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醇总经理王小峰:我反对酒精勾兑酒

2011-10-12 23:55:49

本报记者 刘丽琦

“中国目前白酒市场上,至少有60%至70%的白酒属于非纯粮酿造的酒精勾兑酒。”2010年9月6日,贵州醇销售总经理王小峰揭露了白酒行业的“潜规则”。

王小峰的提法指出两层意思,一是中小企业直接用酒精勾兑,占领中低端市场;二是大企业为了满足市场需求,在产能饱和的状态下,用酒精勾兑后,冒充打上纯粮酿造的标志,冲击高端消费市场。

王小峰的一席话道出了白酒行业的乱象。

酒非酒利字当头

我国白酒按风格特点分为浓、清、酱、米4大香型,并由此衍生出兼香、凤香、特香等10余种香型。目前市场上,浓香型白酒占70%以上,其余依次为清香型、酱香型和其他香型。

历史上,上述多种不同类型的白酒生产,一直全部采用粮食为原料,经粉碎后加入曲药(大多用小麦和麸皮制作)作为糖化和发酵剂,在泥池或陶缸中自然发酵一定时间,经蒸馏后得到白酒。

“为了占领市场,有些企业就冲破了道德底线。”王小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王小峰从事酿酒行业已经有十几年,曾有过车间经验,深谙纯粮酿酒工艺的生产周期和复杂性。

王小峰介绍,企业如果要挖1000个2米深、一米见方的酒窖就需要半年的时间,然后要培养窖泥,培养成熟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这样投产就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

一个月后,开始生产基酒,也就是半成品酒,这样的酒是不能喝的,还要储存两年到三年时间才能去掉基酒中的苦味,拿到市场上销售。

所以,酿酒企业要扩大生产,至少需要三年到四年时间。

“现在纯粮酒的销售量每年递增这么快,企业还要满足市场上的销售量,就昧着良心去用酒精勾兑。这在一个厂家的产能和销量的对比上就能看出来。”王小峰说。

据了解,如果是高度酒,基酒与成品酒之间的比率应该是一比一,随着市场的需要,如果降低酒的度数,那么比率应该是一比一点几,“但绝不超过一比二。”

“如果一个纯粮酿酒的企业有8000吨的产能,那么它每年的市场供应量应该不超过16000吨,如果超出了,就要调查一下这个企业是否存在酒精勾兑酒。”王小峰说,“可以肯定地说,生产基酒的能力超过5万吨的还没有。”

那么酒精是如何被勾兑成“纯粮酿造”的白酒的呢?

“行内有句话,叫‘酒好不好看挂杯好不好’,用酒精勾兑的酒肯定是不挂杯的,于是他们就在里面加甘油。纯粮酿造的酒有甜味,用酒精勾兑的时候,他们就会在里面添加甜蜜素等。”业内人士介绍说,“纯粮酒的香味物质、维生素和有机物都是在酒窖里生成的,是需要时间的。”

“中国白酒产品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是绿色商标,二是纯粮酿造。然而,目前市场上六七成的所谓纯粮酿造都是虚假宣传。事实上这些都是用酒精勾兑的。”王小峰表示,“酒精勾兑的酒的成本极低,流向市场后对纯粮酒冲击特别大。”

王小峰介绍说,从税务上分析,纯粮酿造白酒的税率大概是42%。但酒精勾兑的基本没有这些。他们没有进项,没有出项差。成本也就大大降低了。

“一些中小企业到四川、贵州等地购买基酒和酒精进行勾兑,基酒的产能有限,所以更多的是购买酒精。这样做,肯定是大大降低了成本的,久而久之,谁还费事去酿酒?”

被虚化的原浆酒和年份酒

张江在网上浏览新闻时,看到了王小峰的言论。但他并不感到意外。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喝酒史的“酒民”,他早熟知勾兑白酒的事情。

“但我只知道酒好不好喝,但真尝不出来哪些是纯粮酿造,哪些是酒精勾兑的。更不知道年份酒和原浆酒的区别,应该是年头越久远越好吧。”张江说。

“市场上,90%以上的年份酒都不超过三年。”王小峰肯定地说,“说三十年、四十年的都是不可能的,那时候的人谁有那样的意识,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贮藏量。如果会有贮藏,那么也是少量的,年份酒的概念也就是陈年酒起到的‘一滴香’的作用。”

至于原浆酒,就是概念的炒作。王小峰告诉记者:“原浆酒实际上就是不能喝的基酒,这对人体是非常有害的。这是在欺骗外行的消费者。但这些概念的炒作,都是缘于勾兑酒。”

事实上,真正的原浆酒是不能喝的,必须进行降度,原浆酒一般用老酒勾兑,才能不失去原酒风味。国家级酿酒师、水井坊副总经理赖登译曾明确地说过,原酒不经过勾调喝下去对身体健康是不利的,因为白酒是有标准的,酒体中的各种指标只有合格了,对人体的伤害才是最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茅台股价直追酒价:黄牛花式套酒,又现提价传闻
一董事反对多个议案 长方集团董事会矛盾浮现
女代表女委员PK单身女性冻卵,你赞成还是反对?
时代热评 | 贵州百灵“隐雷”:实控人股权质押超8成,占用资金遭问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