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市试点低碳城市 碳交易起步

2011-03-03 04:42:54
中国政府选定广东省、保定市等5省8市进行低碳区域和低碳城市试点工作。这个信号在外界看来,更被认为是探索开展碳交易的第一步。

本报记者 翟瑞民 发自北京

尽管国际碳减排谈判依旧处在胶着状态停滞不前,但是在中国国内,政府方面正在通过多种政策的酝酿和制定来推进碳减排目标的实现,这些政策中包括让政府承担更多发展碳交易市场的责任。

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要在“十二五”期间开展碳交易试点,并且在最近不断释放信号表示《中国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活动管理办法(暂行)》即将出台,同时,国家发改委官员在春节期间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也透露,专门明确的碳强度(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指标可能会分配给各级政府。为此,中央政府正在核算建立各地政府温室气体排放数据清单。

这些动作都将为未来中国碳市场的发展奠定基础,不过由于目前政府的工作都还没有形成具体的文件,所以现在还无法预测中国最终将建立怎样一个碳减排体系。

下决心做碳减排交易

“十二五”规划即将出台。而在农历春节前夕的1月26日,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在北京绿色金融协会的成立仪式上表示,关于“十二五”期间的节能减排目标,目前已经确定。

此前,中国政府制定了在“十一五”期间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而为了这个硬杠杠,在2010年年底,中国各级政府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目标,各地有些单位拉闸限电的现象多有出现。

孙翠华没有透露下一个五年的节能减排目标。但是她表示,国家发改委还将对各级政府提出一个明确的碳强度下降指标,由此约束各地在碳排放方面的责任和义务,目前这个操作正在和各省市谈判,还没有最后结果。

去年,有关专家曾向国家发改委建议,“十二五”期间单位GDP能耗可以下降18%左右,同时碳强度排放指标也可以采纳这个指标。不过,各方专家对这个数字的制定一直有争论,可以确定的是,碳强度下降指标不会脱离能耗指标太远。

指标制定也需要清晰完整的排放数据。去年两会前夕,国家发改委曾表示,中国政府将组织编制2005年和2008年温室气体排放清单,增强我国温室气体排放清单的完整、准确性。此前,中国已经核算并公布了1994年温室气体排放清单。孙翠华表示,国家发改委已经组织专家编制省级政府的清单,明确核算标准和模式等等。

此外,中国政府也在酝酿征收碳税。孙翠华表示,国家发改委正在和财政部、环保部等各部门联合商讨,研究开征碳税的时机和条件。现在的官方发言表示,国家可能已经在研究开征碳税的具体操作步骤。

中信证券碳投资与碳市场首席科学家唐人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发展碳交易和开征碳税都是碳减排的一个手段,虽然开征碳税操作起来比发展碳交易容易,但是实施效果不如基于市场原则的碳交易机制,“中国的税负已经不轻,再增加税种会引起更大的争论”。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2010年选定广东省、保定市等5省8市进行低碳区域和低碳城市试点工作。这个信号在外界看来,更被认为是探索开展碳交易的第一步。

唐人虎表示,对于碳减排交易,政府方面是下决心做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做,市场需要政府画出一个路线图,建立一套规则体系。

国内第一单自愿减排交易

对于中国开展碳交易,值得关注的是,孙翠华表示目前政府方面正在制定的《中国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活动管理办法(暂行)》(简称“自愿减排管理办法”)已经完成文字工作,进入征求意见和履行报批手续阶段。

去年一年,国家发改委就自愿减排管理办法已经多次向市场放风,孙翠华也表示,国家发改委希望尽快出台这一办法,建立最基本的注册登记系统,使自愿减排项目的减排量能够公正透明,增强对买方的吸引力。

由于中国现在不承担强制减排义务,所以现在中国境内进行的碳交易大多是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而自愿减排,按照北京环境交易所总经理梅德文的说法是在“学雷锋”。建立在完全自愿基础上的交易机制,中国境内到目前仅仅完成了一例,所以迫切需要一套规则来完善这个市场。

孙翠华也指出,目前世界碳交易市场主要在欧盟国家,我国面临的大环境还不具备形成充分的碳交易市场,因为碳排放的总量控制是个前提,而我国现在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发展自愿减排是合适的,“国家发改委调研后也认为,建立国家级市场是最主要的工具和手段”。

唐人虎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碳交易是高度虚拟的概念,交易毕竟都是以数字呈现,最需要信用体系的建立,包括交易的品种、规则和监管等各个方面,都需要政府方面出面完成。长远来看,中国一定会发展碳交易市场,第一步就是发展自愿减排,“先试试这条路怎么走”。

最近,有看过自愿减排管理办法的专家向媒体透露,在国家认可的交易机构里进行交易的自愿减排量将具有国家信用,也就是说,相关项目必须经过国家发改委的核准,包括减排量认定、交易进程等都将在政府部门的全程监管下完成。

2010年8月5日,北京环境交易所完成了国内第一单自愿减排交易,上海的天平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出资277699. 6元,成功购买奥运期间北京绿色出行活动产生的8026吨碳减排指标,用于抵消该公司自2004年成立以来至2008年底全公司运营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

梅德文此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发展碳交易应该按照先自愿后强制的原则推进,所以北京环境交易所这两年正在制订一套自愿减排标准—熊猫标准,以期建立在国际减排市场的中国话语权。

CDM发展的最大不确定性

一方面是国内市场正处在萌芽状态,一方面是在国际市场,中国项目开始频频遭遇拒绝。最近两年,中国CDM项目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被否决的几率越来越高,很多风电项目因被指获得政府补贴而遭拒绝。

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截至2010年10月,中国在联合国注册的CDM项目多达1000个,占全球总数的41%,年减排相当于2.3亿吨当量,占全球总数的61%,其中成功获得签发的也超过300个项目,因此成为这一交易机制的最大受益者,但是最近的项目被拒绝将严重影响中国的碳交易市场发展。

对此,在北京绿色金融协会的成立仪式上,孙翠华代表官方表态,中国风电和水电项目被拒绝,使得中国政府感到忧虑,这种新动向对中国项目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对待,“中国政府正在同联合国有关方面进行交涉,并派出专家跟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进行解释,目前这一方面的问题正在解决”。

《京都议定书》的规定时效即将结束,对于2012年后CDM机制的未来,各方也一直在争论,形势也未明朗。唐人虎认为,CDM机制执行五年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未来碳交易机制肯定是要持续发展的,但是可能不再呈现出一种模式,也许是行业机制和区域机制相结合,不过CDM的技术和理念肯定会得到继承。

而在中国政府方面看来,2012年以后,各国减排义务没有确定是CDM机制发展的最大不确定性,但是这个机制被证明是成功的,有利于国际碳减排事业的发展。所以孙翠华表示,“圈内认为,未来具体的规则可能会有所改进,但是各方对这个机制的存在还是有信心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热评 | 温州银行原行长成金融腐败典型,地产商关联交易近74亿
人大代表徐诺金:加快资本项下人民币交易的开放
扶持力度前所未有 广州期货交易所强势登场
房企涉足养猪业,生猪期货交易有助于其套期保值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