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噪修宪 日本右翼大起底

2009-10-29 00:05:43
      尽管朝鲜核试验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周时间,但在日本国内所引起的冲击波却远未平息,用《朝鲜日报》的话说,“日本觉得自己很受伤”,这也让日本右翼势力获得了绝佳的表演机会。他们通过各种研讨会、调查会以及记者会等形式,表达自己“对国家前途的无比忧虑”,强调从“专守防卫”到“先发制人”的战略转变,成了他们的“口头禅”。
      人们不禁要问,日本右翼全然不顾日本和平宪法存在的种种离奇言论,到底要将日本引向何方,会主宰日本政坛吗?
谁是日本右翼
      日本右翼似乎是一个让人十分困惑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屏对记者指出:“这个问题在日本也众说纷纭,至今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界定。”日本学者松本建一也认为:“给右翼下定义实际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日本学者津久井龙雄则认为:“右翼本来是一种爱国精神,是尊重祖国历史与传统并引以为豪的精神。”这与日本著名的右翼作家,剖腹自杀的三岛由纪夫在1963年出版的《林房雄论》中的观点极为相似。三岛由纪夫在书中写道:“所谓右翼不是思想问题,它纯粹是个感情问题。”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陈云教授在日本留学多年,对日本社会也多有观察。她对记者指出,日本右翼其实是日本“未完成转型的民族主义”的一种反映,然而却构成复杂,但总体可分为四类:
      一是战后复归的“战前党人”、“战前官僚”及传承了其衣钵的政治家们。如鸠山一郎(现民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之祖父)内阁(反吉田派战前党人)和岸信介内阁(反吉田派战前官僚)。目前,日本自民党的派系中继承“战前党人”、“战前官僚”衣钵的“后起之秀”不在少数,在日本政坛基本以“保守派”的面貌出现。
      二是民族主义思想者:主体是学者、知识分子。他们是精神上的“贵族”,对战后日本“半主权国家”的现状不满。代表人物:三岛由纪夫、石原慎太郎等。前者以自杀带给日本社会巨大的震撼,后者活跃在当今日本政坛(东京都知事),由于行政手段到位,人气很旺。但是一些“右翼”发言常常引发争议,是“焦躁者”的代表。
      三是民间的“右翼”:战争老兵、遗族会,以及朦胧地希望精神上有所追求的日本民众中的“异类”分子组织。如东京的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该组织于1978年在钓鱼岛上建造了灯塔,以后多次登岛宣示“主权”。还有一个著名的“右翼”团体是“自由主义史观研究会”,正是它编纂了引起中国、韩国等强烈抗议的《新编历史教科书》。
      四是“国民意识保守化”的一部分日本国民。他们的影响力实际上是最大的,在民主化体制下,作为日本民主主义土壤,直接或间接地选举产生了一些右翼议员和阁僚,这也是他们存在的一个证据,且人数众多,对日本政坛影响巨大。  
影响日本政局
      不过,日本右翼的成分却极为复杂,所以他们的理念也各不相同,但在思想、主张方面也有着一些内在的联系和诸多的共同特征。对此,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定平教授指出,这其中的核心是右翼对待历史问题:“他们从不承认有侵略历史,声称战争是为了帮助亚洲人民,对历史进行篡改和美化。” 
      其实,日本否定侵略历史的行径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60年代以来每年都有日本政要参拜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70年代就有日本拍摄的《啊,海军》、《山本五十六》等影片为侵略战犯招魂;80年代以后更不断有石原慎太郎一类的日本右翼政客为日本侵略历史翻案的叫嚣。
      日本右翼不单公然要篡改历史,否定一切对军国日本的指控,还反指亚洲国家“捏造”了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战争暴行,是在诋毁皇军、诬蔑日本,目的在于阻碍日本成为一个普通国家。目前,右翼在日本已成为一股重要的政治势力,右翼也影响了日本政治人物的行动。
      对此,王屏研究员指出:“日本右翼不仅在日本政府制定内外政策的过程中发挥影响作用,而且其大量的活动与宣传为日本政治右倾化提供了温床。”如1982年当日本政府答应修改教科书中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部分时就遭到右翼势力的坚决反对。在中国、韩国对此进行批评时,右翼势力说这是“干涉内政”。
