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危机敲响中国警钟

2011-08-04 06:47:41
美国的债务危机并未远去,而中国的“美元陷阱”也并未得到改善。在这个游戏中,在事实上受损最大的就是美国国债的海外投资者。

李巍

世界颇不消停:欧债危机依然此起彼伏不时发作,美国财政也倍感吃紧,“债务上限”风波扰得世界心惊胆战。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债务缠身麻烦不断,这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硝烟还远未散去,世界经济将会继续在慌乱与不安中踯躅前行。

经过激烈的争吵,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以及总统与国会之间,终于在8月2日的最后时刻悬崖勒马、“握手言和”,达成了提升政府债务上限的协议,从而避免了美国政府出现其历史上第一次债务违约。这是美国惯常的政治游戏规则,熟悉美国政治的观察者都曾预言,奥巴马和国会最终一定会敲定提升债务上限的协议,国会的共和党议员只不过是以此向奥巴马施压,进而为图谋明年的总统大选抢先出一张好牌。

但这场经过激烈讨价还价之后的妥协,遗留下来的问题却远远多于它解决的问题。美国的债务危机并未远去,而中国的“美元陷阱”也并未得到改善。虽然美国暂时确实不会发生账面上的违约行为,但面对几乎接近于美国GDP总额的天量债务,这种以旧债还新债的方式,究竟能持续多久,却着实让整个世界捏一把汗。

“美元陷阱”黑洞

美国目前的巨额政府债务是十多年来财政预算赤字的结果,长年的收支赤字只能够靠政府发行债券来融资解决,美国的国债规模只能越积越大。1980年以来,美国已经39次提高国债上限。由于共和党总统通常不愿意通过提高国内税收来降低政府债务,因此,里根时代和小布什时代是提升国债上限最频繁的时期,分别达到17次和7次,而民主党的克林顿执政时期则只有4次。而美国最近一次提高债务上限就是在2010年2月。

在美国的国债构成之中,政府其他部门(包括美联储、政府管理的各种基金等)持有约40%,美国居民投资者持有约30%,外国投资者持有约30%。在外国投资者中,中国政府持有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遥遥领先于其他外国持有者。

从理论上讲,美国政府可以通过增加税收、转让国有资产和增发货币三种方式来弥补财政赤字,偿还到期的债务。但是,在美国的政治框架下,向老百姓增加税收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美国普通百姓不会轻易给政府债务埋单,尤其是秉承“小政府、大社会”理念的共和党人一直极力反对政府通过税收从社会抽取财富。而美国政府也没有多少国有资产可以变卖偿债。因此,通过增发货币获取铸币税便成为美国政府获取收入的另外一种隐形方式。

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目前在全球流通的美元现钞超过9000亿美元,大约有2/3的美元在美国本土以外流通,这意味着美国向海外征收的存量铸币税至少为6000亿美元。

正是由于美元使用的盘子大,一定程度地增发美元并不会带来显著的通货膨胀,所以美国经常会凭借其发行国际货币的特权向整个世界征收超额的铸币税。过去接连两轮的定量宽松政策就是获取这种收入的重要表现形式。一项关于美国铸币税的研究表明,美国平均每年能获得大约250亿美元的铸币税收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累计收益在2万亿美元左右。

尽管如此,通过发行货币所带来的收益与美国积累的天量债务相比,仍然是小巫见大巫,何况过度使用国际货币特权,必然会伤害到美元的价值信誉,打击美元的国际地位,而这又是美国政府十分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如果要负责任地解决债务问题,就只能下决心压缩政府开支。而在美国的政府开支中,军费、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则占了三个大头,其中2010年美国军费开支就近7000亿美元,而且还逐年攀升,在美国不断致力于维护全球霸权的背景下,指望美国减少军费开支几乎不可能。

由于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美国一年的军费开支还多,这就相当于中国借钱给美国去扩充和开发军备,然后美国又用这些军备在中国的周边地区大搞军事演习,甚至连演习的费用都有一部分可能是从中国借来的。而政府的养老和医疗开支则是民主党的执政基石,大幅削减这两项中的任何一项都会令奥巴马明年的连任之路堪忧。

中国越陷越深

可见无论是增收还是减支,奥巴马都面临着“不可能完成的使命”,美国的财政黑洞将是一个难解之困。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唯一的办法就是借新债还旧债,任凭“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从长远来看,如此天量的债务美国政府究竟能否最终实现全部偿还,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人关心,因为只要美国能够不断通过举新债偿还到期的旧债,就能继续维持财政运转。

就犹如一架不断漏油的飞机,只要空中加油机仍在给这架飞机加油,它就能继续向前飞行。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加油机之所以愿意不断加油,是相信这架飞机能够支撑着飞到最后的目的地,所有的乘客最终将会支付加油机的费用,但如果加油机不再相信飞机能够到达目的地,或者加油机不再相信机上的乘客还有信誉来支付这天价的加油费,就会终止加油,飞机就会爆炸,先前加油的费用也无法偿还。

而在这个游戏中,在事实上受损最大的就是美国国债的海外投资者。导致美国巨额债务的政府支出基本上都被用之于美国民众,提高了美国民众的福利,而海外投资者却只得到了每年大约3%的利息收益,而且必须承担风险去相信美国政府最终有能力来偿还这笔债务,甚至还要像加油机一样继续给美国加油。

正是出于对美国债务前景的担忧,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美国两党达成协议之后,立马接受《金融时报》采访,向美国政府和国会严肃传话,希望美国“从自身和全球利益出发”,“切实采取负责任的政策措施,妥善处理债务问题,保障美国国债投资安全和市场正常运行,维护全球投资者信心。”

尽管国内精英舆论已经大规模表达了对中国政府外汇储备资产结构不合理的忧虑,但过去两年里,中国金融部门在减持美元资产、实现外汇储备多元化方面,仍然表现得优柔寡断、犹疑不决,缺乏必要的决断能力和战略魄力。

在金融危机的两年里,中国持有的美元资产(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美国国债)不仅没有得到实质性减少,反而仍在不断累积之中。中国不仅没有真正走出“美元陷阱”,反而有越陷越深的趋势。

美国国债乃至整个美元资产的贬值将注定是长期的。尽管美国可以通过举新债还旧债的游戏循环来保证美国账面债务的偿还,而一旦到了一个临界点,即美国政府的债权人不再相信这个颇有点掩耳盗铃的游戏,美国国债和美元信誉就会双双“崩盘”。因此,中国必须加紧采取果断措施,以为美国未来可能到来的“大崩盘”做好足够的应对准备。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妙可蓝多问题多 吉林富豪危机迸发
准千亿房企新力定调2020:销售再增20%,继续优化债务
“地主家”也没余粮了?疫情加剧全球粮食危机
危机之下现金为王:五大巨头已囤积5700亿美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