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微博的官员火了

2012-03-08 03:43:33

本报记者 洪若琳 发自长沙张家界

“当官的”是什么样子?以前,老百姓只能在报纸上、在电视上,看到他们在开会、在讲话、在埋头做笔记、或者在走路,姿势都出奇的相似。经常要通过会议桌面上一个小小的名牌,才能将那个每天都听到的父母官的名字和他的样貌对上号。

不过现在,部分官员提供了一种新的途径让老百姓便于认识他们了,要找他们,到微博上去。你可以指名道姓地叫他们,可以转发评论,可以发私信。

最近,湖南省张家界市的市委常委兼纪委书记汪业元,就做了一件“出格”的事情,他不只开了微博,还在微博上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办公地址,表示对群众要求来者不拒。

汪业元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公布的第一天,有接近500个电话打进来。就像流水一样。”

开博原因各异

要说起来,龚厚钦应该算是张家界第一个实名公开自己联系方式的官员。

在任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一职之前,龚厚钦是公安局特警队的副队长,因为破案能力强,多次获得全国性的殊荣。“1999年公安部英模代表大会,我去了,那时候王立军也在那个会上。”1995年的时候,他索性印了一盒名片,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电话和BP机号,背面印上“有困难,请找我”,分发给路人。

现在,他也有实名微博,因为实名举报市长一事,认识他的人不少。不过,更早之前,他更多的是出现在张家界的公众论坛上。“在签名档那里,我写了两个手机号码,承诺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因为龚厚钦在论坛上说自己是城管局副局长,一开始招来不少骂声,不过慢慢地解释就好了。“那些质疑的人说这说那的,我说你们去查,如果有,我就从天门山跳下去。”

像龚厚钦这样实名微博的官员,透露自己真性情的一面,基本可以算是实名微博官员的共同特点了。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替民工维权的过程当中,激愤之下直接在微博指责长沙县委书记不关注民生,甚至用上“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等激烈言辞。对时事毫不留情地针砭时弊,也是他的特色之一。

越来越多的官员加入了实名微博的行列,2011年排行第一、头衔最大的微博官员当属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蔡奇。此次汪业元在微博公开手机号码,蔡奇也通过微博向其隔空传话,称汪业元“在微博上公开承诺是个大胆尝试,表示赞赏和支持”!

微博官员的火热程度甚至影响到了对岸的香港。3月初,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的三名候选人,唐英年、梁振英和何俊仁,纷纷在内地开通微博,为选举造势。

据武汉大学发布的《2011年政务微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现在全国公务人员ID用户已经多达数千名,区域排名前十位分别是浙江、黑龙江、北京、四川、山东、甘肃、广东、河北、新疆、湖南。

纪委书记隔空挺副局长

汪业元是2月23日首次在微博上公开手机号码的,直到3月5日晚上的9时半,他才能够抽出时间接受记者的采访。“我不想出风头,不想当主角,但是如果连记者来到我办公室都被拒绝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

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来,里面有3000个熟人的手机号码,因为自公布手机号码以来,陌生号码一下子涌进来,汪业元在微博上表示,自己采取不接听外地号码、只回复短信的方式和来电者沟通。“如果是熟人,我都有存名字,可以接听。”

在通讯记录当中,一天下来未接来电数不胜数,短信更是爆棚。记者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都给他发了短信,广东、福建、广西、江西……部分是反映问题的,更多的是发短信来给他加油鼓气的。

“短信我是一定会回的,可能有时候在开会回复不了,但开完会我就会回。”汪业元说。“问题比较复杂的,我就让他们给我发邮件,我下班以后一一回复,能在自己部门解决的,就转发给我的同事们,等于就变成正式的公务了。”

事情要从2月23日说起,张家界市在当天开展创先争优公开承诺大会,会上要求10位市委常委要向社会公开“亮身份、亮承诺、亮形象”,通过当地报纸、电视台,作公开承诺,做1500字左右的公开综述,形式不限,内容不限。

会上公布的内容,汪咨询了同事意见,一共改了三稿。当天做公开承诺的10位市委常委领导,只有汪一个人公开了手机号码。

但这还不算,之后,他又把500字的公开承诺书精华版全部传上微博,这个决定没有咨询任何人。“是他发到微博上我才知道的,我说这怎么得了啊!”汪的同事忍不住说。

但质疑的声音也不少,有人认为汪业元作秀,在微博上一竿子打翻所有官员,质问他的意图。汪业元转发回复,“他们骂我,真快乐了,我更高兴。”

