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曝光!让诺亚、京东踩雷的“承兴公司”真相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7-11 20:26:12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7月10日下午,时代财经一行来到广州番禺区天安科技产业大厦。这座大厦的12楼,便是这次“风暴眼”广东承兴和中诚实业(即广州承兴)两家公司的所在地。

    文/时代财经    王薇薇

    大黄蜂_大图.jpg

    广东承兴和广州承兴所在的办公室 时代财经摄

    “商界木兰”罗静被捕了,她控制的上市公司半个月后才得知消息。7月5日公告披露后,其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股价断崖式下跌,仅7月8日一天就跌去了80%。罗静控制的另一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的股价也出现了大幅波动。

    罗静被捕前,应该能预料到当初她那些供应链融资、股权质押等一系列资本挪腾术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她说不定也能想到留下的一堆乱局会在资本市场久久发酵。但在被捕前一刻,罗静仍在做最后的挣扎,将诺亚财富汪静波视为救命稻草,然后,被汪静波叫来的警察带走了。

    诺亚财富此前已经因罗静的供应链融资和股权质押“踩雷”34亿元人民币,还因此登上了承兴国际控股的大股东之位,同时自己在美股的上市公司股价大跌。于是愤而将当初的应收账款合同双方——承兴国际相关方与京东推到众人眼前。之后,便是一场诺亚财富、承兴国际控股、京东等几方之间自我撇清、互相指责的“罗生门”。

    几方争论的焦点,便是这场漩涡中心的“承兴”。

    “承兴”,在汪静波致诺亚全体员工的信中是“承兴国际相关方”,信中提到旗下一个核心企业系列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在京东的回应中,“承兴”是“广东承兴”,京东称“广东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广东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

    但在承兴国际控股的澄清中,“承兴”成了“广州承兴”。承兴国际控股董事会表示,广州承兴并非集团的成员公司,集团与京东之间也没有签订有关合同。

    承兴国际、承兴国际控股、广东承兴、广州承兴……“傻傻分不清楚”。

    “承兴”的背后

    “承兴”有很多官网,从这些网站中可看出,承兴国际是罗静“承兴系”的主体。据其官网显示,承兴国际集团(网站logo上显示为“承兴国际”)创立于1996年,在广州、香港、北京、上海、苏州、深圳、新加坡、美国洛杉矶等地皆设有分公司,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BAC),分别对应承兴国际集团的泛娱乐、智能硬件和大健康三大产业板块。

    承兴国际称,泛娱乐产业,是以IP变现为核心,涉足动漫IP创作及运营、衍生品设计生产与分销、主题公园和主题活动运营等业务,渠道覆盖电商,运营商,银行,石油,航空,零售等领域。

    在这个产业,承兴国际有着强大的关系网,拿下了NBA、星球大战、变形金刚、超人、正义联盟、哆啦A梦、曼城及皇马的品牌形象授权。我们平时见到的建设银行、光大银行、广发银行等联名信用卡,多半就是出自承兴国际之手。承兴国际的合作伙伴,囊括内地三大通信网络运营商,多家内地大型银行及VISA和万事达卡,京东、苏宁易购、国美电器、阿里巴巴等电商企业,甚至还有中石油、中石化、美联航等。

    拥有这些强大的关系网,除了依托罗静和刘晖两位核心人物外,今年2月1日刚从罗静手中接过承兴国际控股CEO之位的节晶也功不可没。据公开资料显示,节晶曾先后任职于广发银行、中信银行、美国联合航空、万事达卡等国内外知名机构。

    而最让外人惊叹也是承兴最引以为傲的事,是2017年收购了斯坦·李创立的POW!娱乐公司,成为全球唯一拥有斯坦·李个人的肖像、名义版权的公司。2017年5月,承兴国际控股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拟以1150千万美元的总价收购POW!Entertainment 85%的股权。当年10月31日,承兴国际控股宣布收购完成。

    然而,第二年(2018年)5月,斯坦·李在美国将POW!告上了法庭,追偿超过10亿美元。理由是POW!与其他被告合谋故意作出重大虚假事实陈述,并以胁迫或欺诈方式取得斯坦·李的签名,以向POW!提供斯坦·李的身份、姓名、形象及肖像的独家使用权。对此,承兴国际控股回击称斯坦·李的主张荒谬,并表示已在香港高等法院对斯坦·李提出法律诉讼,因为斯坦·李的指控令集团蒙受损失。然而7月9日,也就是还不到2个月的时间,承兴国际控股便发布公告称,斯坦·李已撤回诉讼。

