费用等。

次日,光大银行杭州分行即划款给新元泰。至2012年3月,贷款并未到期,但银行方面发现新元泰的财务状况严重恶化,实际控制人无法联系,因此构成违约。根据贷款合同,银行方面宣布所有贷款合同立即到期,要求新元泰立即偿还贷款本金、利息及律师费用等,中科生命、康辉铜业及洪汉民为新元泰承担全部连带法定责任。

根据原告律师在庭审现场透露,2012年2月21日之前的利息已经偿还,而自3月份结息日起,企业停工并停止偿还贷款利息。她还表示,洪汉民于3月初已经逃往加拿大。杭州市下城区法院首先对其资产进行查封,随后湖州和杭州方面的许多法院及一些贷款人纷纷跟进查封其资产。

2011年4月11日,光大银行杭州分行还与新元泰签订了一年期、最高授信额度5000万元的授信协议,以其在湖州南浔的房地产作为抵押。在庭审现场,银行方面要求新元泰偿还自2012年2月21日起至2012年4月10日止的利息及本金合计5012万元,并判令被告在南浔的房产作为清偿。

康辉铜业达成和解

而在距离杭州不到一百公里的绍兴上虞汤浦镇,康辉铜业的经历则更具戏剧性。

康辉铜业董事长陈德康,1966年出生,汤浦人。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陈德康早年在部队服役,转业后曾在汤浦镇担任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后来在朋友的鼓动下下海经商,先在当地一家铜业企业担任分厂厂长,后成立康辉铜业,独立创业。

工商资料显示,康辉铜业成立于1999年6月11日,注册资本7000万元,法人代表陈德康。浙江景茂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0%,陈德康持股30.48%,梁浩强持股9.52%。其母公司景茂控股成立于2009年,陈德康、梁浩强各持股76.2%、23.8%。康辉铜业实际由陈德康、梁浩强两人控制。在上市公司林立的上虞,康辉铜业的知名度并不算高。然而此际在上虞,康辉铜业可谓家喻户晓。

洪汉民“跑路”之后,当地盛传康辉铜业的债务有七八亿元,其中大部分为银行贷款,还有一部分为信用证。这一说法得到汤浦镇主管工业的副镇长俞翔的确认。“大约有22家银行向康辉放款,多家银行向康辉提出了诉讼。法院已有查封行为,实行财产保全。”

而原定于28日开庭的案件最终在法庭主持下调解。而康辉铜业方面代表律师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庭外和解对银行有好处。诉讼的周期比较长,银行不想拖,况且费用也能减半,银行方面是一分一厘都不会让的。”

上述人士还表示,相比判决,和解协议达成较快。要是协议达成1个月后被告还未还款,就能申请法院执行了。

引人唏嘘的是,今年5月时代周报记者采访陈德康,陈德康夫妇正坐在办公室里与外地客人“协商公司重组事宜”。彼时,因害怕陈德康跑路,公安人员一路随行。而如今陈氏夫妇因涉嫌“抽逃企业注册资金”及“虚开增值税发票”已经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身陷囹圄。 

不过,康辉铜业方面律师表示,后一个罪名他们不会承认。而据另一知情人士透露,早在几个月以前工厂就已经停工,现在不止是老板,该厂的会计、财务等相关涉案人员都已被拘留。

土地和矿山成偿债来源

工作日下午,过了午休时间,记者在汤浦镇工业园绕行了大半圈,发现大多数铜业企业都是小型作坊的规模,鲜有开工迹象,只有几家大中型规模的企业在这个时间开始了作业。

记者最后来到康辉门口,厂房依旧,只是门可罗雀。门面体面亮堂,却难掩萧条之感。

俞翔透露,“康辉三十多亩的厂房面积,如果拍卖的话,最多能拍五六千万”,上虞边郊的工业用地拍得如此价格已算价值不菲,却仍难抵负债之冰山一角。

当地铜业企业几乎都有互保关系,康辉铜业出现危机,大量铜业企业亦岌岌可危。根据当地政府网站介绍,铜管产业是汤浦镇的支柱产业。资料显示,2011年汤浦镇工业总产值110亿元,铜管业产值达到了80亿元。而康辉铜业也曾被评为“市百强企业”、“最具竞争力行业优势企业”。

