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在威尼斯:娄烨的救赎

2011-09-10 19:23:21
与贾樟柯同样被称为“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的娄烨,2006年执导的电影《颐和园》,在还未通过电影审查的情况下亮相戛纳电影节,被国家广电总局开出“禁拍电影5年”的罚单。《花》在水

特约记者 曹语凡 发自北京

2011年8月,北京的阳光依稀透出些秋天的气息来,从电话里也能感觉到娄烨内心愉悦,不仅是他执导的新片《花》(Love and Bruises)为今年的第6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威尼斯日”非竞赛单元(“威尼斯日”单元)揭幕,也不仅是“5年禁拍”期限已过,他又可以在国内拍电影了。

自1990年以来的21年里,导演娄烨拍摄了七部电影作品。从怀着踏出北影校门的冲动,集合一班朋友拍摄的处女作《周末情人》,到《危情少女》、《苏州河》以及法语片《花》,几乎每部作品都在国内外获过大奖。其中,2000年拍摄的《苏州河》曾是流行最广泛的独立电影,香港发行的DVD封面把基耶斯洛夫斯基、希区柯克、王家卫和《苏州河》扯到了一起,足见观众对这部电影的青睐。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娄烨的七部作品中,只有一部《紫蝴蝶》在国内院线公映过。娄烨的影迷称他是真正的“地下导演”。对此,娄烨也总是有些许的尴尬,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电影老是处于“地下”状态。娄烨对“地下”电影的理解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创意拍的片子。

“虽然地下电影存在着很多自身的问题,但总体上说,多年以来,地下电影所做的努力就是能让电影审查制度放宽些,在很大程度上也确实推进了中国电影体制的改变,”娄烨说,但他并没有举过多的例子,他认为这个问题观众能感觉到—那些在早期电影里看不到的“同性恋”问题,现在也可以公开谈论了。

“禁拍五年”已过

与贾樟柯同样被称为“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的娄烨,2006年执导的电影《颐和园》,在还未通过电影审查的情况下亮相戛纳电影节,被国家广电总局开出“禁拍电影5年”的罚单。

娄烨说自己小时候是个很皮的孩子,闷着皮,他可以在他们家的院子里一个人皮一下午,不用人管,等大人回来一看,那些花草全完蛋了。这种“皮”的性格长大以后也没有改多少。这并不是娄烨拿到的第一张罚单,2000年,他因为电影《苏州河》未获批准就参加电影节评选,受过禁止拍片两年的处罚。在那两年里,他写了《紫蝴蝶》的剧本。而在这一次的五年中,娄烨先是在2009年,以港、法合资拍摄了《春风沉醉的夜晚》。该片代表港片出征戛纳电影节,并获得最佳编剧奖。在戛纳,娄烨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声明,他和他的制片人希望能够早日取消5年被禁止拍摄影视的规定。但禁拍并未取消,娄烨也没闲着。

曾经因为《苏州河》、《紫蝴蝶》和《春风沉醉的夜晚》在国际上受过好评,娄烨和欧洲电影人的合作一直很频密,他的制片人耐安此前也曾强调说,“这个阶段正好适合拍一些海外片,他的语言、技术能力以及影片的市场可能性都让他具备了拍摄海外电影的可能性”。娄烨执导的第一部外语片就是《花》,该片在筹备阶段被选入2008戛纳电影节的“工作室计划”单元,获得了工作室基金的拍摄资助,从制片到拍摄,均为法国背景。但娄烨的工作人员说,还是有两天涉及到北京的故事。

《花》在水城威尼斯亮相备受关注。此时,“5年禁拍”期限已过。


(娄烨新片《花》剧照。)
 

男主角是凯撒影帝

《花》是娄烨执导的第一部外语片,他坦言拍摄该片纯粹是尝试拍摄一部法国电影,所以完全没有考虑过中国市场。但尽管如此,这部电影的故事依旧是“中西合璧”,电影的女主人公花是一位中国大学女教师,跟随情人去巴黎而辞去了工作,到巴黎之后却又被情人抛弃了。之后,花放任自己的生活,体尝到一种不管不顾的自由。她疯狂地爱上了年轻的工人马蒂欧,马蒂欧也深爱着“花”,虽然他有时认为对待“花”并不比对待一只母狗好多少。

爱情一直是娄烨电影里延续的一个主题,《花》讲的也同样是爱情,但是否会像他的前作一样故事总是讲不顺畅,情节混乱,色彩迷幻?对此,娄烨坦言他在这部电影里做了很多尝试,语言和技术都不断地进行新的挑战。而原小说作者刘捷作为编剧的参入,也使故事变得流畅。

在故事处理上,刘捷坦言她与娄烨的想法有不谋而合的地方。电影最终延续了小说和剧本的方向,根据这个方向,却走向了“之间”,这个“之间”不是表现人物语言上的差异,而是强调人性深处的疑惑。人与人之间,不同的事物、文化、种族、地域之间,性和爱之间,暴力和温柔之间……由此,更强调了人物身处这“两者之间”的困境。

这是娄烨作品的一贯风格。片中饰演花的是初涉大银幕的华裔法国女演员任洁,她此前是一位模特。男主角是凭借2009年的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电影《预言者》一炮而红的塔哈·拉希姆,娄烨说,其实他选择塔哈时,他还未因《预言者》而获得凯撒影帝等多项殊荣。娄烨很喜欢他,认为他很迷人。

没有放弃中东的电影计划

时代周报:这部电影的名字为什么叫《母狗》?后来为什么又改为《花》?

