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两下广东

2009-07-10 17:56:52
来源: 时代在线网
1917年,广州护法军政府成立后,孙中山即任张开儒为陆军总长,方声涛为广州卫戍司令。这支入粤滇军在他们的领导下,派兵监督广州有关税收机关,督导其向护法军政府提供财政费用,不遗余力地支援孙中山的各项主张。

1915年至1916年,云南护国第二军征战广东;1922年,云南北伐讨贼军再下广东。两支云南地方军队(俗称滇军)在广东会师后,形成了前后驻军十年之久的“入粤滇军”,在中国近代革命中发挥了积极而独特的作用,书写了光辉的历史,并将广东与云南紧紧连在了一起,被史学家们称誉为“民国史上的奇观”。

“亮剑讨袁”

1915年,袁世凯授意“筹安会”鼓吹帝制,原云南督军蔡锷于11月潜出北京,辗转回到昆明。1223,蔡锷以云南将军唐继尧、巡抚使任可澄的名义致电袁世凯,要求取消帝制,惩办祸首;至25日未获答复,即通电各省宣告独立,并组织护国军,以蔡锷、李烈钧、唐继尧分任第一、二、三军总司令,“亮剑讨袁”。31日,袁世凯对此置若罔闻,宣布将于19161月登基。蔡锷遂率护国第一军入川,李烈钧率护国第二军由桂入粤,唐继尧率护国第三军留守云南,护国运动正式开始。

云南三支护国军中,第一军是主力,在总司令蔡锷的统领下,从昆明经宣威、威宁、毕节开往川边永宁,对叙府、泸州发起进攻。

护国第二军则在总司令李烈钧的率领下,由滇南出广西后直下广东,与蔡锷的第一军形成互为呼应的钳击之势。

云南护国军兴之际,袁世凯一方面慌忙调集精锐部队,由曹锟、张敬尧等人率领入川,对抗蔡锷;另一方面则任命广东第一师师长兼广惠镇守使龙觐光为云南查办使,率部万余人,由广东经广西,挡住护国第二军。

面对龙觐光的来犯,李烈钧和唐继尧商定了对敌之策:由护国第二军张开儒、方声涛两梯团(梯团相当于旅)向广南、富州(今云南富宁县)急驰,正面迎击龙觐光部;并令护国第三军等部,由贵州境内东下,直趋广西百色,打击敌人的侧面,形成“两路夹击,腹背齐攻”的局势。

虽然护国第二军兵员和武器装备明显处于劣势,但方声涛梯团在收复广南县城后,毅然向皈朝挺进;张开儒梯团也正向皈朝转移。李文富派出重兵扑向皈朝,双方于此展开了决定性一战。

护国军虽斗志旺盛,但兵力薄弱,双方相持了八九个昼夜,护国军渐感不支,关键之时,张开儒指挥炮兵连长鲁子材轰击敌人阵地。鲁子材亲自操炮,经过精确瞄准,一炮轰出,居然毫无偏差、准确无误地落进了敌人的炮口,将那门敌炮炸飞。敌人见状,军心大乱。张开儒乘势下令反击,李文富部不支,全线溃逃。护国军攻占皈朝,收复了剥隘。这一天是1916316,是广西宣布独立、通电反袁的第二天,桂军将龙觐光包围在百色。云南护国第三军等部也一路奏凯进入百色打击龙军。这时,在唐继尧的统一指挥下,护国第三军肃清了滇南各县的武装叛乱,收复了一度被叛军占领的个旧、蒙自、建水等地,又兵分三路向红河南岸的逢春岭进军,直捣外犒吾卡和那埂的龙氏封建老巢,至此,滇境乃得安宁。

护国入粤

李烈钧率领的云南护国第二军与第三军和桂军在百色会师后,方声涛梯团经过整军小驻,由百色乘船到达南宁,过梧州,进入广东境内。张开儒梯团则由百色直下广东,挺进三水后,向韶关逼进。当时,韶关由龙觐光的胞弟龙济光部把守。双方在韶关北门外的帽子峰展开激战,护国军几次强攻未果。1916518,张开儒得知帽子峰敌人兵力部署的消息后,亲自选择有利地形,命令炮兵对准敌人阵地要害,连射三炮,全部命中—韶关南门、镇守署和帽子峰的弹药库被炸得火光冲天,敌人死伤了100多人,余者全成惊弓之鸟,无心再战,只得弃城而逃。护国军于次日一举攻克韶关城,取得进入广东后第一役的胜利,后来就有了“张开儒三炮定韶关”之说。

