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数据卡战火难消

2010-09-23 06:18:23

本报记者 谭骥 马欢 实习生 吕尚枝 发自广州

欧盟近日所发起的“三反”调查使得中国的相关企业进军欧洲市场再度面临不确定因素。

欧盟委员会9月16日发布公告称,对从中国进口的数据卡产品(无线网卡)又发起了反补贴调查。这是史无前例的三重调查。在欧盟启动反补贴调查的2个多月之前,欧盟对中国的数据卡产品曾发起了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加上本次的反补贴调查,这是欧盟第一次对中国出口的同一产品同时进行三重调查。

漩涡的中心围绕着比利时一家名为Option的数据卡厂商,中国的数据卡产品在欧洲市场上势如破竹,而这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到达边缘位置。

三重调查史无前例

Option公司的申述使得欧盟再次发起了反补贴调查,在该行业拥有90%市场占有率的华为、中兴两家企业首当其冲。

此次Option申诉书中所指的补贴主要是指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家进出口银行给华为和中兴通讯两家企业提供的大量政策性贷款。申诉书还认为,由于中国政府积极干预银行业务,造成中国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低于市场利率,也由此形成了政府补贴。

同时,中国对信息产业的贷款支持也成为补贴的例子。

比如,2004年进出口银行给予华为6亿元人民币出口信贷,2004年国开行同意在此后五年内向华为贷款100亿元人民币用于全球市场扩张,2009年国开行向中兴提供150亿美元贷款,同年中兴获进出口银行100亿美元信贷支持等。

近日,Option公司发言人简·波特(Jan Pote)还发表声明称,“根据欧盟的相关法律,这些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采取的销售行为都是不合法的。”

中国商务部已对欧盟委员会的做法表达强烈不满:这三项调查是欧盟仅为保护某一成员国中一家企业的利益,而滥用贸易救济措施,这种做法在世界贸易组织各成员贸易救济实践中极为罕见。

对此,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已经发出了预警信息,欧盟对华数据卡进行反补贴调查被列在首位。

2个多月前,欧盟曾对中国数据卡同时发起反倾销及保障措施两项调查,向欧盟投诉的也是比利时的Option公司。

欧盟委员会接到投诉后认为,存在初步证据支持发起反倾销调查。Option同时请求对从中国进口的无线网卡实施强制性的海关注册登记,从而将来一旦决定征收反倾销税,将可以追溯适用于已经登记并进口的产品。

此前,商务部就曾透露,此次调查涉案金额高达41亿美元,金额巨大。而根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涉案金额并没有完全明晰,没有达到41亿美元,不过受调查影响的商品估值至少在20亿美元左右。尽管数额不同,但依然达到了国外调查中国高新技术出口的最高值。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博士李计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反倾销和反补贴是反对不正当、不公平的竞争,而保障措施是,即使是公平的也可以提请调查。他认为,以前从未有过三个措施同时施行,这主要是其国内保护的一种需求,以前欧盟用得最多的是反倾销,其他方面用得少,美国的贸易救济对欧盟有一定的提示。

华为中兴积极应对

受影响最大的华为、中兴两家公司正在积极应对“三反”调查。

“Option公司关于倾销和补贴的指控是不符合事实的,我们否认对我们提出的关于倾销和非法补贴的指控。”华为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该人士表示,华为在2005年生产出第一款USB调制解调器,并于2006年在欧洲推出。华为的成功是基于成功的产品创新以及他们对欧洲3G市场发展趋势的准确预测及充分准备。

并且,华为还称,欧盟此次史无前例的三重调查将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一旦欧盟借此实施贸易救济措施,将会严重损害欧洲电信运营商和消费者的利益,同时,华为将积极配合欧盟进行此次调查,并将采取一切法律手段反驳他们的无理指控。

中兴通讯相关人士也向本报表示,中兴通讯在欧洲多个国家有大量投资并雇用了大量本地员工,会一如既往协助欧洲的运营商构建高效的电信网络,但中兴不存在欧盟法律意义上的倾销和受补贴行为,他们依靠的是创新的技术、高度定制的产品和卓越的服务赢得市场和客户。

另据中兴内部人士透露,中兴已经基本完成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相关问卷答卷的准备工作,并委托代理律师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相关的抗辩意见。

