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渭渠何成“夺命渠”

2019-08-14 17:57:17
短短20天时间,引渭渠咸阳段水域连续发现16具尸体。

本报记者 杜光利 发自陕西咸阳

冰冷湍急的渭水,在宽阔的人工渠里一路奔流,饥渴的关中大地向它敞开了怀抱。在长达170多公里的总干渠两侧,绵延着291万亩的富饶土地,这就是陕西第一大灌区的景象。

最近,宝鸡峡引渭渠这条关中平原农业大动脉,以一种让人意外的方式被世人得知。

从3月底到4月19日,短短20天时间,引渭渠咸阳段水域连续发现16具尸体,截至目前,仍有11具尸体身份未明。

在引渭渠咸阳段沿岸村落里,丧亲之痛袭向多户人家。地里的新坟,埋葬着亲人们精疲力竭寻找到的亡者尸骨。

灌区以外的人们也许不会知道,接连不断的悲剧像乌云般笼罩着这里。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被称为“见水见财”的引渭渠,在灌溉、滋养这片土地的同时,也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丧亲家庭自组“打捞队”

4月21日上午,暮春时节,陕西乾县马连镇南田果村,引渭渠畔,成片的苹果树上零星地开着白花。水渠里,不时响起一声蛙鸣。

40岁的姜村镇田晁村村民宋革库,正在他所经过的沟渠里徒然搜索着儿子的遗体。一辆载重工程车,正小心翼翼地从他身旁一座宽约两米没有护栏的便桥上经过。

水渠边,是尚未硬化的简易公路,仅能容一辆农用车通过。在这段水渠上,每隔500米,都有一座光秃秃的便桥。许多便桥,已成为危桥,有的已坍塌。在引渭渠上,共有5100多座便桥;其中,30%为危桥。

顺着引渭渠一路搜寻儿子遗体的宋革库,在经过马连镇南田果村边一座水闸时,看到了一个被桥墩拦住的编织袋,编织袋破损处露出一截招惹苍蝇的腐尸。

宋革库心头一紧,赶紧拨打“110”。最终,编织袋内的东西被证实为是一头死猪。宋革库抱着头慢慢蹲下身子,黯然神伤。

4月8日上午,15岁的小儿子宋特,在庙会上对着正在卖水果的父亲宋革库喊了一声“爸,同学叫我去他家里玩”,一转身,就消失在附近的水渠里。

宋特的两个女同学,眼看着他的头发在水流湍急的沟渠上打着几个旋,就沉入浑浊的水中。

宋革库得知消息后昏头昏脑地冲到水渠边,有人帮他在腰间绑上绳索。他跳下水渠,但在湍急的渠水冲击下,他徒劳地在水中沉浮了一会,就被人们硬拽了上来。

约一小时后,当地派出所一名民警赶到,随后,4名消防队员也拿着两卷绳索赶到。望着湍急的水流,大家束手无策,两个小时后,民警和消防队员先后离开。

村民们弄来一副门板,买来轮胎,绑扎成一个简易的筏子。

宋革库和村民们轮流站在被岸上的人用绳索拽着的筏子上,在附近约3公里长的水域里,往返不断地搜寻失踪的孩子。

每次从筏子里爬上岸来时,宋革库都疲倦得无法站立。和儿子一样,从一个鲜活的生命变为一个冰冷的死亡数据的,还有附近另外3户人家的亲人。他们,也在水流湍急的引渭渠上打捞着亲人的遗体。有的人家为此已花费3万多元。

宋革库的两个弟弟从广东乘飞机赶回,加入到搜救侄子的队伍里。当宋家打电话向当地媒体求助时,外界才感受到引渭渠的可怖之处。

4户面临不幸的人家,组成一个联合“打捞队”,每天从早到晚,和100多个前来帮忙的亲友、乡邻气喘吁吁地奔忙在10多公里长的渠道上。

与往年不同的是,因为冬春连灌,今年引渭渠的行水时间很长。

暮春的阳光照耀下,宽10多米、深约3米的浑浊水流,昼夜不停地奔流着,水面下的一切看不清楚,人们仍疯了一样地一遍遍地寻找落水者。

一具两具十六具

“我没想到,这事会落在我儿子身上。”43岁的南田果村村民黄党国提起独子黄月阳的溺亡,浑身打起哆嗦。

3月19日晚7时30分,15岁的黄月阳在屋里看电视,厨房里飘来奶奶刚做好的晚餐的香味。他一边喊着奶奶、叔叔到屋里看电视,一边和表弟从后门走了出去。

距离后门15米处,就是引渭渠。走在前面的黄月阳,不知怎么回事就掉进了水渠里。

叔叔黄党红听到呼救声,赶到岸边,只见黄月阳半个身子浮在水面,两手不停地扑打。不会游泳的他,扑进水中,还没来得及靠近,黄月阳就沉入水面,“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

