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权贵的“堂吉诃德”

2011-09-22 05:45:30

本报记者 龙婧 发自上海

杨海鹏、龙灿、周筱赟,这是三个在微博上大名鼎鼎的名字。

他们三个,或被迫、或无意、或有意,盯上那些权贵和势力,用手中的笔和微博,将这些人或机构的华丽外袍剥下,让普通的人看见里面爬满虱子。

如果没有那场从天而降的灾难,杨海鹏也许早就过上了半退休的生活,烧烧饭,写写书,偶尔指点下后辈们的文字。

过去10年,妻子梅晓阳的收入都比杨海鹏高,为了支持妻子的事业,这个曾经四处出差的记者“沦落”为了家庭主男,天天跟油盐酱醋打交道。

但突如其来的官司,让一切都被改变了。

为了给妻子洗清冤屈,杨海鹏开始在微博以一人之力对抗一个体制。他在微博上写“上海异闻录”,揭露官商勾结的“地下上海”,他检举某副区长利用土地收税贿赂,变成十亿区长;而他最主要的工作,则是咬住徐汇区检察院和徐汇区人民法院,从高层到侦办此办案人员,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

压力接踵而来,妻子梅晓阳多次萌生委曲求全的念头,都被杨海鹏说服。在还妻子清白前,他不打算作任何妥协,“即使法院给我们一杯鸩酒,我们也要从容地饮下去。”

敢于直面并挑战权贵、强势部门和机构的,不仅仅是杨海鹏一人。

龙灿在无意中盯上了故宫。作为媒体人的他,一直喜欢古玩,一天,他的老师在闲聊中提起了一个不少业内人都知道的事故:故宫在一次检测中,打碎馆藏一级文物、宋代哥窑青釉葵瓣口盘,盘子碎为六瓣。

“外面的人总是觉得故宫充满神圣,但其实这个机构已经腐烂得不行。”基于这个出发点,他发了这条故宫打碎一级文物宋代哥窑青釉葵瓣口盘的微博。他觉得,这个陈腐的机构,应该从这个事故中,汲取教训,或者是修改一些落后的体制。

几天后,龙灿再次曝光四起故宫损坏文物事件。

持续的爆料,让故宫颜面尽失,不得不承认工作中存在过失。故宫副院长亲自给龙灿电话,进行沟通。龙灿觉得对方态度还不错,虽然在很多问题上,故宫依旧遮遮掩掩,“我倒没遭到什么压力,可能故宫还是文化人吧。”

龙灿说,自己依然过着一种平静的生活。但这次的爆料让他在文物界名声大噪,每个博物馆都有了一个著名箴言—“防火,防盗,防龙灿。”

而同为媒体人的周筱赟,最近则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以下简称“华商会”)的卢俊卿父女较上了劲儿。自从卢俊卿父女的中非希望工程被爆出打着慈善的幌子赚钱的内幕后,周筱赟就盯上了这对父女。

他在微博上高调举报华商会在厦门自然保护区大规模填海造岛:“揭露厦门市政府藏匿环评公告,在自然保护区大规模填海造岛!环评公告在厦门市环保局网站神秘消失,我通过某位人士获得该公告,厦门市同安湾鳄鱼屿海域是1992年公布的自然保护区,现在要填海造45万平方米人工岛,修建‘杰出华商会议中心’。厦门市政府如何解释?”

此后,他给多家报社发出他手头掌握的卢俊卿父女圈钱证据。面对卢家父女百万元悬赏抹黑华商会的通告,他更是高调自首,让大家举报他,以领取百万元悬赏。

在8月30日的一次采访中,卢俊卿律师团副团长张勇表示,周筱赟的自首是“哗众取宠,完全想炒作自己”,华商会及其律师团队不予理会。周筱赟认为这番言论使其名誉被侵害,要求张勇公开道歉。

昨日,知名律师王才亮受周筱赟委托,发表律师声明,要求张勇公开道歉,并将视情况采取其他依法维权方式;同时,邀请国内热心公益的律师共同组成律师团队。

“我希望大家都来围观‘团团’大战。”在一段宣布“与卢俊卿单挑”的微博视频中,周筱赟依然很放松,他说,起诉张勇已进入操作程序,这几天里,他将继续揪住卢氏父女不放,最新的战果是,在他的律师团团长和卢俊卿父女当场对质的一档电视节目中,他在现场来宾中揪出了卢家的托儿。

如果某一天,人们逐一梳理、记录、拷问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时代之时,杨海鹏、龙灿和周筱赟们,也许会被当作这个时代里手持长矛孤身走向风车的“堂吉诃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浑水盯上瑞幸香橼不跟 新物种面临“成长的烦恼”
地产商们盯上了“垃圾”生意
小米路由器遭遇黑公关,回应:“被友商盯上了”
一图开扒618电商混战大数据!“小镇青年”被盯上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