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途歌们”的“共享”困境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10-11 17:29:04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日前,共享汽车平台途歌宣布完成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在共享汽车市场,一方面,入局者纷来沓至,另一方面,行业荆棘丛生。

    文/时代财经    曾盛

    timg-1.jpg

    日前,共享汽车平台途歌宣布完成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由SIG海纳亚洲基金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跟投。途歌表示,将于近期在北京推出送车上门服务,计划之后在全国范围内上线。这是途歌继今年初获得由海益得凯欣基金(CHP)领投,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和真格基金跟投的2600万美元B+轮融资后,时隔9个月拿到的又一轮融资。

    “入局”者沓至

    成立于2015年7月的TOGO途歌,在当年9月正式上线APP后,目前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和西安等地落地运营。现阶段,TOGO途歌已经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宝马1系、奥迪A3、JEEP自由侠、雪铁龙C3、标致2008等多款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共享汽车的市场近年来动作相当频繁,据PC6下载站的数据显示,共享汽车app的数量多达75款,比如TOGO租车、mocar共享汽车、CAR2SHARE、联程共享、EVCARD、gofun出行、宝驾出行等。除此之外,连部分车企也开始涉足共享汽车领域了。

    9月29日,PSA集团宣布在华正式推出共享汽车业务,该业务由“风标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提供运营。风标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是由PSA集团、东风电动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及武汉电动汽车示范运营有限公司三方组建的合资公司,该合资公司通过“易微享Free2Move Carsharing”移动出行品牌开展业务。此前,另一家车企长城汽车也推出了自己共享汽车的业务“欧拉出行”,公开数据显示,欧拉出行一期启动资金达到10亿元,欧拉出行将融合“分时租赁+网约车+长短租”作为核心业务板块,拓展后市场产业链。

    众多厂家加入共享出行领域,行业专家顾伟俊在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车企布局共享汽车有着战略方面的考虑,车企在布局共享汽车之时,更多是为了紧扣未来汽车发展产业链条,这对于自身品牌的传播和销量的增长都有着较为重要的意义。

    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相比于国外的情况,本土的出行提供商虽然面临着比较大的资金缺口,但是同样有着更为明显的优势,它们更加贴地气,更懂中国市场。”而如何打好本土牌,也是在惨烈的共享汽车“淘汰赛”中能否突围的关键所在。

    timg-2.jpg

    “共享”的困局

    交通部去年7月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分时租赁类的车队规模已经达到4万辆左右,其中电动汽车的占比在95%左右。一方面,入局者纷来沓至,另一方面,共享汽车问题丛生。

    某共享汽车广州区域车辆负责人向时代财经记者表示,当下,全国私家车保有量不断攀升,这导致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停车位资源非常紧俏。既便是三线城市,停车位资源也十分紧张。更重要的是,如果共享汽车平台在一个城市拥有500辆汽车,至少需要1000个停车位,因为共享汽车是流动的,必须保证所有的停车点都要有富裕的车位。

    因为取车还车不便、停车费高昂等因素,共享汽车的用户体验不是特别好。上海的EVCARD在全国有近1.2万个网点以及6.1万个车位。同时,通过与机场、房地产商、景区的战略合作,打通了不少车位、网点。但即便如此,取还车仍然特别不方面,甚至有客户不得已选择网约车或共享单车。

    当前共享汽车行业最大痛点就是“停车不便、租还不便”等现实问题,对此,行业专家詹天文在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汽车在某种程度上承担公共服务功能,在道路和停车资源上适当使用社会资源是合理的。要解决因停车位不足产生的乱停乱放问题,需要平台通过技术手段加强监测,建立违章用户信用档案。

    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数据中心副秘书吴小员早在2017年上海国际共享汽车大会上时表示,共享汽车的市场风险不仅仅在于消费使用中的安全风险以及运营企业大投入、回报慢,对很多城市来讲还存在整体的风险。对共享汽车来讲,随着运营商的增加、资本的涌进,对一个城市来讲到底需要多大的规模?如何有序投放?投在哪里?牌照、额度怎么规划?对企业来讲,何时能够盈利?用什么盈利?还没有答案。对于共享汽车的发展,还有着法律责任的界定问题。“根据法律规定,机动车发生损害,机动车的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都应承担责任,即使保险公司能够对损害作出经济赔偿,但是上述的法律责任如何按分配仍是问题。”由于分时租赁汽车具有随取随用随还的特性,在这场“接力”租赁汽车过程中如果出现事故就很难判定责任。

    除了一系列外部难题,不少平台自身还面临着盈利难题。

    早在去年10月,共享汽车平台EZZY正式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终止EZZY平台的服务,并正在积极处理后续事宜,成立清算组,开展清算及清偿工作。

    EZZY共享汽车平台CEO付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EZZY的失败在于在成本管理上没有做好,“如果 EZZY 的客单价在 30 元左右,那么他们很有可能要为此支付 60 元的成本。共享汽车企业想要实现盈利单车每日完成四单便可行业内很少有企业能做到单车每日4单。所以盈利难成为了大部分共享汽车平台所面临的问题”。

    除了平台客源不足以外,像EZZY这样的平台,在一些高端车型如宝马I3的采购方面就导致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所以造成了现金流的不足。这也是制约他们发展的原因。一位曾服务于宝驾出行的公关人士向时代财经记者如此表示。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与褚家相交20多年的作者先燕云,将写褚时健视为自己一生无法回避的责任。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