1916316,广西宣布独立的消息传来后,四川前线的护国军大为振奋。就在这一天,蔡锷在大州驿连下六道命令,反击袁军。两天之后,即317,蔡锷下令总攻,奠定了整个护国战争胜利的基础。内外交困的袁世凯不得不于322下令取消“承认帝制案”,但仍然自称“大总统”。蔡锷、李烈钧、唐继尧立即发出通电,不仅不承认袁世凯的总统资格,而且要求审判这个窃国大贼。46,广东宣布独立。58,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等已反袁独立的南方各省建立了统一的政权机关,即设立在广东肇庆的“护国军军务院”,以作为对抗北洋政府的“南方政权”。

随即陕西、湖南、湖北、四川等省相继宣布独立,北洋军阀内部进一步分化。袁世凯无计可施,忧愤成疾,191666,袁世凯在四面楚歌中死于北京。

袁世凯死后,北京政权由段祺瑞出任国务总理。善于投机的龙济光通电表示“服从中央命令”,得到段祺瑞的包庇纵容,被任命为广东巡按使。龙济光乘机密电段祺瑞派兵平定“粤乱”。孙中山历数龙济光之罪恶,指出“粤人恶龙甚于洪水猛兽”,要求“毋以一人之恶,而失粤三千万人心”。李烈钧率部与龙军在清远再次较量,龙济光以彻底失败而告终,最后逃出广东。

护国第二军消灭了龙济光残部,平定了广东全境后,李烈钧因北洋军阀诋毁,离开军职。护国第二军即由张开儒,方声涛指挥,两人分任滇军第三师师长和第四师师长,第三师驻粤北地区,第四师移驻广州及附近地区。这就是滇军首次入粤的由来。

北伐前驱

1917年,广州护法军政府成立后,孙中山即任张开儒为陆军总长,方声涛为广州卫戍司令。这支入粤滇军在他们的领导下,派兵监督广州有关税收机关,督导其向护法军政府提供财政费用,不遗余力地支援孙中山的各项主张,并使桂系、粤系等势力不敢轻举妄动,成为孙中山有生以来第一支最可信赖和最可依靠、也最能就近指挥的革命军队,孙中山一度将北伐的希望寄托在这支云南地方军队的身上。

是年11月,孙中山组织征闽陆海联军,任命深得他信任的方声涛为靖国联军第四军军长,代理援闽军总指挥,后任闽军总司令、孙中山韶关大本营参谋长等职,率北伐东路军进入福建。

护国战争结束后,孙中山以广州为根据地,成立了护法军政府,决心维护临时约法和国会。他把护法的希望寄托于南方各省,尤其是寄托在控制了滇黔等省的云南实力派人物唐继尧的身上。191773,唐继尧发出通电,表示拥护共和讨逆。他以滇黔三省靖国联军总司令的名义,先后组成了“靖国”八个军,入川出陕,直指两湖,引发了持续不断的川滇混战。

1920年底,驻川滇军第一军军长顾品珍竭力反对唐继尧发动的不义战争,宣布“息兵回滇”,率师进发昆明,在驻省内靖国第八军的配合下,宣布倒戈反唐,于次年29日进入昆明。

1922年,孙中山发出北伐号召,要用武力打倒军阀,统一中国。顾品珍积极请愿,“愿为前驱”。孙中山特任顾品珍为云南北伐讨贼军总司令。顾品珍将所属各部编为四路大军,组成了云南北伐军,出师北伐,成为一支率先响应孙中山号召的北伐之师。

然而,黯然离开昆明后流落香港的唐继尧不顾孙中山发出的“制止令”,抗命回滇,破坏北伐。唐继尧伺机袭击,向顾品珍部发起进攻。顾品珍“措手不及”,不幸遇难。广州军政府追赠他为陆军上将。

