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再向富豪开刀

2012-08-23 03:21:00
新的税收政策再次引发热议—新增了一项“财富特殊贡献税”。在“巨富收入税”风波未平之时,大幅增收财富税,这使得坐立难安的法国富豪们纷纷选择“出逃”,名模、歌星、大厨等明星人

特约记者 李晴 发自法国巴黎

佛朗索瓦·奥朗德进入角色的速度几乎超越了人们的预期。由于获胜的社会党在法国议会中拥有绝对多数席位,诸如内阁降薪、国企高管限薪、高达75%的巨富税等象征性政策在总统上任后随即搬上日程。

8月9日,法国议会正式通过了政府财政修正案的主要内容。新的税收政策再次引发热议—新增了一项“财富特殊贡献税”。在“巨富收入税”风波未平之时,大幅增收财富税,这使得坐立难安的法国富豪们纷纷选择“出逃”,名模、歌星、大厨等明星人物带着财富躲到美国、英国和瑞士等国。

对于奥朗德政府的举措,法国中产阶级持保留态度,底层民众看戏叫好,国际社会则密切关注。迎来左转的高卢雄鸡到底是找到了经济危机的解决之道,一马当先带领欧洲走出泥潭?还是上演着一出孤掌难鸣的独角戏?

富人又临新税

奥朗德一直强调不应由普通民众来为经济危机买单,资本社会中的既得利益者需要为经济环境的恶化负责。为了达到今年的减赤目标,拒绝削减福利开支以“全面紧缩”的社会党内阁对有钱人步步紧逼。

“亲富人”的萨科齐政府曾在2011年通过了减轻社会团结财富税(ISF)的议案,而社会党上台后不仅作废了萨科齐的改革路线,更是坚决地反其道而行之:新增的“财富特殊贡献税”一旦实行,资产超过一定数量的家庭将在今年按其资产估算价值缴纳史上最高的财富税。

以一个拥有超过400万欧元资产的家庭为例,在2011年以前的政策下,今年应缴纳财富税约7.5万欧元;在2011年的改革之后,这笔税款本可降至5.6万欧元。然而奥朗德新出台的“财富特殊贡献税”则要求这个家庭在今年缴纳9.5万欧元财富税,涨幅高达22%。

面临重税的不仅仅是拥有400万欧元以上财产的2.9万个法国家庭,众多小财主家庭也将开始面临税赋—190万-400万欧元的家庭的财富税提高7-9%,130万-190万的家庭则提高了5-6%。

如此一来,仅财富税一项税收将在2012年为法国带来48亿欧元的收入,并打破2010年45亿财产税收入的纪录。与此同时,政府还在着手制定《2013年财政预算法》,并准备对财富税(ISF)进一步全面改革。除此之外,备受瞩目的75%巨富税目前还在进一步论证中,遗产和捐赠税也将大幅提高,以“挽回萨科齐政府为富人减税所导致的税收损失”。

征收巨富税、提高遗产税和财富税、同时拒绝提高商品增值税和削减福利,现任政府正在再明确不过地书写着“劫富济贫”四个大字。法国预算部长卡于扎克说:“这项措施要求有能力的人做出艰苦的努力。”总理埃罗表示:“面对困境,宽裕的家庭和盈利的企业应该作出更多的牺牲。”

然而,待宰的“肥羊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意愿做出“更多的牺牲”或者和底层民众一起“咬紧牙关齐心合力”。法国的富豪们宁肯带着家当出走他乡。

法国人的仇富情结

法国右派评论认为法国的税收已经相当之高,没有理由在金融危机的前提下给富人“雪上加霜”。人们已经习惯了现有的税收体系,一旦大幅提高征税幅度,任何理性的人都会趋向于前往税收更为合理的国家。政府不仅需要保护富人的利益来实现涓滴效应,更应该鼓励财富的积累,来刺激人们勤奋工作。

然而对于普通法国民众而言,“富豪”阶层通常和“勤劳”二字是对立的,富人往往被看成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蛀虫”。在这个曾经避讳谈钱的社会里,“富有”并不是值得尊敬的代名词。

不同于美国,法国文化并不热衷于鼓励个人努力追求财富,同时高昂的雇佣成本使劳动力市场也没有英美国家那样灵活,底层年轻人想通过个人努力致富的空间并不大。巨富阶层很多是世代相传的财富积累。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报告,在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前房市利好的三年,法国人资本收入增长了46%,而劳动收入则只增长了11%,拥有资本收入的人群只占总人口的10%,他们的总收入中至少有1/3是来自资本收入。

这种看似平等实则层级分明的社会中富人显然占据了过多的社会资源,社会阶层间的流动停滞如死水。这在强调社会公平的法国人眼里是难以接受的。而近年来频频爆出的商界巨富和政界勾结逃税舞弊的丑闻更是令民众的“仇富”情绪日益发酵。“富人之友”萨科齐未能连任就是这种情绪的体现之一。法国民众在17年后放弃右派,转向社会党,就是希望能够改变这种局面,依靠大政府建设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来走出危机。

多国争抢法国富人

富豪出走大潮的迹象首先出现在房地产市场中。大选胜负未分前,法国高档房产交易已经处于停滞状态,而立法选举结束后,整个市场已在6月全面复苏并日趋火爆,500万欧元以上高档住宅尤其热销,在疲软的经济大环境下透出诡异的焦躁。法国苏富比国际房产公司主管亚历山大·克拉夫特证实:“许多法国富有家庭正为逃避新政府增税而离开,他们的房产多被在法国寻找稳定房地产投资的外国人买下。”同时瑞士、伦敦、北美的房产中介和法律事务所均表示已经接待了不少有意离开法国以逃避加税的法国豪绅。

