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金融元年 P2P小额信贷井喷

2019-08-18 14:16:41
2006年,曾师从尤努斯的唐宁在北京创立了中国首家P2P小额信用贷款服务机构—宜信。随后,国内兴起一系列P2P平台。随着瑞银中国副总张化桥加盟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是否预示着小额贷款金

P2P(个人对个人)信贷模式最初源于“小额信贷创始人”—孟加拉国的尤努斯,30多年来,他所成立的格莱珉银行在全世界开设了2226个分支机构,帮助了650万人民。2006年,曾师从尤努斯的唐宁在北京创立了中国首家P2P小额信用贷款服务机构—宜信。随后,国内兴起一系列P2P平台,如51GIVE、贷帮、拍拍贷、红岭、红杉创投等。随着瑞银中国副总张化桥加盟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是否预示着小额贷款金融元年的开启?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只要点点鼠标。就可以将多余的闲钱捐给远在内蒙古的农村妇女,支持她的养牛事业。想象她有能力去买一头牛,等到牛产出的时候,再还钱,牛不断产出,她就有钱供孩子上学。就是一点小钱,却改变地球另一端一个人的生活。”

这是一个小额贷款的典型故事,也是两位美国女孩魏可欣与孟康妮最初创办“我开”时简单的梦想。她们也是中国P2P(个人对个人)小额扶贫贷款模式的首位倡者。6月23日,在北新桥的九道弯中巷1号胡同的一个四合院里,“我开”正式宣布了和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的合作,开通人民币捐款业务。至此,这个注册在奥克兰的美国民间公益组织终于落地中国。

“其实这个市场真的很大,这个事业也真的很有意义,但就是很难找到真正愿意做这份事业的人,如果你有认识的人的话,多多推荐。”7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见到的“我开”CEO魏可欣一脸苦恼,“找一个营销总监都找三个月了”。其实,除了我开,还有许多小贷公司着急招人。近日刚去万穗小额贷款公司任董事长的张化桥亦在微博上发了主题为“张化桥诚聘导师”的英雄帖。

其实,这正反映了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现状。随着国务院“新36条”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越来越多的P2P信贷平台涌现出来。加上CPI一路高企以及信贷政策的持续收紧,P2P信贷平台出现井喷的同时也面临着相关人才的极度匮乏。

小贷不小

与张化桥所在的实体小额贷款公司不同,“我开”实质是一种P2P个人贷款服务平台—即通过发布借贷信息,促成借贷双方配对,并从中收取一定的中介费用。当然,“我开”不是商业意义上的,而是一种福利性质的NGO组织。

自1993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孟加拉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尤努斯一手创建了小额贷款银行格莱珉银行,提出穷人无需抵押即可贷款的概念以来,小额信贷开始在磕磕绊绊中发展起来。2005年开始,随着第一家网上互助借贷平台Zopa在英国伦敦创立,这种机构组织借助网络逐步发展成P2P (个人对个人)的借贷网站。最著名的是2006年2月成立的美国第一家网上借贷平台Prosper.com,截至去年底注册用户超过90万,累计交易量8.1亿美元。

2006年,“尤努斯学徒”唐宁创办的宜信是国内最早的P2P信贷模式探索者。宜信最早从面对工薪阶层的培训开始,目前已经发展为小企业主、贫困农户、大学生、工薪阶层等借款人相对齐全的平台。唐宁曾反复向媒体强调,宜信不是小额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主要满足的是贷款资金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之间的中小企业的需求,那么几千到几万的资金筹措谁来做,宜信定位在这个层级。

宜信之后,陆续兴起了许多定位农户、小企业主、创业者等不同微小市场的P2P公司,诸如贷帮、红岭创投、速贷邦、芝麻贷、拍拍贷、数银在线等。

“这个市场发展快得惊人”,起步于浙江省民间资金、定位中小企业主的杭州速贷邦总裁叶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速贷邦自去年成立,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迅速发展到月出借金额超过3000万元,借款余额突破1亿元。据其介绍,截至6月,除杭州总公司外,速贷帮已经分别在浙江丽水、台州、上海、宁波等地设分公司,预计至2011年年底速贷邦资金配对额将达10亿元。

相较中小企业主,农户是尚待开发的更大的市场。贷帮作为专注于农户小额贷款的机构,已经发展了四年。贷帮乡村发展计划创始人尹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王岐山副总理说,小银行越来越往大银行发展,不愿意给农户贷款,不愿意到猪圈闻臭味。但我们这些农村小额信贷机构去。”现在小贷公司有三千多家,但真正服务农户的少之又少。

“这个市场很大,大家各做各的市场,现在根本谈不上竞争。”宜信公关总监李玉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诚然,如贷帮尹飞所说,这个行业也终将有“涅槃重生”的一天。

风控难题

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中必问的一个共同问题是:你们的还款率是多少?如何解决风控的问题?