    2018年11月12日,斯坦·李与世长辞。承兴国际控股于11月20日发布公告表达遗憾。之后,其疯狂展开斯坦·李个人IP及漫画IP的项目,包装“后斯坦·李时代”,包括与韩国KBS合作打造斯坦·李原创IP改编的韩剧、制作斯坦·李玩偶及纪念T恤,以及打造相关IP电影等等。

    “斯坦·李效应”实际为承兴国际带来多少影响暂时还很难计算确切数字。但2018年下半年,承兴国际控股持续经营业务期内溢利1.04亿港元,同比增长129%。此外,自从收购POW!以来,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虽有波动,但整体一直在持续上涨,直至今年7月8日。

    11562846377_.pic_hd.jpg

    罗静控制的“承兴系”相关公司 时代财经制图

    广东承兴?还是广州承兴?

    其实,在承兴国际控股正式收购POW!之前,内地以“斯坦李”命名的公司就已悄然成立。2017年9月,斯坦李文化传播(广州)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公司成立后投资了艺荷文化传播(上海)和北京联承星影业。2018年11月,无锡斯坦李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555.56万元。两家公司的背后,均是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即广东承兴)。

    广东承兴成立于2016年,控股股东为自然人罗伟,尚不得知罗伟与罗静是何种关系,但罗静是该公司董事长。广东承兴成立后,除了上述两家“斯坦李”公司外,还投资设立了一系列文化传播类公司。包括承兴影业(上海)、江苏奇境文化投资、广东奇境文化投资,以及广东承兴影业。

    其中,承兴影业(上海)与上述斯坦李文化传播(广州)投资的艺荷文化,以及罗静控股的另一家企业上海承励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使用同一个注册地、注册邮箱和电话。而广东奇境文化投资全资设立的佛山奇境文化投资,其旗下有三水荷花世界主题公园。该主题公园现已更名为“荷花奇境”,由承兴国际控股运营。

    很明显,广东承兴是承兴国际在内地泛娱乐板块业务的运营公司,与承兴国际控股有着斩不断的联系。

    此外,承兴在内地还有另一家重要公司——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2006年8月就已成立,彼时名为“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去年10月下旬突然改名为“中诚实业”(文中称“广州承兴”)。从官网可看到,广东承兴与广州承兴的主营业务都与供应链有关。

    广州承兴由罗静100%控股,旗下有一家重要的公司,叫“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文中称“苏州晟隽”)”,也就是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的母公司。罗静此前除了将所持有的承兴国际控股的股权质押给了诺亚财富外,还将苏州晟隽的部分股权质押给了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公开资料显示,杭州金投承兴由江苏省国际信托持股49.97%,广东中诚实业控股(即广州承兴)持股10.91%。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承兴参股了诺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持股5%,诺亚财富旗下的上海诺亚投资(集团)持股95%,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而广东承兴则是芜湖歌斐航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合伙人之一,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底,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

    由此可见,承兴与诺亚财富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而罗静与汪静波,至少也已认识了5年。

    “多年情谊”,可能是罗静在最后关头求救于汪静波时打出的一张“牌”。不过汪静波并没有买账。有媒体向诺亚财富相关人士求证获知,6月19日,罗静最后找到汪静波,在汪静波办公室里表示希望能寻找新的资金注入,能再发数十亿的产品,汪静波忍无可忍,选择了报警。

    之后,便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诺亚财富、京东、承兴国际控股三方回应中的“承兴”,究竟是谁?是广东承兴还是广州承兴?这尚需要等待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结果出来。不过,据广东承兴与广州承兴官网的披露,两家公司实际都在同一处办公,办公地址并不在注册地的广州市越秀区,而是在广州市番禺区番禺大道北555号的天安科技产业大厦2座12楼。

    现场直击“风暴眼”,工作人员严密戒备

    7月10日下午,时代财经一行从天安科技产业大厦最近的地铁站——市桥站出发,过机电山庄立交桥,经大北路进入番禺大道北,大约15分钟左右的车程才到目的地天安科技产业大厦。

    沿途视野空旷,大北路的两旁都是各种品牌的汽车专营店。天安科技产业大厦位于天安节能科技科技园(也称“番禺节能科技园”)靠里处,从大门入口往里步行,还需要8分钟左右的时间。