在外打工的黄党国夫妇,连夜回家。次日,上百名村民赶来帮忙打捞。黄家自制了打捞工具,还用上了花了几千元从北京买来的水下探测仪。

一连20天,黄家人找遍了引渭渠这一段水域内的每个道闸口、每一座桥墩,依然一无所获。

在这个联合“打捞队”中,乾县临平镇龙塘口村祝腊荣,也在搜寻落水的年过六旬的父亲。

3月30日上午,祝父祝建军独自去地里干活未归,家人判断,他可能失足跌入渠中。

距南田果村不到10公里的武功县贞元镇西川村,在4月7日这天下午,9岁的女孩王晴在引渭渠旁洗脚时滑入水里。

父亲王永柱闻讯赶来时,看到的只有女儿留在渠岸上的鞋子。

打捞女儿遗体的间隙里,王永柱看着存在手机上的女儿照片,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女儿的面容,被永久地定格在手机里,微笑着看着伤心欲绝的父亲。

4月9日上午,“打捞队”在礼泉县史德镇引渭渠中发现一具男尸,黄党国一家人从衣服上辨认出这是黄月阳。此时,距黄月阳落水那天已整整21天。

4月10日早上,宋革库听说礼泉县史德镇境内引渭渠发现一具男尸,立即飞奔至15公里外的地方。见男尸左臂上文有一“龙”字,宋革库明白,这不是他的儿子,但他还是将遗体打捞上来。

当日下午,“打捞队”又在附近捞起一具成年女尸,因无法辨明死者身份,他们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

在南田果村引渭渠一带,宋革库、祝腊荣、王永柱和他们的亲属,聚集在一起,轮换着用自制的筏子下水捞人。他们大腿肿胀,身上的皮肤被晒得蜕皮,但亲人的遗体依然没有找到,他们吃不下睡不着,无法停下艰难的搜寻。

4月14日上午11时,“打捞队”在乾县大王镇干渠一水站挡板处,发现一具男尸,经辨认,这并非他们正在寻找的亲人。

这时,大家看到渠边贴的一个“寻尸启事”,就按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当天,死者亲属找来了。

据称,这位死者是4月6日在扶风县境内不慎落入引渭渠的,亲属打捞多日,一直没有找到下落。

宋革库、祝腊荣、王永柱坐不住,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宝鸡峡引渭灌溉管理局(下称“宝鸡峡管理局”)能将水暂时停掉,让他们尽快找到亲人的尸体。

之前,他们曾托人说情,但宝鸡峡管理局有关人员表示,即便停水,水位也要经过两天才能降下来,对落水者意义不大;而且,按惯例抗旱紧张时期不会停水,而他们对死者也不负有责任。

4月15日,引渭渠咸阳段水位开始下降。当天,宋革库突然发现,儿子宋特就沉在离出事地点100米远的水底:这个身高1.76米的男孩,脸埋在泥里,衣兜里还装着父亲给他买的新手机。

次日上午,王晴的遗体被找到;下午,祝建军的遗体在乾县大王镇北昌抽水站被发现。至此,4家联合“打捞队”成员的落水亲属全部找到。

据统计,从3月底到4月19日,乾县、礼泉、咸阳市秦都区村民以及警方,先后从引渭渠中打捞出16具尸体。

督导组赴关中12大灌区排险

引渭渠,顾名思义,引渭河之水灌溉渭北平原,是宝鸡峡灌区的核心水利工程。

工程于1958年11月开始勘测设计并动工兴建,13年后竣工通水,设计引水流量每秒50立方米。

目前,宝鸡峡引渭灌区共有两条总干渠和4条干渠,长412.6公里;支渠78条,长689.4公里,灌溉面积291.56万亩,其中240万亩在咸阳境内。宝鸡峡管理局是一个公益性单位,负责对灌区的统一管理。

当年,水渠距村庄较远,随着人口增加,村民所建住房离水渠越来越近,加上当地将渠堤建成公路,在人流量和车流量增加的前提下,以前设计的便桥愈发显得狭窄,安全隐患由此凸显。

而引渭渠咸阳段的各县在通村公路施工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引渭渠通过的武功、乾县、礼泉、秦都等县区,只用混凝土做了路面,安全防护设施一概没有。

宝鸡峡管理局工程科的一位专家介绍,宝鸡峡引渭灌溉工程绝大部分修建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受当时历史条件限制,所有的渠道全部为开敞式的。

渠上5100多个便桥,如今30%属危桥,当年工程设计理念上的瑕疵,使这些渠、桥无任何安全防护措施。

流经的镇村旁的干渠,到了汛期,又变成排洪渠,更是一个危险四伏、不允许有丝毫闪失发生的地方。干渠的护坡用水泥板砌成,人一旦掉入水中,即使能侥幸游到渠边,也无法抓住任何可救命的东西逃生。

