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强化“稳就业”背后:结构性就业矛盾非常严峻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8-03 15:41:07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天津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丛屹告诉时代财经,中国正处在产业结构转型阵痛期,传统产业日渐衰落,但新型产业尚未成熟,传统产业释放出来的大量劳动力,没有完全被第三产业吸纳,因此在未来两年内,结构性就业问题依然非常严峻

    文/时代财经    柳军

    “稳”是今年中央政治局年中会议的关键词,其中“稳就业”位居下半年六项重点工作之首。

    不过时代财经注意到,2018年上半年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处于4.8%至5.1%之间,各月均低于去年同期,并且6月份4.8%的数据更是自2016年全国月度劳动力调查开展以来的最低值,从数据看来,就业问题并没有异常情况。

    既然如此,为何中央对就业的重视程度进一步强化,甚至超过了上半年的焦点贸易摩擦、政府去杠杆、金融防风险等这些问题?

    “其实六个稳定中,就业稳定是最核心的稳定。”天津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丛屹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处在产业结构转型阶段,传统产业日渐衰落,但新型产业尚未成熟,传统产业释放出来的大量劳动力,并没有完全被第三产业吸纳,这导致结构性就业问题非常严峻。

    二产就业人数骤减

    过去五年里,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这产生的其中一个结果是,第二产业就业人数连续五年负增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第二产业的就业人数在2012年达到2.32亿的峰值后迎来拐点,具体来看,2013年和2014年每年减少71万人,2015年减少406万人,2016年减少343万人,而2017年减少533.16万人。

    可以看出,从2015年开始,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出现大幅度负增长,2015年至2017年的三年间,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减少近1275万。

    “这与制造业产能过剩背景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有关,也与环保要求提高、拆除违章建筑等举措有关。”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撰文指出。

    在上述政策背景下,近年来数以万记的企业被限产、限排、关停。据央广网报道,截止20176月底,京津冀“散乱污”企业超过17.6万家,按照环保部门要求,20179月底不能进行升级改造的企业,将一律进行取缔关闭。具体来看,2017年河北省共排查出“散乱污”企业10.9万家,完成整治10.2万家,其中关停取缔无证无照、治理无望的企业6.9万家;天津则在201711月举行的“散乱污”企业专项整治工作中,共排查出近1.9万家企业,其中对治理无望的9081家企业进行关停取缔。

    和企业被限产、关停一样,去产能也带来了一定的失业问题。今年6月,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经济学院副教授陈俊龙在一篇学术研究中预计,河北省在去产能过程中将减少100多万个岗位,产生的富余人数达106万人,其中钢铁企业需要安置的员工人数达42.6万人,在去产过程中受到间接影响的相关产业的分流人数约50万人。而这仅仅是河北一个省的数据。

    基建 大图.jpg

    证券日报曾报道,去1亿吨钢铁产能,大约减少17万就业岗位。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上一次出现第二产业就业人数负增长,是在1999年至2003年,当时国有大中型企业为摆脱困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让职工下岗成了主要手段,在5年时间里,全国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减少了673万人。

    不过,由于“散乱污”企业多集中在民营企业,这一轮的第二产业减员潮中民企员工成了主力,且规模达超过了上一轮国企改革下岗人数的2倍。这种背景下,产业工人再就业问题给各地政府带来巨大的压力。

    第三产业吸纳就业有限

    “按照社会发展过程看,人口一般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转移,当第二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将开始向第三产业转移。”华南示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王忠告诉时代财经。

    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正在发生上述转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中国第一产业就业人数下降了4.3%,第二产业就业人数下降2%,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增加6.4%。由此看来,就业人员正在从第一、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集中。

    微信图片_20180803182508.jpg

    在过去三年里,第一、第二产业合计减员达到了3121万。不过,这里也包含因自然年龄而退休的人数。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底,中国15岁至60岁人口约9.3亿,到2017年底,这一数据缩减为9.16亿,由此测算过去三年里大约有1412万劳动力退休。但实际上,国内第一产业并没有明确的退休年龄界限,因此实际退休人数或远低于1412万人。即便这1412万人全部退休,按照目前国内第一、第二产业合共55%的占比推算,过去三年里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中约有776万人退休,也就是说,过去三年中至少有2345万劳动力由于非年龄原因离开第一、第二产业的。

    按照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2016年的说法,中国“十三五”期间平均每年需要在城镇新就业的青年人大约为1500万人,若三年合计4500万人,再加上从第一、第二产业转移出来的2345万劳动力,那么就有6845万劳动力需要找工作。

    然而,在过去三年里,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只增加了3508万,这意味着还有约3337万人并没有被第三产业吸纳。

    王忠告诉时代财经:“第一、第二产业的从业者普遍年龄偏大,受教育程度较低,当他们遇到产业升级、供给侧改革后,一旦失业就很难适应市场。而且,现在每年还有大量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就业,但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正在逐渐消失。”

    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劳动力不断减少,延迟退休正在成为趋势。王忠指出,如果从第一、第二产业释放出来的大量劳动力过早退出市场,这将进一步加大整个社会的抚养压力。而现在经济形势面临下行风险,就业也是稳增长扩内需的基础。

    丛屹认为,这种结构调整期的阵痛其实早有预料。“中央在2016年就提出社会政策托底,其含义就是不论结构调整有多难,只要保住就业,都能争取到时间和空间。”他说。

    “但现在单靠地方政府改变不了这个问题,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能释放出更大的内需空间,才能再创造更多第三产业服务市场。”丛屹指出,如果不通过深化改革,政府不放一些职能,第三产业如中介市场、外包服务市场等将无法顺利继续发展。他表示,至少在未来两年内,结构性就业问题依然非常严峻。

据诸葛找房数据,截至9月份六合区新建商品住宅可售套数为5299套,相较于去年同期的3061套,库存压力较大。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截至2019年10月21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已公布22个基建工程项目的获批信息,项目投资总额超7643亿元。

现有的发展经济学理论对中国而言并不特别有针对性,解释不了中国的发展,更指导不了太多中国的发展。

美国作家比彻曾说:“服装和举止不能造就一个人,但他被造就成人时,服装和举止就会极大地改善他的外貌。”

物价水平偏低,经济运行低于潜在增速,问题出在需求方,扩大需求才能解决问题。扩大需求就需要增加信贷。信贷不增长,购买力上不去,扩大需求就是一句空话。

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至今仍保持美拉尼西亚的传统文化,对教育水平并不注重,小学、中学和高等学府比较少。因此,当地华人都选择把子女送至香港、澳大利亚等地读书。

近日出炉的中国经济“三季报”成绩单印证了企业转型趋势。国家统计局10月18日发布数据显示,高技术产业产值和投资的较高增长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亮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