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部制改革深入区级机构

2011-03-24 05:35:42

本报记者 华克涧 发自深圳

在中国改革历程中扮演了三十年“急先锋”的深圳,正在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方面再次担当“先行军”。

在市级大部制改革完成后,区级机构改革随即提上日程。3月上旬,深圳市区级机构改革方案终于掀开“盖头”,深圳六区共精简了23个部门。按照进度安排,3月底,各区将完成部门“三定”(定机构、定职能、定人员编制)工作。

目前看来,改革总体上进行得比较平稳,但不少公务员担心升迁机会受到影响,改革后的区级机构与市级层面能否完美衔接也有待观察。

精简部门23个

半个月前,陈明还是深圳市龙岗区文化局的一名科长,现在他已是分管旅游营销的一名干事。

这次他能华丽转身,都源于深圳大部制改革。陈明原就职于原龙岗区文化局,现在部门合并了,原龙岗区文化局、旅游局、体育局,合并为龙岗区文体旅游局。所以身份也不同了。“以前一个科室是3个人,现在是4个人了,工作也面临新的压力,一切还得从新开始。”陈明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是说。

改革始于今年2月底。2月24日,深圳市编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此次区级机构改革的指导思想和主要内容。为与今年区级政府换届相衔接,改革具体的时间进度安排为:2月底前,各区向市上报具体的改革方案;3月上旬,深圳市批复各区方案;3月底前,各区完成部门“三定”(定机构、定职能、定人员编制)工作;第二季度,市机构编制部门组织对各区改革情况进行检查和验收。

此次改革,深圳六区将精简23个区级机构,调整后,各区机构精简情况为:福田、罗湖区各4个,南山区5个,盐田区2个,宝安区3个,龙岗区5个。

“部门改变了,岗位改变了,但大家都还比较平静,没有很焦虑。我们新组成的局,没有一个人因为机构改革下岗。除个别人主动辞职下海外,没有一个公务员因为改革降低待遇……总体上比较平稳。”陈明告诉记者,领导改变了,岗位变了,升迁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没有人担心会丢了饭碗。

山雨欲来风满楼。

“改革之后,许多人可能近几年内都没有升迁机会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不无担忧地告诉记者。改革前,公务员群体已经产生了躁动,部门合并调整的小道消息以极快的速度在内部流传。虽然深圳市主要领导一直强调改革将不会制约干部的发展空间和打击公务员的士气,但这种担心却多少存在于公务员群体中。

在深圳市宝安区城管局王华的记忆中,今年的政治空气里,一直流淌着一丝紧张而神秘的气息。

王华回忆说,改革方案出炉前一直处于严格保密状态,以至于正式宣布时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3月5日,当时领导宣布改革方案时,会场内一片静寂,空气如凝固了一般。这场牵涉到无数领导干部、公务员利益的改革,以一种“突袭”的方式降临在深圳。

时代周报记者从深圳市编办了解到,目前各区改革已全部完成。

最大亮点是放权

“此次区级政府机构改革最大的亮点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放权’。”深圳市编办副主任孙福金介绍,此次区级党政机构改革,将根据权责一致,重心下移的原则,进一步加大放权力度。“放权”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市政府向区政府放权;市政府有关垂直管理部门直接向其驻区机构放权;政府机构向社会和市场放权。

在此之前,敢为改革风气之先的深圳,历经7次机构改革,4次行政审批改革,政府效率始终在国内排名靠前。2009年7月31日,深圳市政府正式启动了新一轮大部制改革,一次性削减了15个政府工作部门,按照“委局办”分设的原则重新调整了整个政府架构,根据政府决策、执行、监督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要求,重新组建了7个委员会、18个执行局和6个办公室,共31个政府部门。

市级机构改革完成后,深圳市将区级政府机构改革工作提上了议事日程,借鉴顺德经验,针对各区的实际情况和机构改革总体要求,提出了区级党政机构改革思路。

从市到区,这场被称为“深圳特区30年来力度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大部制改革”,如今已取得了不少的成效,行政体制关系得以理顺,然而几乎与此同时,大部制改革又把深圳拖入了另一泥淖:出现官员“1正20副”的现象。这让深圳的大部制改革一直备受质疑,有人认为,机构仍然肿胀,人与事仍有错配。

中国政法大学行政管理学系系主任翟校义认为:“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深圳,虽然政府组成部门在减少,但部门内的机构却大幅增长。比如,改革前,一个部门管15个局;大部制改革后,政府组成部门减少了,但一个部门要管20多个局,加上事业编制性质的,有50-60个局。部门内部管理幅度大幅扩张,这是大部制改革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因此要进行部门内二级改革,进一步优化大部制之后的部门内部管理非常必要。”

深圳市区级党政机构改革启动后,就有人担心,区级改革会不会遇到市级大部制改革留下来的机构重叠、人浮于事以及执法真空等改革后出现的问题。对此,深圳市编办解释称,区级机构人事安排压力较小,人浮于事等现象不会太突出。

据介绍,深圳市市级机构大部制改革至今,60%的局级干部通过退休、分流等方法已基本消化,处级干部在改革当时基本消化完毕。至于大部制改革期间机构整合时出现执法真空、职能推诿等问题,深圳市编办解释道,区级机构没有市里那样突出,职能整合基本没有过渡期,过程十分短暂,不会影响工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审核衔接推七大安排 创业板注册制再提速
11条金融改革措施出炉,下一步怎么走?我们对话了三位经济学家
养老机构陷运营困局 全日集中照料社区呼吁正名
深圳二房东:空置率高 交租金都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