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经济改革缓步向前

2012-07-12 06:34:36
自从2006年逐步从哥哥手中接过领导权后,劳尔一直尝试在古巴进行一些革新,改变古巴经济长期停滞的状况,古巴经济正逐渐走向松解,国际社会正密切注视着这个因雪茄和蔗糖而闻名的加勒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叶佩君

2012年7月4日,古巴共和国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抵达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他的下一站是越南。

劳尔的中越之行引发外媒的广泛猜想,毕竟,作为两个先后进行经济改革并取得重大成功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越两国对于古巴的借鉴意义不言而喻。

自从2006年逐步从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手中接过古巴党政军领导权后,劳尔一直尝试在古巴进行一些革新,改变古巴经济长期停滞的状况。从开放旅游业到房产买卖,古巴经济正逐渐走向松解,国际社会正密切注视着这个因雪茄和蔗糖而闻名的加勒比岛国的走向。

古巴式“更新生产模式”

实际上,在卡斯特罗执政时期,古巴已有变动。

1992年,古巴政府修改了外资法,放宽了对外资的限制。同年7月,古巴修改宪法,规定合资企业是古巴经济中的一种所有制形式。随后,古巴政府又向个体和合资企业开放了135个行业;将原有国营农场或农业企业转为合作社性质的“合作生产基层组织”;将包括糖业在内的所有生产部门都向外资开放;建立了一批自由贸易区,并开始进行国有企业管理体制的改革。

但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和21世纪初,古巴基本上没有出台新的改革措施,反而加大了对小农出售农产品、企业自主权、个体户经营的种种限制。真正的改革还是在劳尔·卡斯特罗上台执政才开始。劳尔·卡斯特罗有句名言:“要芸豆不要大炮”。

“我们叫做改革开放,越南叫做革新开放。古巴不叫经济改革,古巴叫做更新生产模式。但是我认为古巴做的就是经济改革。2011年4月,古巴召开了古共第六次代表大会,这对古巴党和国家来说意义是极为重大的,因为上一次召开还是1997年,大会通过关于经济和社会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可以说是今后5年经济和社会指导。文件的内容强调古巴以公有制为主,也强调市场的因素。”知名古巴问题专家、社科院研究员徐世澄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

“劳尔有一个三步走计划,要差不多到2015年,才能看得比较明晰些。对于大多数古巴人来说,他们真的需要一些改变。这个岛国的生活水平近几年来几乎没有任何改进。”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ofLeeds)拉美研究中心副主任曼努埃尔·巴尔西亚博士(ManuelBarcia)告诉时代周报,“相比于中国和越南进行的改革,古巴的变化是非常有限的。中小工商业的正常发展空间有限。”

徐世澄介绍,古巴改革包括精简国有部门包括国家机关和国有企业,“按照劳尔最早的要求是精简50万人”。原来时间规划是半年,后来变成5年。古巴还没有什么中小企业,个体经营就是修理手表、理发、照相店、手工艺品小商店和唱片店,餐饮是最主要的。

“现在古巴个体户有38万,数字在不断增加。还有就是承包土地,古巴的农地很多是闲置的,没有人耕种,古巴还要花十多亿美元进口粮食,劳尔允许个体农民和合作社来承包那些闲置和没有耕种的农地,但从实际情况来说,对农业生产的提高成效不大。”徐世澄表示。

“古巴现在就好像刚改革开放的深圳,刚开始出现一些小生意者和个体户,卖一些小手工业品,开个饭馆什么的。”中国青年妥聚龙曾在古巴呆过一点时间,他对时代周报感慨。

徐世澄分析:“以前古巴商品都是低于成本价来供应,现在取消了这些供应,比如大米和香烟。古巴原来规定每家每户不管抽烟不抽烟,一律供应4包香烟,现在就没有了。但是问题也出来了,古巴2/3的家庭没有外汇收入,但是很多东西需要外汇券来买。市场商品出售的价格可能比原来计划供应高5-10倍,比如牙膏。此外,古巴人还是不能随便出国,需要单位批准。”

世界糖罐曾无糖出口

可以说,古巴的改革是一种求变的努力,因为在这之前,它经历了长期的“特殊的”不景气阶段。

“特殊时期”,指的是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古巴经历的长期的经济困难和停滞。在最困难的时候,甚至爆出过哈瓦那动物园的动物被偷偷吃掉的新闻。

自古巴与美国交恶以后,苏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古巴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但是苏联的解体以及美国的禁运令对古巴的经济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因为古巴经济高度依赖于苏联的帮助及其销售市场。比如,苏联高价购买古巴的糖并且向它低价出售石油。

