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矿环保IPO 疑窦丛生又造富

2012-08-09 02:28:20

实习记者 刘艳冬 本报记者 孙勇杰

近期环保股大热,有“环保”标签的企业纷纷对资本市场跃跃欲试。继4月海诺尔环保被否后,7月16日中国证监会披露了北京中矿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矿环保”)首发招股说明书。

尽管业绩看似优良,若成功通过创业板的生死考核,担任高管的高校教授将瞬间变为亿万富翁;然而,记者发现其多项专利曾陷入诉讼纠纷,刚披露便被举报内部交易、财务数据注水造假。

矿大教授或成亿万富翁

“一夜暴富”“身价过亿”等名词频频出现在创业板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本是教书育人的教授也获得了资本市场财富增值的机会。有“造富神话”之称的创业板又将迎来一个教授富豪。

中矿环保主攻粘稠固体废弃物处置技术研究、设备制造和销售,由孙浩、吴淼、李建国共同控制,此次拟发行263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1.05亿。

吴淼在中矿环保前身北京中矿机电工程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矿研究所”)创业初期,参与了“MNS煤泥管道输送系统技术”的共同研发,目前是中矿环保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271.9万股;与此同时,他从1985年开始在中国矿业大学任教,现任该校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这期间,吴淼还全职在中国矿业大学担任机电学院副院长、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兼书记、机电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主要职责包括行政管理工作和研究生教学任务。上述职务直至预披露的前两月才辞去。

按照中矿环保发行后摊薄的2011年每股收益0.38元,创业板平均市盈率31.35倍,上市后股价为12元,吴淼将坐拥1.53亿元。

教授们“学而优则商”的事例已不鲜见。如瑞普药业,其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守军为博士学历,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兼任河北农业大学、内蒙古农业大学、天津农学院兼职教授。

除了三名实际控制人外,股东层里还有4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是景武、宋曦、巩长勇、孟国营。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09年,此四人将部分公司股份对外进行转让,而理由是“因公司设立后一直未对股东分红,为满足个人生活需要”。为保证原股东的控股地位、防止单一法人股东持股比例过大,他们将持有的股份转让给了三家机构投资者。

这三家机构投资者中有一家在中矿环保上市前夕已经撤出,即深圳创富成长,2009年以每股3.2 元的转让价格接过巩长勇持有的2049048 股;2011年3月以每股6.07元的转让价格转让给中孵创业投资2749048 股,4月以每股4.746 元的转让价格转让其持有的剩余1200000股股份给北京创富兴业。

另外,在17个股东中,有10家是机构投资者。有投行人士怀疑:“中矿环保没有披露到终极股东,多家机构投资,终极股东人数可能超200。”一律师表示:“从目前上市有关法律、政策看,上市公司终极股东不得超过200人,且不得存在委托持股和代为持股的情况。”

专利官司缠身

作为一家高新技术环保企业,“技术”无疑是其傍身之术,然而其多项专利技术都曾与人对簿公堂。

2001 年4月,中矿研究所成立,股东以非专利技术“MNS 煤泥管道输送系统”作为高新技术,之后以公司名义申请专利。发家之本为中矿环保引以为豪,还为此状告他方侵犯其核心商业技术秘密。

然而,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民事判决书中称,“根据江苏省技术市场技术鉴定服务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原告所诉称的技术秘密均不具有非公知性。因此,原告起诉三被告使用其MNS煤泥管道输送系统技术生产销售煤泥管道输送设备,侵犯其技术信息的诉讼请求,无事实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中矿环保欲说明自己核心技术的唯一性,反而被证实属“公知技术,在国内外均有公开报道和销售使用”。不过这一信息中矿环保并不想让投资者获知,因为在其招股书中并未披露。

而在招股书“重大诉讼与仲裁”中披露的是与济阳新华能源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徐州威克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及徐州维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专利侵权纠纷案。

这一尚未了结的案件涉及“煤泥输送泵”专利。

该项实用新型专利应用于输送系统装置,以实现黏稠固废的泵送,2003年1月申请,10年有效,它被中矿环保认为“重要,已应用于公司产品”。

实际上,除了上述两单专利纠纷,中矿环保还曾有过多次诉讼经历。其“预压给料螺旋”、“均浆仓”、“高压密封减震法兰”三项实用新型专利都曾被中矿环保推上法院,只是起诉不久后又撤诉。

“北京中矿起诉徐州威克的案子还没判决,怎么就能说对上市没有实质性障碍?”徐州威克股东、徐州迅杰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启勇曾向媒体举报,“除此之外,还多次起诉竞争对手,随即又撤诉,存在不正当市场竞争嫌疑”。

随后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孙启勇时,他则表示:“现在很烦,不想说了。”

内部交易额被指注水

中矿环保有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自动化公司和节能公司;以及一家控股子公司,即设备公司。

这些子公司为其上市路助威不少,如自动化公司。其主要为中矿环保提供系统监控软件,2010年及2011年实现的利润总额分别为2139.34万元和2864.89万元,占公司同期合并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9.78%和65.83%。

当然,“母子”之间谁帮谁难以下定论。中矿环保从2010 年开始向自动化公司采购输送系统监控软件产品,2010 年及2011 年其内部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3000 万元和3380.34 万元。而自动化公司2009年亏损48.15万元,2010年、2011年两年盈利已超过5000万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Winc软件为德国西门子产品,须由中间用户自行编写监控后再销售给终端用户,该正版软件的采购平均成本最高约6万元,终端销售时每套系统加上5万元的程序和监控编写、差旅费用,加上10万元的利润,再加上最高3万元的税负,按2011年54套计算,总额也不会超过1300万元,与3380.34万元相差甚远”。

而设备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2011年交易金额为702.28万元,主要为中矿环保提供黏稠固体废弃物处置系统中的设备。设备公司采购原材料和外协部件,组装成各部分设备后,销售给中矿环保。设备公司不单独对外承接业务。

在中矿环保2011年向设备公司采购的清单中,输送管道与其对应的1319.89万元的销售金额尤为醒目。

资料显示设备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环保设备制造、安装及制造技术开发、咨询、转让,环保工程设计、技术咨询,向中矿环保销售“输送管道”并不在其列。

而且,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平均每套系统的输送管道为250米,按无缝钢管规格D219×10,2011年钢管最高价为6000元/吨,平均喷涂市场最高价格为1500元/吨计算,考虑其税负、利润(按毛利率55%计算,招股书56页指出毛利率为10%-20%)等,钢管采购交易额最高不会超过650万元,而双方的交易金额却达1319.89万元,起码50%-60%有水分。”

面对种种质疑,中矿环保董秘选择了闭门不见客,其证券部工作人员称:“目前董秘不在公司,无法接受采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梁建章戴斌联合撰文:要环保也要旅游
消失的海上别墅群,踩环保红线,范冰冰曾代言的豪宅被拆除
恒誉环保IPO诊断报告:昔日主业几近停滞,第一大客户贡献营收超6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