不过,并非所有受影响的中国企业都参与了抗辩。7月5日,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召开了长达8小时的应诉会议,与20多家涉案企业商讨对策,该商会法律服务部主任刘慧娟明确表示,一定会进行抗辩。

事实上,欧盟反倾销调查开始时,该商会向有可能涉案的上百家企业发出通知,召开应诉会,但是赴会的数据卡企业只有20家。相关负责人认为,有一些企业负责人有可能来不及赴会,也不排除一些规模较小的代工企业逃避应诉。

按照欧盟委员会的相关流程,相关中国企业需要在15天之内提交一份初步报告,包括产品状况和经营管理等细节情况。37天之内,企业还要提交更为详尽的资料,甚至包括子公司或者关联企业每一批出口产品的票据。而在这37天中,按照规定,欧盟可以随时启动保障措施,将提高临时关税以保障本土企业的利益。

然而,各家企业都必须分头完成单独税率的抗辩,而如果放弃抗辩,很有可能会遭遇到欧盟的临时关税调整。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放弃应诉也并非由于怯场,抗辩的程序比较复杂,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缺乏应对经验,而且有些企业业务量不大,可能会放弃该市场;此外,由于程序要求,还必须向欧盟提交详尽的资料,一些商业机密也可能在其中。

除了中兴、华为已经明确应诉以外,此前有报道称,仁宝的两家子公司“仁宝网路”和“仁宝电子”也将启动抗辩。

漩涡中心的Option

Option这家公司目前的情况比较糟糕,其市场份额已经到了市场的边缘位置,他们称,2006年,Option曾一度占据很高的市场份额,但随后市场份额急剧下滑,目前已经到了5%的边缘。

有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年中国企业进军欧洲数据卡市场,某企业相关高层曾与Option洽谈过合作,但是Option方面却认为中国数据卡企业市场份额太小,根本不予理会。随后,中国企业该高层曾表示,该企业会单独开发欧洲市场。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Option已经被挤到了市场边缘。

根据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向本报提供的数据,2009年,全球数据卡销售量大约在8000万部左右,华为数据卡的出货量高达3500万部,占据近半壁江山。在欧洲很多国家,华为数据卡市场占有率超过70%。中兴在数据卡领域也表现不俗,2009年,其数据卡的全球出货量逾2000万部,较2008年增长200%以上,增长速度位居全球第一。

实际上,Option是一家拥有400名员工的比利时上市公司,无线数据卡是其唯一的支柱业务,资料显示,2003年-2006年,其销售额增长了5倍,2007年全年收益为3亿欧元。

随后该公司变化的原因缘于中国企业进军欧洲市场,一方面华为、中兴两家企业迅速占领了数据卡的运营商市场,而另一方面,其代工业务也被中国企业所拿到。

Option的衰败速度很快,也有自身的问题。Option在USB接口的数据卡反应迟钝,这一产品正是由中国企业引入欧洲市场。

中兴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数据卡是高科技通讯产品,随着3G技术的飞速发展,产品市场变化极快,并且出现多样化的形式,而能否提供全系列多样化的产品,满足并及时响应用户不断增加的定制需求和交货周期,已经成为运营商选择供应商的重要因素。

再者,Option在成本上面具有劣势,并且在制造上已经将代工商选择为中国企业—江苏捷普,这也侧面证明了制造上谁的成本更低。

“制造成本以及价格优势是中国厂商的杀手锏。”Frost&Sullivan分析师季宸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华为和中兴两家的数据卡售价比比利时Option公司低20%左右,后者市场败退之下,开始转向求助于非市场手段。

“Option公司早在2008年初就把80%的数据卡产品外包给江苏捷普,这就意味着欧盟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数据卡生产商都没有,因此根本不具备申诉的资格。”中国机电出口商会法律服务中心负责人刘慧娟对媒体讲道。

同样对此提出质疑的还有华为,华为相关人士向本报表示,Option公司指控中国制造商这件事令人难以理解,因为Option本身早已将它的所有数据卡产品全部外包给中国生产。“我们质疑它提出此项指控的背后动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数据预示中国经济率先回暖?234份一季报预告出炉,77%预盈利!
截至3月底,输入国内的769个确诊病例都来自哪儿?
3月PMI 回升至52%,国家统计局:单月数据不代表经济恢复正常
时代IPO | 科隆新能应收账款居高不下,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