瑞士、英国、比利时这些传统避税港是出走者的热门选地,北美的富人友好政策也具有一定吸引力。不仅如此,相对于法国政府高调采取对富人征税的部分紧缩政策,很多国家地区已经开始明里暗里将橄榄枝抛向法国可能会流失掉的富豪,或者说,他们的资本。

英国首相卡梅伦曾于6月18日在墨西哥G20峰会上公开和法国政府唱反调,对与会的商业领袖表示:如果法国富人想出国寻求避税,英国愿意为他们敞开大门。

继卡梅伦之后,美国密西西比州州长哈雷·巴布尔近日也出来卖力宣传自家地盘,不惜攀亲戚打“祖先牌”:“我的名字来自法国古时的胡格诺教派,我的祖先LouisLeFleur是法国人。我在想我们巴布尔家是否应该成立一个企业,吸引法国企业家搬来密西西比。作为一个低税率、亲商而又拥有理性管制法规的州,我们可以铺红地毯欢迎我们的法国朋友。”

虽然卡梅伦和巴布尔的言论更多地是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的表态,但低迷的经济环境下,不可否认富豪和他们的大笔资金已经成为饥饿的各国政府眼中的香饽饽。

作为比较典型的福利国家,法国高税收导致的富人出走潮并不是一个新现象。早在20世纪80年代,上一届左派社会党政府上台时便有例可循。高福利更甚于法国的北欧国家在当年提高税率时,也曾发生过富人离乡另觅福地的情形。法国左翼媒体普遍认为这是趋利行为带来的短期反应,并不会持续太久。

然而今非昔比,全球经济一体化一定程度上为“趋利避害”提供了便利,而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不见得承受得了这样的短期反应。现任政府2012年降低赤字新增税收的目标为72亿欧元,其中多一半都将来自对个人和大企业资产的征税,想必不会放任这些富豪带着全部家当溜走。财富转移和移民的法律问题需要时间,而已经通过国会审议的新财政法案将在今年秋天就正式开始施行。

2012年这场财产保卫战几乎就是时间的赛跑。

劫富济贫效果几何

奥朗德政府的一系列重拳赢得了普通民众的掌声和法国社会学界的叫好,但“劫富济贫”的征税政策能否有效缓解赤字仍然存疑。

有经济学家认为,在法国6500万人口中大约有不到30万人属于奥朗德高税率的征收对象,相对于新政府平衡赤字的预期而言,只是杯水车薪。然而对高收入人群征收税率过高的所得税会打击这一群体对法国经济的信心和工作的动力,造成创造力和资本的流失。反对党的国会议员公开批评新的财富税为“充公税”,并指出新财税政策的荒谬之处在于某些纳税人缴纳的税款总额甚至大于当年的全部收入。

奥朗德在给富人增税的同时,期望通过提高社会最低工资以均贫富来提高购买力刺激经济增长。然而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局数据显示,目前为止增加税收并没有直接与经济增长挂钩。虽然税收占GDP的比重在去年大幅提升,使得公共财政赤字占GDP比重有所下降,但8月1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一、二季度法国经济增长为零,预计全国GDP增速将仅为0.3%,贸易赤字将达到史上最高的700亿欧元,国家债务继续膨胀。

法国家庭的平均消费额则仍在下降。而根据法国劳动部7月25日公布的数据,6月份法国失业率连续第14个月攀升,当月新增失业人口约2.4万,同比增长7.8%。截至6月底,法国本土登记的完全失业人口为294.58万,创下1999年8月以来历史新高。加上其他各类别失业者,法国本土登记在册的失业人口已超过500万。

质疑者认为,政府眼下的目标似乎只在数字上削减债务,忽略了保留富裕阶层对社会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反对者嘲笑奥朗德的政策不是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贫穷。高调削减企业管理层薪资,大幅增加富人和企业税收,将抑制国际和国内资本在法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削弱企业的竞争力,对法国实体经济带来进一步冲击。正是加税政策导致法国贸易逆差和经常项目赤字的扩大。尤其在美、英、德不出台此类举措的情况下,过度增税、限薪,将使法国在发达经济体中孤立无援,轰轰烈烈的社会改革很可能只是杀鸡取卵,造成自身能量的迅速丧失。

面对“意图让富人变穷”的指责,法国财长卡与扎克在7月19日接受法国电台采访时强调,像对年收入高于100万的人群征收边际税率75%的所得税的此类政策,只是一项“特殊”之举,仅在政府削减债务时期实行。特殊时期内既得利益者需要为经济复苏付出更多的努力。不过,针对削减债务时期将持续多久这个问题,财长的回答是“这个问题没有具体答案”。现任政府的官方预期是在2017年恢复财政平衡,不知法国富豪们能否接受这个条件?

欧洲决策者正在摸着石头过债务危机的大河,一个不小心跌下水想要爬起来就难了。捉襟见肘的福利国家希望通过大幅加税小量减支的方式缓解债务压力,减少社会开支相当于是在向底层民众收回福利,增税就需要最有油水的富人们做贡献。

然而奥朗德政府劫富济贫的改革是否需要更加兼顾社会公平和实体经济?磨刀霍霍是否会吓跑了肥羊赔了本?法国这片试验田还没在耕作,或许这个秋天会见分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妙可蓝多问题多 吉林富豪危机迸发
秒光、千万验资……北上深富豪集体出手,豪宅爆卖
疫情下的全球富豪:巴菲特乐观抄底
数看2019胡润百富榜:千亿富豪广东最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