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SignPackage(); ?> 推“看看”出“小游戏”,“不务正业”的ofo到底想干吗?-时代在线 - 时事 财经 产业-时代周报
  • 推“看看”出“小游戏”,“不务正业”的ofo到底想干吗?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7-06 09:30:0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在长期研究出行领域政法大学朱巍教授看来,ofo取消“信用免押金”政策、推出信息流“看看”、上线小游戏都是为了生态布局,在为日后的大数据发展做铺垫。

    文/时代财经    黄淑妹

    7月4日,ofo上线了小游戏功能,这是继信息流“看看”之后,ofo又一“跨界”行动。自5月ofo创始人戴威在内部会议上提出今年实现盈利之后,ofo就大动作频频。

    先是成立B2B事业部并宣布公司营收超过1亿元,后又提出取消25座城市的支付宝信用免押政策。在被爆测试多种计费方式,其又推出新闻版块“看看 ”与小游戏。

    另外,今年6月,ofo还向外透露其在优化共享单车运营模式。目前每辆小黄车综合运营成本已从此前的1.2元/天降至0.2元/天。

    ofo这一系列举措均被外界认为其在加强自身造血功能。然而就在ofo“开源节流”之时,其竞争对手摩拜并未给予喘息的机会,甚至放出了免押金与智能助力车两个“大招”,双方再次交战。

    变现受阻

    与摩拜委身美团不同,ofo拒绝了滴滴的投资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独立发展之路。在这条路上其首先面临的就是盈利问题。

    虽然ofo拥有大量的用户,但是在不断“烧钱”的共享单车领域,ofo的变现依然难点重重,尤其是在车身广告被阻之后。

    今年5月,ofo正式推出了车身广告业务。这是其在内部架构调整后推出的重要变现举措。当时,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媒体采访时透露,ofo在武汉的车身广告业务,仅改造了200辆车,相关收入就达到了百万,成绩相当不错。

    然而,在北京共享单车指导意见规定“车辆不得设置商业广告”之后,6月,上海交通委也推出同一规定。两个重点城市的新规无疑阻断了ofo车身广告变现之路。

    但在时代财经采访中,ofoB2B负责人邵毅依然看好车身广告。他告诉时代财经,ofo B2B业务涵盖车身和App端广告、企业绿卡。今年5月ofo启动了“V Day”计划,希望通过广告和企业年卡落实B2B的商业变现。

    就在ofo努力拓宽其变现途径时,ofo的负面并未减少。近期,ofo取消了原本的“信用免押金”政策,上线了95元“福利包”。用户购买福利包则可以免交押金。这一政策不但没赢来掌声还接连遭受批评。

    长期使用ofo共享单车的陈女士向时代财经反馈,“本来觉得交押金没什么,但是ofo推出免押金政策的前提得买礼包,不买就得乖乖交押金,强买强卖感觉很差。”

    就免押金问题,ofo向时代财经解释称,ofo上线了新一代积分信用体系,未来ofo将根据用户行为进行信用分级,信用评级较高的用户有望减免押金。

    在ofo以信用评级来确定是否免押金时,摩拜却强势地向外宣布其无条件免押金,并且免押金政策已覆盖1.05亿用户,收获大量好评。

    对此,长期研究出行领域政法大学朱巍教授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共享单车是政府、企业、用户三方共管、共治、共享的行业,免押金已是大势所趋,ofo采用信用制度更多的还是从其生态布局考虑。

    值得一提的是,在ofo频频推出新业务时,摩拜也在不断追击。其不仅在ofo免押金政策受挫时顺势推行免押金,而且还率先推出了早前备受关注的智能助力车。

    就此,时代财经询问ofo智能助力车的进度,其官方回应称,“已经完成了相关产品的开发。不过,国内大部分城市对电动车的治理政策还未出台,目前对此持观望态度。”

    从这点来看,智能助力车暂时不会成为ofo变现的工具。那么,在车身广告受限制、“V Day”计划刚起步、智力助力车还未成型之时,ofo似乎只能在App上频繁“动刀子”。

    体验升级

    自ofo内部架构调整之后,ofo App就增加了开屏广告、信息流“看看”与小游戏。

    有观点认为,ofo的这些板块均是为了变现。对此,ofo官方回应称,“看看”与小游戏都是想给用户好的使用体验,增加用户的留存,目前并不会靠其盈利。

    另有观点认为,无论是信息流还是小游戏,ofo作为一个纯工具类的App,多数用户习惯“用完即走”,无法营造阅读与游戏场景,难以成其盈利工具。

    对此,长期研究出行领域政法大学朱巍教授向时代财经分析称,ofo在社交与游戏领域的布局并不是以变现和盈利为目的,其更多的是在做生态链的布局。单纯靠信息流以及游戏实现盈利相当困难。ofo更像是以其为媒介进行数据采集。

    据戴威去年11月公开发言时透露的数据,ofo坐拥2亿用户。另据艾瑞咨询《2018上半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监测报告》,ofo月活跃用户规模高达2937.7万。如此庞大的用户规模足以支撑ofo进行大数据的采集和运用。

    朱教授认为,以大数据的方式进行用户画像、广告精准投放、大数据商业化运用,将自己打造成出行领域数据平台对ofo而言更有利。目前ofo对社交、游戏、区块链的布局都是为了完善其生态链。

    回归到新闻信息聚合功能模块“看看”以及小游戏“天使的蛋生beta”上,这两个版块或许能够在用户粘度以及数据采集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短时间内依然无法为ofo谋利。

    目前信息流领域腾讯与今日头条仍占据主导地位,ofo想在此方面“分羹”可能性较小,小游戏更是如此。

    ofo大动作频频,但其变现之路依然难点颇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ofo 看看 小游戏 摩拜 的报道

  • ·押金难退,强制升级 小蓝单车陷资金泥潭? (2017-09-30)
  • ·推“看看”出“小游戏”,“不务正业”的ofo到底想干吗?(2018-07-06)
  • ·ofo关闭美国业务,开启海外大撤退?(2018-07-20)
  • ·ofo卖身“烟雾弹”又来了,这次买主多了蚂蚁金服(2018-08-03)
  • ·更换法人代表戴威“退位”? ofo回应“不存在的”(2018-10-22)
  • ·“卖身”之后是“破产重组”?ofo回应称:无稽之谈(2018-10-31)
  • ·ofo公司及戴威被法院限制消费(2018-12-20)
  • ·“不统一”的ofo和越滚越大的押金问题(2018-12-21)
  • 截至目前,碧桂园已助力9省14县超20万贫困人口脱贫,累计帮扶增收4471万元。“自2018年开始,精准扶贫已经成为碧桂园的主业。

    微信、微博以“社交+资讯”的形式出现,其他几家资讯平台中,今日头条一如既往地走技术分发的路线,UC、一点资讯、天天快报则越来越看重“技术+内容建设”的双重驱动。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资委工作期间,肖亚庆喜欢到一线企业调研。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一年,肖亚庆就至少前往26家企业进行调研,平均每个月2家。

    长远来说,还是应当将土地增值税纳入房地产相关税收体系中,调整比重和税率,对于企业来说,会有比较直接的利好。

    “加征关税有利论”,究竟是一种无知还是一种伪装?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