      其实,日本政治家一再发出“错误言论”,其目的就是为了讨好右翼势力及保守势力,特别是从右翼组织方面拉选票。据统计,光右翼组织“历史研究委员会”就由自民党105位议员组成,其中众议员76名,参议员29名。“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也有国会议员204名,包括了自民党(184人)、新进党(13人)、太阳党(4人)。值得注意的是,前首相小渊惠三、森喜朗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发起人。此外,各地方的右翼组织中也有政界人士,如“日本会议”大阪分会中有众议员11人,府和市议员27人。政界人士组织或参加右翼组织,利用国家机器,鼓吹右翼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怂恿了右翼势力的膨胀。
      不仅如此,王屏研究员还对记者指出,日本右翼组织除促成日本政治右倾化外,右翼势力的大手笔就是推动“改宪”进程的快速发展。
      尤其,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日本改宪的步伐加快,首先是在1992年6月通过了“PKO法案”,实现了向海外派兵的愿望;“9·11”之后又通过了“反恐怖三法案”,在“集体自卫权”上向前跨越一步;其实,右翼势力所追求的目标—改宪、拥有正规军、享有集体自卫权等—在自民党政权下正逐步实现。
      不仅如此,右翼人士还一直对日本的外交政策耿耿于怀,认为日本现在的“追随外交”只能使日本偏离“伟大国家的航道”,从而使日本成为美国不折不扣的“附庸国”。对此,石原慎太郎就声称日本宪法不过是占领军宪法,或者根本就是“麦克阿瑟宪法”,所以这种“不正常的状况”必须迅速扭转。而军界也有人认为,在“外国强加的宪法”的情况下,日本如果没有进攻能力(包括先发制人)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国家,因此也表达了强烈的修宪愿望。
      这样,人们就发现,日本右翼一方面反华而极力歪曲历史;另一方面又大肆反美,企图摆脱日本政治的“战后体制”。可以说,在对美和对中外交上,日本右翼执行的是左右开弓“两个拳头打人”的政策。有分析人士指出:“这自然对日本的未来构成了威胁。”
不能夸大右翼影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右翼对日本政坛的影响也不能被过分夸大,而应该客观地评价。陈云教授对记者指出,经历经济高速增长期后,日本自称有“1亿人的中产阶级”,因此它是一个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左翼和右翼思潮都不是主流,因此对日本政坛的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
      对此,王屏研究员也认为,纯粹的右翼组织作为社会底层组织,起到一个土壤的作用,而真正危险的是右翼政治家,他们才是真正可怕的,因为他们掌握国家政权并且有一定的思想。

3个抹杀历史的“极右”典型
    真正能够代表日本右翼思想的有三个人物:
    小林善纪:漫画颠倒黑白
    达到登峰造极的是一个叫小林善纪的漫画家。他利用图文并茂的《战争论》,不仅向日本年轻一代推销“傲骨精神”,更通过替“二战”皇军和日本喊冤,利用极端煽情的画面,激发他们仇视反战的言论。比如,日军在中国实施残忍的“三光政策”,小林反驳说,日军一贯忠实执行“不杀、不烧、不抢”的“三戒”,何来这些残暴的罪行?小林更直接称皇军为真正的战争“英雄”、因为他们是为驱逐白人、解放亚洲而捐躯的。他还不顾历史事实,否定《开罗宣言》的存在。他认为,“一个中国的主张只是建立在一个空中楼阁上”,也就是说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中西辉正:歪曲反省意识
    活跃在学术界的则是京都大学右翼教授中西辉正。以他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分子对历史事实公然进行歪曲,一再出台歪曲美化战争的历史教科书,他们自己说是为了提高日本人民的“国家自豪感”。中西辉正还把日本对过去的侵略历史进行反省说成是“民族自虐”。他认为“会使日本民族被贴上残忍民族的标签”,从而“损害日本国家和民族的名誉”,也“使日本民族产生自卑感”,所以这种“自虐史观”必须停止。
    奥野诚亮:公然美化侵略
    而前内阁大臣奥野诚亮,无论在经历还是在影响上都算得上是这股势力中极富代表性的“老右翼”。1972年奥野出任田中改造内阁的文部大臣。在任时他曾大胆提出“新大学法”等教育改革方针,主张学校应有挂国旗和唱《君之代》歌的义务。1987年任国土厅长官,在任职期间他又以内阁大臣的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公开为日本侵略战争翻案,称“日本是为保卫国家安全而发动战争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日本终于开启“认真模式”,“V字型复苏”仍困难重重
华人眼中的日本抗疫:日本人发烧还坚持上班呢!
“现在,体育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日本奥运延期损失或达700亿美元
奥运延期后遗症:日本GDP或下滑1.4%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