    天安节能科技园_大图.jpg

    承兴所在的科技园入口 时代财经摄

    科技产业大厦_大图.jpg

    承兴公司就在这座大厦内 时代财经摄

    这一天的广州,一直在下雨。时代财经一行穿过一楼大堂进入电梯后,一名女子也迈步进来。12楼是这栋大厦的最顶层。时代财经发现同乘电梯的女子也要去12楼时,向该女子询问“12楼有几家公司?”女子神情戒备地反问:“你找哪家公司?”在时代财经表明目的地和身份后,该女子不再说话。

    电梯即将到达12楼时,该女子承认自己就是广东承兴的工作人员,但“不方便接受采访,可以回公司向相关负责人转达采访请求”。走出电梯后,她却表示,只能在外面等待,“我不能让你进去,前台也不行。”随后,她通过指纹密码锁,打开了公司的玻璃大门。经过前台时,她扭头跟前台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便转身进入了里间。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对面的墙壁上挂着“承兴国际”的招牌,里间入口的左侧放置着变形金刚“大黄蜂”的模型。据承兴国际国股2018/19中期报告显示,其从美国著名玩具公司孩之宝获得授权,与中国建设银行合作推出《变形金刚6》主角大黄蜂为主题的联名信用卡。

    之后,广东承兴的那扇玻璃大门再也没有开启过。前台工作人员一直坐在电脑后,还有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倚靠桌旁看手机,中途曾几次抬头看向门外,随后又立即扭过头转向别处。时代财经一行敲门询问能否联系相关负责人,两名工作人员不作任何回应。

    前台工作人员_大图.jpg

    承兴的前台 时代财经摄

    在门口等待了3分钟后,一名上了年纪的红衣女性工作人员从里间出来走向玻璃大门。时代财经一行再次表达了采访的请求。但这名工作人员从身后拿出一把U型大锁,从里面将大门给锁了起来,然后前台区域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进入了里间。

    这时,一男一女从电梯走出,看到大门上的大锁有些惊诧。其中的男子向时代财经一行询问,女子则疑似拨打电话给承兴的相关人员。两人都自称是承兴的客户,过来是想进行一些业务沟通。时代财经询问他们是哪家公司?男子有所顾虑问“你会写上去吗?”之后犹豫了一下说,“还是算了吧。”

    时代财经问“是否因为看到新闻才过来的?”该男子回答称,“差不多吧。”

    “担心跟他们的合作吗?”

    “也不是担心吧,就是常规的沟通。”

    “那还会继续合作吗?”

    “很难说。因为现在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所以要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之后,同来的女子打完电话后过来轻声向男子说了几句话,两人随即离开,下了电梯。

    这中间,大厦物业的修理人员上来,表示承兴的办公室有东西坏了报修。修理人员打了电话,但承兴的相关工作人员仍然不肯开门,等了一会后,这名修理人员也只能离开。

    天安修理人员_大图.jpg

    等待开门的园区维修人员与上锁的大门 时代财经摄

    时代财经一行人随后也下了电梯准备离开。之前的一男一女两名客户此刻也还等在大厦一楼门口。见时代财经一行人要离开,其中的女子称:“没办法,他们也让我们先走,说之后再约。”

    时代财经一行人走出大厦一段距离后回头再看,两人的身影正隐没入这座大厦之中。

    这座大厦的12楼,便是这次“风暴眼”广东承兴和中诚实业(即广州承兴)两家公司的所在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承兴国际 诺亚财富 博信股份 的报道

  • ·曝光!让诺亚、京东踩雷的“承兴公司”真相(2019-07-11)
  • 据诸葛找房数据,截至9月份六合区新建商品住宅可售套数为5299套,相较于去年同期的3061套,库存压力较大。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截至2019年10月21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已公布22个基建工程项目的获批信息,项目投资总额超7643亿元。

    现有的发展经济学理论对中国而言并不特别有针对性,解释不了中国的发展,更指导不了太多中国的发展。

    美国作家比彻曾说:“服装和举止不能造就一个人,但他被造就成人时,服装和举止就会极大地改善他的外貌。”

    物价水平偏低,经济运行低于潜在增速,问题出在需求方,扩大需求才能解决问题。扩大需求就需要增加信贷。信贷不增长,购买力上不去,扩大需求就是一句空话。

    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至今仍保持美拉尼西亚的传统文化,对教育水平并不注重,小学、中学和高等学府比较少。因此,当地华人都选择把子女送至香港、澳大利亚等地读书。

    近日出炉的中国经济“三季报”成绩单印证了企业转型趋势。国家统计局10月18日发布数据显示,高技术产业产值和投资的较高增长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亮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