要知道,在欧美等国做P2P信贷机构很简单,因其个人信用体系非常透明。比如Prosper,要求借款人在网站注册时,提供美国合法公民身份证明,超过520分的个人信用评分记录,并填写一系列个人情况,Prosper就可以根据这些材料对借款人进行信用评级。

但目前国内的信用体系尚处于初建阶段,P2P机构又不如银行,其只扮演桥梁的角色,如何在信用评级的审核上把关则是软肋。

“其实拿宜信来说,国内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已经摸索了一套自己的模式。”宜信公关总监李玉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首先在对借款申请人进行相对严格的信息审核时,逐步筛选出在未来不太长的时间里,具备一定还款能力的申请人。一般申请通过率只在百分之几。因此,“出现坏账的几率很小,因为借款人也不会为了这笔小钱来破坏自己的信用。”

李玉英介绍,目前宜信的坏账率低于2%。“公司设立一个风险管理账户,提取贷款额的2%作为风险资金,一旦有违约情况发生,这笔资金将先行赔付。为了防范风险,我们也会建议放贷人分散投资,将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用宜信公司CEO唐宁的话,宜信只是一个平台,提供个人对个人的借贷平台。而对于平台而言,只需做好两方面:一是对接关系,二是信用管理和风险控制。李玉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宜信目前正在和央行等相关部门接洽,争取进入央行的征信系统。目前只是小额信贷联盟会员单位内部的黑名单共享,但还是远远不够,没有足够的约束体制。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宜信近日将与“中国零售信贷风险管理行业的领袖”费埃哲合作,后者负责打造宜信目前的信用管理体制。

作为专注于农户贷款的贷帮,在风险控制方面,借鉴尤努斯发明的信用方式,实行“五户联保”,五个人自然选择,相互督促和担保还款,采取捆绑信用、相互制约的方式,以确保本金和利息的回收。而且贷帮专门培养自己的信贷员到一线去辅导。据尹飞介绍,目前贷帮能保证99%以上的还款率。

“我开”和宜信旗下的爱心信贷助农项目宜农贷则是选择与当地的扶贫小额信贷机构合作。宜信选择的是当地的妇女发展协会以及扶贫经济合作社等组织。魏可欣选择了3家NGO小额信贷组织中的2家:四川省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ARDY)和内蒙古昭乌达妇女可持续发展协会(CZWS-DA)。钱到达农户手中后,每三个月“我开”的实地合作机构都会派出专人前往借款人家中跟踪钱的使用状况。据魏可欣介绍,其还款率在99.5%以上。

监管缺位

随着P2P民间借贷业务的公司越来越多,其监管缺位的问题越来越被提起和重视。在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李玉英反复强调,宜信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

银监会方面有关人士此前已明确对媒体表示,此类业务不在其监管范围之内。由于网站和咨询业务不属于金融机构,同时,国家对于民间借贷中介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所以并没有将其纳入监管范围,存在一定的监管空白。

速贷邦联席总裁徐建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讲述了其与相关主管部门的沟通。因速贷邦P2P的模式,相关主管机构并不熟悉。在一次赴省金融办处理业务时,就速贷商业模式交流之中,众人由疑惑、疑问,最后演变成大讨论,原本半小时的汇报延至一个半小时。在各个监管部门的问号全拉直了。末了,金融办某官员说了句:好好做,莫触线,会大成。

因为无法确定监管,所以目前P2P小额信贷领域亦是良莠不齐,骗子很多。李玉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P2P这两年发展很快,有很多后起的公司在模仿宜信的模式,但其相关的风险控制以及信用管理并不是一时能跟上的,坏账很高。速贷邦总裁叶振告诉记者,在速贷邦规范民间借贷并压低利率后,相当多的民间借贷机构也效仿,甚至提的广告口号都一样。

据悉,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秘书长焦瑾璞在听说“P2P小贷公司已经发展如此迅速,将P2P模式作为一种理财产品来推销”时,感到吃惊和担忧。如果资金链断了怎么办?

此外,如何面对非法集资的质疑以及如何防止洗钱,借出人资金是否会在其银行账号预存期内被截留?尽管速贷邦称,他们规避的途径就是“钱不经手”,直接进行借款人和出资人的信息登记、资金匹配以及安排双方见面等。钱直接从出借人账户打到借款人账户。赚的是“中介服务费”,并非利差。宜信亦称,则是将借出人的钱直接存入包括银行托管账号、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的 “口袋”。但疑问从没间断。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这种新型的借贷模式意味着P2P业务网站已经类同于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功能,应该取得监管部门的批准。特别是随着网络技术的兴起,我国的金融监管当局更需将其纳入监管范围。否则,不仅会影响资金安全,如果民间资金大量通过这种渠道流转,国家却无从统计和掌握。

在尹飞看来,国内小额贷款运营的法律环境并不好,民间想在金融创新方面有所贡献,非常艰难,必须得在缝隙中求创新。“此外,小贷行业发展另外一个最大瓶颈是人才。小贷面向小企业、个体户和农户,属于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需要数百万从业者。目前传统银行业的就业人员是数百万,而小贷业才几万人,严重供不应求。近日,张化桥等顶尖人才的加盟示范意义巨大。今年可能被认为是小贷行业启动大发展的元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金融委:提供差异化金融服务 为实体经济复苏“输血”
商业观察|“5G消息”能否颠覆微信?
华兰生物首季营收净利微降 高瓴资本斥巨资入局
互联网保险转危为机 腾讯微保该如何向善生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