近年来,农村村级道路建设中,许多村组将渠岸和工程保护范围作为乡村道路,那些要走近引渭渠的人,为之付出了代价。

南田果村紧邻干渠,在村民的记忆中,近五六年里,村里已有十五六名村民落水丧命。

近日,陕西省关中12大灌区正在省水利厅部署下,紧急摸排各灌区危险渠段、桥梁,并制定安全防护方案,经论证审查后,争取多方资金,逐步为这些危险区段安装安全防护措施。

4月24日上午,陕西省水利厅灌区行水安全督导组赴关中12大灌区,督导各灌区管理单位沿渠统一设置安全警示,加强渠道行水安全巡护等。

同时,陕西省水利厅日前研究决定,立即启动渠道安全防护规划编制工作,要求各灌区在26日前进行排查摸清易出事地段、险工险段,并提交安全防护方案。

宝鸡管理局局长王辉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经详细测算,需对1100公里长断面宽、水量大的干支渠、6座水库和2073座桥梁进行防护,渠道根据城区、村庄、偏远等不同地段划设不同防护标准,分别使用防护栏、树木或防护网进行安全防护。目前该方案正在细化,随后将上报上级主管部门。

据陕西省水利厅农村水利基本建设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此次督导组副组长李坤介绍,关中12大灌区的干支渠总长超过4800公里,全部加装护栏需多少资金没有人详细计算过,但数量惊人。



那些被草率掩埋的遗体

本报记者 杜光利 发自陕西咸阳

引渭渠咸阳段成为“夺命渠”,为何这么多人死于非命?

事实上,引渭渠几乎每年都会有溺水身亡者,但还未出现过最近如此集中的溺水事件。由于引渭渠流经多个县区,而出事地段又是在下游,寻找遇难者遗体有一定难度。一些有经验的当地村民说,一般情况下,身上没有衣服的尸体是从上游冲下来的,而有衣服的尸体都是从附近掉入渠水的。

女尸系在摩托车后拖着走

据当地媒体报道,对已发现的16具尸体,经过民警现场勘查,证实皆无他杀迹象,多为不慎失足坠落溺亡。

对此,当地不少人表示困惑:对一些高度腐烂,或者长时间浸泡在水渠中变形的尸体,民警凭什么这么草率地“排除他杀”?

“有的民警对待无名尸体太草率了,简直是一种渎职行为。”数天里,看到对捞上岸尸体的处置方式,针对一些警务人员办案程序不规范,当地人议论纷纷。

多位目击者称,办案民警大多来自基层派出所,一般是来两个,他们很少动手打捞,对于现场无人认领的尸体,他们大多拍个照,登记一下,“手都不动一下”,便找附近的村民,付给三五百元钱,就地挖坑掩埋。

在引渭渠边,一位派出所民警解释,排除他杀,是因为尸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凡是无名尸体,只要排除他杀,考虑到尸体腐败程度及无法对尸体进行火化的实际情况,一律就地掩埋。

一目击者称,遇到高度腐败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办案民警快速拍了照,马上退到远处,让村民赶快掩埋。

4月10日下午,在乾县、礼泉交界处,多位在场村民看到,在拿到500元后,一村民用绳子缚住一具成年女尸的双脚,绳子另一端系在摩托车上,然后发动摩托车将女尸拖到附近,埋在一个土坑里。

见此情景,人们目瞪口呆,不少人吓得躲回家中。

无名尸体下葬后被刨出拖走

4月14日,乾县一位村民来到礼泉县公安局,他怀疑埋于史德镇引渭渠旁的一具尸体是自己的亲人。接待他的民警只能提供尸体的照片,村民难以辨认,民警就让他把那具尸体刨出来,提取人身识别检材。

家在引渭渠边的几位村民透露,有的引渭渠闸口发现尸体后,值班人员发现了既不报警,也不通过桥墩上的“寻人启事”联系尸主,而是偷偷打开闸门,将尸体放到下游。据说,这是因为有的民警私下让他这样做,为的是避开“麻烦”。

而埋在沿岸的无名尸体,则面临着丢失的可能。近日,乾县南田果村的几位村民向当地派出所民警反映,4月初,在村边的闸口发现的一具年轻裸体女尸在民警安排下,掩埋在渠对岸的一棵树旁,但次日早上,有人开着一辆三轮摩托车,称是尸主,将女尸刨了出来,装上运走。

但民警确认,刨走女尸的人并未到派出所办理认领和注销户口的证明,此事后来不了了之。村民怀疑,这可能系盗女尸配阴婚的人所为。

公安机关象征性地履行下程序,看到无名尸体没有明显外伤,就可断定不是他杀吗?如果是被人投入水中淹死或毒死,以及,其他涉案尸体,岂不是成了坏人的一种“抛尸圣地”?关心引渭渠事件的一些人士提出质疑。

当地村民称,法医在对尸体进行勘察后,即使排除他杀可能,也仅是一个初步结论,警方对尸体采集相关信息,做了登记,下一步就是发告示,寻找尸源。“如果能找到尸源,才能确定死亡原因”。

“当天发现(无名尸)当天掩埋,不千方百计查清尸源,尽力给死者家属最后一次告别机会,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更是不人性的做法。”上述人士评价道。

目前,咸阳市公安局已向各县区公安机关下发通知,要求限期逐一查明在引渭渠中溺水身亡者的尸源及死亡原因。

但是,时代周报记者向咸阳市有关县区公安机关询问此类数据时,对方未给予明确答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陕西辖区小额速调机制正式落地
【财经一分钟】陕西市监局:未听说“要求全省4S店退金融服务费”;视觉中国涨停
大禹节水投资埃及水利项目 预计获利润1.4亿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