顾品珍战死后,云南北伐军在副总司令张开儒的率领下一路连战皆捷,受到沿途人民的热烈欢迎与支持,浩浩荡荡地开赴广东。1923114开始进攻广州,驱逐陈炯明叛军,拥护已被陈炯明赶下台的孙中山从上海返回广东,组成北伐大元帅府,这就是滇军第二次入粤的历史功绩。

两支滇军,一次是为护国而来,一次是为北伐而来。北伐滇军为蔡锷护国第一军的底子,与护国第二军征战广东后成为中央直辖的滇军部队,合为一股。因此,两次入粤的滇军实际上是云南第一、第二两支护国军在广东的大会师。

1924324孙中山先生对入粤北伐滇军作了一次《革命成功,国民始得享幸福》的演说。他在演说中指出:“滇军在这两三年中,为什么到广东来呢?说到源起,是由于民国十年,本大元帅到桂林预备北伐。当时顾(品珍)总司令在云南很有志气,很想为国家出力,便把云南的地盘不要,让别人去维持,自己一心一意带了你们这些滇军,跟随本大元帅北伐,去替国家做一番事业……抱这种宗旨去奋斗的军队,才是仁义之师。滇军这次继续顾总司令的志气,为革命而奋斗,费了很大的牺牲,真是仁义之师。”

统一全粤

孙中山总结了几次北伐失败的经验教训,认为只有首先统一广东,才能再行北伐战争。当时在广东的讨贼桂军及粤军许崇智、梁鸿楷,湘军谭延恺等部,计约五万多人。驻粤滇军共两万余人,比之桂军、粤军、湘军各部,无论从人数、装备还是从战斗力上讲,都是一支力量最强大的军队,也是孙中山认为最靠得住的军队。

19234月开始,广州护法军政府以滇军为主力,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先后平定了与北洋军阀早有勾结的桂军第一路军司令沈鸿英的叛军,打败了广东军阀陈炯明的反扑,解除了对广州的威胁。

驻粤滇军在这时也发生了一出令人痛心的悲剧,那就是杨希闽叛变。

杨希闽(1886-1967年)字绍基,云南宾川人,陆军上将。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学员。参加过辛亥昆明“重九起义”、护国战争。19223月,顾品珍战死后,随张开儒进军广东,行至广西桂平,北伐滇军内部改组,被推举为代理总司令。在讨伐陈炯明和沈鸿英叛乱后,成了广东的风云人物。不久杨希闽开始拥兵自重,他把持广州税收,拒绝向广东革命政权提供财政支持,并多次拒不执行广东革命政府的命令,其军队官兵或私设烟馆,或狂嫖乱赌,军纪之败坏为广州人民切齿痛恨,一见到红边帽(滇军军帽边沿为一圈红色),便避之不及。

1925312,孙中山在北京病逝。杨希闽和桂军总司令刘振寰更加肆无忌惮,于5月中旬在香港皇后饭店,勾结段祺瑞、唐继尧、陈炯明的代表商议联合进攻广东革命政权的计划,于6月初发动蓄谋已久的“广州兵变”。广东政府立即下令免去杨、刘二人所任各职,以朱培德为驻粤滇军总司令,率部平定杨、刘叛乱。杨、刘叛军四散逃窜,全部被歼。

被俘的杨希闽部大多被编入朱培德部,于192510月参加了第二次东征,由西江进入开平,奉命阻击陈炯明旧部邓本殷对广州的进犯,配合黄埔教导团攻占了惠州城,乘胜东进,将从福建卷土重来的陈炯明残部全部击溃,实现了广东的完全统一。朱培德部返回当时广州的水陆交通重地大沙头,于原地进行整训,随后驻粤滇军被改编为以朱培德为军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准备北伐。

北伐开始后,朱培德率领的第三军成为江西战场的主力,本人也成了一代北伐名将。

1915年至1916年,李烈钧率领云南护国第二军征战广东,到顾品珍率先响应北伐,滇军两次入粤,再到朱培德率部参加统一广东的战斗,这一时期,云南陆军讲武堂也应邀派出工、骑、步、炮四大兵科科长带一批优秀队官和枪械,前往广州长洲开办黄埔军校,以“武校精神,训练黄埔健儿,造就光荣历史”。滇军在广东十年纵横,被称为“民国史上的奇观”。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