娄烨:其实原来电影的中文暂用名为《婊子》,在制作过程中,我和刘捷都同意把名字改成《花》。因为从中文来讲,这是一个很好的双关语。

时代周报:能谈谈你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吗?法国华裔女作家刘捷的小说有什么吸引你的特质?而她同时又是这部电影的编剧,在电影里又做了哪些亮点?

娄烨:当时刘捷给我看这部小说的时候,我很喜欢,原小说中就有很多直觉的神秘性的东西,刘捷几乎让这些东西完全裸露在外面,这也是首先感动我的东西,我被这种东西吸引,我觉得神秘性本身就是人性的最有意思的部分。电影和小说有很多的不同,我们试着从不同的角度去呈现小说所给我们的那种神秘性的直觉感受。我很高兴跟刘捷合作,她是一位非常了解电影的作者。

时代周报:第一次执导法语片有什么感受?今后还会在外国拍电影吗?

娄烨:这是我的第一部外语片。在巴黎工作两年,感受很多,感受到法国作者电影传统形成的对电影作者的尊重,以及一种很放松的工作状态。会的,我一直没有放弃中东的电影计划。

性是爱情的正常表达

时代周报:你此前的电影总是喜欢埋伏很多的线索,提很多问题,但又喜欢让问题处在不确定当中,《花》也是这样吗?

娄烨:《花》的问题是处在不同的文化、地域、不同的政治环境之中的那种“不确定”状态。爱情问题本质上是人的日常生活问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时代或社会问题很好的样本和缩影。所以通过微观的爱情看到宏大的背景,比如“阴三儿”的一些作品几乎已经超越了很多对今天中国的严肃的社会性描述。

时代周报:你的电影总是尽可能地去还原生命的本质,在某种角度上更西方,不太“中国”?

娄烨:我不知道中国电影的诉求是什么,也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在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生活中的诉求。

时代周报:你喜欢用大量含有性的镜头,这也是你电影的一大特色。

娄烨:这不是什么特色,这是最“正常”的表达,因为性就存在于爱情中间,就像其他的某些问题也总是会存在我们生活中间一样。只是我们在生活中,我们长时间看不见一些真相,也不追求它,慢慢地习惯了看不见真相的生活。然后突然看见了,就会觉得有些“不正常”了。其实不正常的是我们自己。

“他符合我对男主角的想象”

时代周报:周迅、李冰冰、章子怡、郝蕾、谭卓等女明星都参入过你的电影,哪位女星更能延续你的风格?

娄烨:我很荣幸我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状态和不同的时刻遇见她们,与她们合作拍摄不同风格的电影,感谢她们。她们是我电影的记忆。

时代周报:《花》延续了你此前电影中表达女性的一贯风格,内心都够复杂,能谈谈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吗?

娄烨:花是一位社会学和法语专业的老师,也是一位兼职的翻译,她一直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地域、种族和不同的政治环境中间,我能够理解花在“两者之间”的感受,那其实就像是在“爱和伤”之间的感受,那是一种真实的、人性的,但却是孤独的感受。

时代周报:能谈谈你起用塔哈·拉希姆来演这部片子的过程吗?此前,他凭借《预言者》获得法国电影凯撒影帝殊荣。

娄烨: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本杂志上一张小的照片,我觉得他很接近我对马蒂欧这个人物的想象。很快我们在巴黎见面了,他当时刚刚完成《预言者》的拍摄,很疲惫,说话很快,我很喜欢他,而且,我觉得他太接近马蒂欧这个人物了。半年多之后,2009年的夏天,我们在戛纳参加闭幕式的party,我的《春风沉醉的夜晚》获得编剧奖,他主演的《预言者》是评委会奖,我们像是久别的好朋友,都很快乐,这也让我看到了我心目中马蒂欧的另外的一面,非常好。之后我们很快决定由他来主演这部影片。

所有电影都很难找投资

时代周报:很多导演对国外市场没信心,《花》在国外市场的情况是怎样的?

娄烨:国际销售刚刚开始,年底会在全法上映,所以一切也处在“不确定”中,从现在所获得的信息来看,因为是我的第一部外语片,所以大家都很感兴趣。这是很好的开始。

时代周报:这部电影拿的是海外投资,也是在国外上映,你是否像有些导演一样为了迎合外国观众,连台词都很“西化”?

娄烨:跨地区联合制片已经成为最通常的电影行业行为,因为这样对电影投资更安全,因为你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寻找你的电影的受众,同时可以充分保护电影作者创作独立,所以从商业角度,不管是中国观众还是外国观众,“迎合”都是最愚蠢的做法,而且你也迎合不了。其实也谈不上“西化”。因为《花》本来就是一部法国电影,原则上,我是在为法国电影工作。作为一个中国导演,我很荣幸能够有机会为法国电影做点什么。

时代周报:在国内外都涌现过很不错的独立电影,你是否有过做独立电影找投资难的感受?

娄烨:从行业角度来说,不是独立电影找投资难,而是所有的电影找投资都会难,因为现在的电影已经是一个夕阳产业,大家可能都在夜里,而中国电影的迟到造成了中国成为世界电影市场的余晖,这是我们的机遇。但是如果因为我们自己的体制的落后,错失这个美丽的黄昏,那我们就很难在第二天黎明和新的世界电影工业站在一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献礼抗美援朝70周年,《金刚川》光速上映直追《八佰》, 华谊或成最大赢家
长城汽车倾力出演 共叙乡情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十一正式上映
国庆档电影预售票房破4000万,大片联袂登场助行业“回血”
“跳票”多年终牵手Netflix,《三体》影视化为什么这么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