1992年古巴与前华约集团国家的物品交换量仅占1989年的7%。与此同时,古巴国内生产总值滑落至同比的35%,人均收入下降为39%。

由于石油和生产器材的短缺,古巴农业曾一度衰竭。断电的情况时常出现,经常一停电就是16个小时。等公共汽车可能要花3个小时,饥饿和粮食短缺曾为普遍现象,1989年,平均每个古巴人还能获得3052卡热量的食物,到1993年降为2099卡了。幸运的是,古巴未发生大规模的饥荒。

徐世澄还谈起一段往事:“古巴曾经被称为‘世界糖罐’,著名的格瓦拉来中国两次,一次是以古巴银行行长的身份,一次是工业部部长的身份,他参观广东的糖厂,感到比古巴落后不少。因为上世纪60年代初古巴革命刚胜利时,古巴的工厂还很先进,机器设备都是美国的,一年糖产量达到六七百万吨。”

“苏联解体后,古巴原油产量很低,没有燃料的情况下,工厂无法开工,糖产量急剧下落。目前,古巴现在只有100万吨,勉强满足本国需要。前几年国际市场糖价很低,古巴政府觉得种糖不合算,糖厂关了一半,原来的技术人员都干别的了。最近两三年世界糖价又上涨了,古巴政府又希望增加糖的生产量。不过糖的生产还是上不去。”徐世澄说道。

经济困难下的求存

“古巴长期的经济停滞有内部和外部的原因,从外部来说,自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约翰·肯尼迪政府开始制裁古巴以来,庞大的美国主导下的世界经济体系,对于古巴来说是不可接触的,比如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无法正常和古巴开展联系。古巴只能获得一些短期贷款,却有着极高的利息。这种状况加剧了古巴的经济衰退。”巴尔西亚认为美国的制裁对古巴经济困境也应负很大的责任。

其实,这里反映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古巴真正要走向改革开放和发展市场经济,美古关系的正常化是不可获取的。事实上,有不愿具名的学者私下底向时代周报表示:“中古贸易,互补性存在问题,现在中古贸易是19亿美元,中国出口12亿,古巴严重逆差。古巴实际没什么可以出口给中国,除了糖就是镍矿,即使是糖,考虑到路途遥远,成本也很可观,现在中国自己制糖业的生产水平也远远高于古巴。至于镍,古巴不是很愿意卖。”

英国《金融时报》也评论,古巴事实上面临两个禁令。第一个被古巴人称为“内部禁令”:对私人企业的厌恶摧毁了古巴经济。第二个则是美国的经济封锁禁令。

现在的古巴,几乎没有什么工业,这让很多希望从私有化经济开门后发财的人感到困惑。妥聚龙透露:“古巴开放以后,人只能做点最基本的小生意,大了都没法做。那里的工厂包括糖厂都是关的,人们连货源都没有。”

“去年,古巴的经济表现不好,尽管当局又推出了一些新政,希望扭转形势。根据泛拉美经济委员(CEPAL)会公布的数据,古巴是去年拉美经济增长第二低的国家,只有2.5%,仅仅领先于萨尔瓦多。而且,更糟糕的是,根据泛拉美经济委员的预测,2012年也会是糟糕的一年,今年古巴的经济增长也将不会超过3%。”巴尔西亚透露。

考虑到人口的增长,只有2.5%的经济增长意味着古巴的经济几乎处于停滞。除此之外,外债对古巴也是严重的负担。2007年,古巴最后一次公布了其外债,为178亿美元。一些人估计现在的规模应该在210亿美元以上,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50%、一年外汇收入的30%以上。

然而,要发展经济,不得不继续增加外债。古巴在炼油厂、港口、铁路、镍行业和电力等各个领域的建设计划,需要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新贷款。古巴希望中国和委内瑞拉今后几年继续为古巴提供发展贷款。古巴对中国的部分债务,将以委内瑞拉石油作为担保。

古巴经济部长马力诺·穆里罗(MarinoMurillo)在2010年底表示,迫于不断增加的债务和获取新贷款的需求,除了整顿经济以外,政府别无选择。

巴尔西亚评论:“古巴的改革,即使是有限度的,仍然在美国制裁的绞索下开辟了一条迈向私有化经济的先驱道路。改革基本是从2009年开始的,劳尔·卡斯特罗说得很清楚,就是他们不能着急,不能以国家安全为代价。最近他还在古巴全国代表大会的开幕式上重申了这个原则。”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小店经济加速!87城小店联合支持消费券 支付宝:消费券会继续发下去
日本也要“跟风”美国封杀抖音? 八字还没一撇
谁是欧洲经济复苏计划的最大输家?
高考志愿咨询经济有多香?半年暴增200家,旭德教育毛利率超7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