汪业元心直口快,接受采访时,在一旁陪同的干部有时候也忍不住为他的直言捏一把汗。

比如,说起在张家界官场极富争议的龚厚钦,汪业元就显得毫不避讳。

龚厚钦是张家界市城管局的副局长,去年他实名举报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涉嫌染指重大工程招标,一时引起哗然。

该案一审龚厚钦败诉,现在正在二审阶段,仍未有定论。但龚厚钦自己也坦言,现在的张家界官场,对他都有唯恐避之不及的氛围。不少当地官员也坦言,为了避嫌,和龚厚钦的交流,都要选择在有两人以上的公开场合进行。

微博上,有网友提起此事,向汪业元提问,你是纪委书记,龚厚钦的事情怎么不管?汪业元解释,市长赵小明的级别并不在他的职权范围内。

但汪业元却愿意和记者聊聊龚厚钦。“他敢于监督敢于牺牲自我,能够在体制内外都敢作敢为,我觉得党内需要这样的人,他需要受到保护。”汪业元如此评价龚厚钦。

龚厚钦最近都自觉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和汪业元的交集更是本来就少之又少,但汪业元在微博上公布手机号码一事,还是让他激动了。

他随后在自己的微博上也公开转发了有关汪业元的新闻,措辞简单,表示支持。“不仅仅是眼前一亮,还有心头一热,其实我和他平常接触挺少的,但看到他的微博实名公开,我觉得是对我无形无声的支持。”和时代周报记者说起此事时,龚厚钦难掩兴奋。

出名的烦恼

陆群现在不怎么接受记者采访了,因为太“出名”,媒体将焦点放在他身上,他原本替民工维权一事反而没有什么进展。

集中在2011年底的一轮大规模的报道,让陆群的处境有点尴尬,“刚开始很多人都支持我,领导找我谈话也都是出于个人关心的原因。”不过后来情况在慢慢变化,和媒体关系熟络的他,关注度逐渐上升的同时,也收到了不少责难的声音。

有媒体把他在饭桌上的带有个人色彩的发言,未经他本人同意就收录在新闻中,很快传遍整个长沙市,“现在比以前被动很多了,连单位司机都说我不厚道”。

“不过该说的我还是会继续说,搞禁言是绝对不可以的。”陆群说。

2月28日,湖南省株洲市发布《株洲市党员干部网络行为规范》,对官员设置“上网底线”,包括规定党员干部“不得利用网络对他人进行侮辱、谩骂、亵渎、诽谤等”;未经单位授权,不得擅自公布单位的工作内容和信息。并明确把网络行为表现纳入党员干部考核。陆群对这个规范嗤之以鼻。

在微博公开手机号码之前,因为工作岗位的缘故,汪业元几乎没有与媒体打过交道,不过,最近他也初尝到了“标题党”的滋味。

一篇主标题为《“最透明纪委书记”微博公布手机号》的报道,在网上传播之后,原副标称汪业元不得不遵守社会“潜规则”的字眼被重点提出当成主标题,汪业元苦笑说:“记者原来写的稿子里,全文都没有出现过‘潜规则’一词,我是纪委书记,怎么可以说要遵守‘潜规则’呢?我说的是要支持社会普遍的规则,比如我作为一个体制内的人,我其实是没有勇气去冲破体制的。”

不怕麻烦的官员是少数,更多的是怕麻烦的。

近日湖南省湘潭市政府在《湘潭日报》以及湘潭市政府门户网站上公布了36个市直部门共508名领导干部联系方式,但短短半天后,相关信息就被迅速删除了。据回应,是因为当地部分干部害怕骚扰电话。

现在,汪业元每天起码都要多花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处理电话信息、微博留言、邮件资料,“我这属于加班的一种。”汪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攻陷微博、搞崩QQ,出道19年的周杰伦到底凭啥让粉丝疯狂?
自如疫情期间租金大涨,CEO微博称是“极个例”后秒删
攻陷微博、搞崩QQ,出道19年的周杰伦到底凭啥让粉丝疯狂?
“抗艾滋病药治新冠肺炎”登微博热搜,宾大教授提醒: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