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钢铁企业Ahmsa是如何盈利的?

2012-06-07 05:00:41
成本高、利润低、出口难,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中国的钢铁企业。实际上,全世界都在盯着中国今年的钢铁业前景,关心中国的钢铁业如何转型的问题。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周程施 赖宇航 发自墨西哥城

“我们能有17%-18%的毛利润。”当墨西哥最大的钢铁企业Ahmsa的总裁Alonso Ancira说出这句话时,多少让国内钢铁业人士羡慕。

已经有70年历史的Ahmsa钢铁集团是墨西哥当之无愧的业内巨人,目前有19000名雇员,其粗钢产量占其全国的20%-25%,事实上,这家公司目前情况良好,除了毛利润不低以外,其净利润去年也增长了一倍。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中国钢铁业的困境,成本高、利润低、出口难,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中国的钢铁企业。

自有煤铁矿的优势

从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大概要坐两个小时小型飞机才能抵达Ahmsa钢铁厂所在的北部沙漠地区的蒙克罗瓦(Monclova)。从天上往下看,这里天气酷热,地处荒漠,但是对地质学了解的人一看就明白,这种地表特征正是矿场丰富的表现。而且这里地理上还有另一个优点—离美国很近。

“我们今年的粗钢产量可以达到395万吨,比去年有提高。完成这个产量大概一年需要600万吨铁矿石,我们自己的矿山能供应500万吨,其余100万吨,主要出于特殊的质量需求,会从美国和巴西进口。”Ahmsa的公关负责人Alejandro Garza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同时我们还需要230万吨煤,其中大约30万吨出于特殊要求而进口,其余都是自给。”

Ahmsa钢铁集团拥有La Perla铁矿和Sabinas煤田,西门子公司为Ahmsa提供厚钢板轧机、电弧炉、氧气顶吹转炉等广泛的生产技术设备。该公司正雄心勃勃地计划提高产能到460万吨一年。

与此同时,墨西哥钢材价格不断上涨。今年年初,Ahmsa将冷、热卷价格每吨上调了26美元。如此,墨西哥热卷出厂价格涨至812-882美元/吨,冷卷涨至969美元/吨。

墨西哥的经济前景也被看好,GDP可望在20年内翻一番,人均GDP达到17000美元,2020年预计汽车产量达400万辆。这种良好的宏观经济前景无疑是对钢铁生产的刺激。

“凤凰”跃进

而且,墨西哥人明显对提高产能和升级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和雄心。在工厂里,记者处处可以看到正为Finex项目大兴土木。Finex项目,是全球最新的节能环保冶金技术。Finex在西班牙语里表示“凤凰”(即英语的phoenix),取其浴火重生之意,表明这是一项主要依靠废钢炼钢的技术。

根据介绍,Finex项目由西门子提供全部的冶金设备以及技术,该项目投资约4亿美元,建成后电弧炉年产能将达到120万吨。而目前,该项目已经完成了70%,预计2013年6月建成投产。当Finex项目第二阶段完成后,Ahmsa的粗钢年产能有望增至670万吨这一很惊人的数字。

相比于墨西哥,这项技术在中国的推广并不顺利,中国钢铁协会的人认为主要源于该项目主要用电炉,耗电量颇高,而国内电价让钢企承受不起。

Ahmsa的好日子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能拥有自己的矿场,这让其成本大大地压缩。在国际钢铁业,Ahmsa被认为是全球成本最低的钢铁企业。同时,正如Alonso Ancira所说:“墨西哥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发展钢铁业的适合性。”墨西哥地处南美和美国之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让墨西哥钢材在美国市场有良好的竞争力(虽然这一协定对墨西哥的制造业并不见得有利),同时在地理上获得巴西、美国的优质铁矿石和焦煤的运输成本也大大低于中日韩。

中国钢铁业困境

与墨西哥同行的幸福日子相比,中国钢铁业正面临着全行业性亏损的恐慌。根据媒体披露的信息,从2011年四季度开始,钢企的钢铁主业已开始亏损,12月份吨钢亏损额达到128元。今年1、2月份钢铁行业亏损已经达到28亿元,虽然3月份有可能盈亏持平,但是从一季度来看,全行业亏损无疑。

以至于有人笑称,如今一吨钢铁的利润还不如猪肉。这个苦涩的笑话,也反映出了现在钢铁业最大的困境就是成本高、利润低。

“民营钢铁企业的困难就不必说了,国企也有国企的难。国企要削减成本不像民企那么容易,还有很多摊派性的任务。”某国内钢铁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年的形势是最看不清的一年,也不能够轻易地就下判断说今年就是全年亏损,根据一些最新数据,已经开始扭转了,但是到哪一步还不好说。”一位资深钢铁行业观察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是最关键在于,你不能总是过于依赖国家的宏观调控和经济刺激政策,如果无把握获得国际铁矿石定价权,也只能依靠兼并重组了。”

在第六届冶金技术全球媒体峰会上,西门子股份公司冶金技术部首席执行官Werner Auer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谈道:“兼并重组策略至少在欧洲是获得了成功,我相信在中国也是会取得相应的成效的。中国现在需要做出决策的一个问题是,要不要把那些经济效益低或者生产质量差的企业淘汰。能否在这方面做出正确的决策很关键。”而且刚刚从中国回来的Werner Auer不认为中国有太多大型钢企,相反他认为中国有太多的小型钢企。在谈到中国钢铁的合理产值应该在多少这个问题时,这位西门子高管兼资深冶金技术专家表示,应该从提升钢铁质量这方面来考虑,如果中国钢铁产业能够提供所有中国汽车制造业所需要的钢材的话,中国钢铁业的市场会非常大,一哄而上不注重质量,只会导致产能过剩。

实际上,全世界都在盯着中国今年的钢铁业前景。世界知名的钢铁行业媒体《Metal Bulletin》的编辑Richard Barrett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现在其实最关心的就是中国的钢铁业如何转型的问题。他们的未来战略如何,是否要走外向型道路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铁矿石“妖风” 钢铁厂遇困
钢铁侠马斯克回来了!特斯拉股价暴涨86%,市值突破1600亿
基建发力暖寒冬 钢铁水泥“涨”声一片
美国征收钢铁、铝重税,对中国经济影响几何?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