多方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康辉铜业的主业铜管加工已经停产,目前只有旗下一家生产汽车涡轮的子公司还在生产,“因为生产汽车配件对流动资金要求不高”,该业务由一位吴姓人员负责,财务和管理人员基本还在。政府网站资料显示,2011年“康辉公司投资1500万元的汽车用硅油风扇离合器项目竣工投产”。

该公司代理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绍兴当地的银行大部分是给康辉铜业直接贷款或者开信用证,在杭州那边的银行是牵涉到了担保。”

做铜业起家的陈德康,近年投资了矿山资源、新兴汽配、化工、贸易等多个行业,目前企业总负债达数亿元。旗下有13家分公司,铜矿、金矿等,有些公司后来变成了转代理的形式。政府人士和律师也透露,康辉铜业在青海有个铜矿,“据说还藏有金银”,拍卖可得资金说法不一,有一两亿之说,也有十七八亿一说,究竟价值几何,目前仍在评估。

据介绍,铜业占整个镇上的工业生产总值的70%-80%,利润是比较低的,主要是收加工费,每吨5000元到8000元不等,最高能到一万多两万,产值很大,数字很好看,但利润其实很薄。而且这些企业生产设备较简单、产品结构改变很小,按订单生产的盈利也还比较稳定。但随着近两年铜价波动加大,成本越来越难控制,加上同质化竞争升级,传统产品毛利率已降至2%。

“康辉铜业本身经营正常,但首先,铜业本身利润薄,银行贷款一多,盘子一大,本身压力就比较大。”康辉方面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银行风控失守

一家实际控制资产只在千万级别的公司缘何可以获得这么多的贷款?

“一般而言,资产很小的企业,银行不可能给你贷太多的钱,但是铜管行业有它的特殊性,铜管企业一天要200万元投入,光是电炉开起来每天的电费就要五千元到一万元,预热要三到五个小时,一开起来就不能停,总的成本一天要150万到200万。所以对流动资金的要求非常高,一方面企业本身可能有虚构贸易和销售收入的行为,另一方面真的要快速发展,肯定离不开担保。” 俞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在这方面确实存在风控失守。

据悉,陈德康的第三任妻子余菊英任职光大银行杭州分行,这或许为陈获取贷款提供了一定便利。而该行曾给洪汉民旗下的新元泰公司放贷7000万元。有些讽刺意味的是,余菊英还是光大银行“首批获风险管理证书人员”。

另一方面,因为企业互保,银行的风控也比较松懈。“虽然通过央行系统能看到企业的贷款状况,但银行也未必去看,彼此也不通气。为什么?因为反正你一家企业倒了有十几家企业来为你还钱。不用太担心。”俞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而对于银行工作人员来讲,每贷出1000万就能拿到5万,贷出的钱是银行的,拿到的钱是自己的,何乐而不为?银行员工协助企业取得贷款的动力也得以增长。而相应的,银行员工协助企业骗贷的风险因素也在滋生。

“现在上虞这里正规商业银行的实际贷款月息也有一分二到一分四,低的话只有八九厘,这几年康辉铜业光是利息就还了银行四个亿,22家银行为康辉提供了贷款,正规银行贷了7亿多,除此以外的负债还不清楚,正在审计中。现在因与康辉形成担保关系而受到影响的市里市外企业也有十余家之众。”

作为商业机构,指望银行能在此际挽狂澜于既倒显然是不切实际的,而要斩断担保链条,显然也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目前所能做的就是风险隔离。”根据俞翔提供的信息,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现在有近两个亿的转贷资金池,“一部分是企业方面出资,另一部分是地方财政—本来每年财政有专项资金用来奖励某些企业的,现在这部分资金被用来注入转贷资金池。” 俞翔告诉记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公益时间也有“银行”可存了!吉林省青年志愿者协会与亿联银行联手推出青年公益项目
放宽银行资本债投资门槛 监管再度为险资解困
空降党委书记 民生银行变阵
信贷直达实体 央行新设两大货币政策工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