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弗里德曼:全球面临危机

2011-09-08 05:37:25
看好你的帽子和钱包。自冷战结束后,全球的社会制度因四大社会契约而得以延续。如今,这四大契约即将遭受破坏而需要重建。这种重建如何在美国开展,将会对你的财富和地位构成很大影响

托马斯·弗里德曼

看好你的帽子和钱包。自冷战结束后,全球的社会制度因四大社会契约而得以延续。如今,这四大契约即将遭受破坏而需要重建。这种重建如何在美国开展,将会对你的财富和地位构成很大影响。

让我说明白些:欧盟和阿拉伯世界一样都在倒塌。中国的增长模式经受着压力,美国信用驱动的资本主义模式也已遭受重创并需要彻底的反思。重建这四大社会契约中的任何一项都是庞大的工程。世界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互联化状态下,同时重建这四大契约几乎让人望而却步。我们再度面临变革,但要变革什么?

先从“世界油桶”的中东说起。利比亚人刚加入突尼斯人、埃及人和也门人的行列,去推翻他们的独裁统治者,而叙利亚人和伊朗人也希望尽快跟着做。事实上,旧有的模式无法持续,每个中东的独裁者最终都会被推翻或下放权力。旧模式是这样的:国王和军阀掌控石油收益来巩固他们的权力,与此同时,他们调动实力雄厚的军队和安保,收买国民中的关键阶层,来保护自己。这种固有模式已被阿拉伯的年轻人冲破,现在的人们不能再接受落后、文盲、失业、待遇不公和权利缺失。中东的多元民族和教派社会制度是建立在铁腕政策和石油美元的基础上的,如今已分崩离析。这些国家需要时间来学会如何在没有铁腕政策的状态下共同生存,并且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社会契约。希望他们能做好准备,祝他们好运。

在更远的北部地区,有人向欧盟和欧元经济区提出了一个好建议:建立一个货币联盟并使用相同的货币,不过让各国执行各自的财政政策,只要他们保证会像德国人那样努力工作和勤俭节约。可惜,这个建议只是看上去很美而已。一些欧洲国家的福利政策由于缺乏本国制造业税收的资金支持,结果导致了主权债务的堆积。他们欠欧洲银行的钱,又引起借贷方的反抗。德国当然不可能脱离欧盟,因为德国有大量商品要出口到这些开支过度且缺乏竞争力的国家。北欧那些富裕而节俭的国家如今要为这些过度开支的国家—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和希腊,制订新的政策。与此同时,北欧人会向这些开支过度的国家强制执行更为强硬的规章法令和惩罚方案。可是,如果这些国家受到来自经济衰退的社会压力,他们能抵受多大程度的节俭呢?恐怕这些国家也会出现伦敦那样的街头暴乱。无论如何,欧盟将变得越来越小,财力也越来越紧,但他们应该能在不损害市场的前提下,度过这个动荡不安的转型期。

在东方,美国和欧洲作为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其持续不下的失业率已无法承受中国的低汇率、低消费和高出口的模式了。中国也必须在人口老龄化之前富强起来,以往一个孩子从两个父母那里获得积蓄的模式即将转变为,一个孩子赚钱赡养两个父母。为了富强,中国经济不得不从组装复制的制造业经济转变到知识加服务的创新型经济。这要求民众必须有更多的自由,社会有更好的法制,你也已经看到中国社会对自由和法制的需求剧增。现在,是时候作出一些改变了。

至于美国,依靠信用消费型经济,通过实行更多的刺激性措施(包括放松信贷、次级房贷和建筑工程)和减少开支投入(包括对教育、技能培训和创新产业的投入),社会已经繁盛了几十年。这种发展模式令美国置身一个深坑,唯一的出路是实行一个新型混合的政治方案:削减开支、增加税收、开展税收改革以及增加在基础设施、教育、科研和制造业方面的投资。可是,这种混合方案目前并未列入美国两党的议事日程。如果共和民主两党不围绕这个方案进行合作,会有第三方的政党力量出现,如果连第三方的力量都没有,也许我们将停滞不前,忍受着更加煎熬的痛苦。

如今世界瞬息万变,遭受着高失业率和低迷经济的美国,成为世界支柱的渴望也比以往更强烈。如果我们不齐心协力,采取如战争时的行动,那么我们不只在延续美国的危机,更是在酝酿下一次全球危机。

马欢 实习生 黄建豪 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金彭文生:下个十年,数字经济或颠覆现有公司估值体系
促进民营经济发展 滕泰:“精准滴灌”有局限性,应全面降息
英国疫情迎来“危险转折点” 经济雪上加霜陷入衰退
年内首家A股上市银行发行更近一步!厦门银行申购在即,拟募资17.71亿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