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汽约车与e代驾合作,抱团对抗滴滴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5-16 20:51:46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网约车企业抱团取暖、共同对抗滴滴,似乎成为行业一种发展共识。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5月15日,首汽约车宣布与e代驾达成合作,双方平台内将各自接入代驾业务和网约车业务,平台相互打通,实现用户资源共享。

    时代财经发现,首汽约车APP已上线“代驾”服务。同时,e代驾APP内容也产生变化,点进首页的“车生活”,出现约车服务界面,服务车辆均来自首汽约车。

    两者抱团取暖并不令人意外,如今网约车市场滴滴一家独大,出行平台的合纵连横成了对抗滴滴的一种途径。

    抱团取暖

    20180514120352283.jpg

    时代财经从首汽约车和e代驾方面了解到,本次合作主要集中于用户互通以及司机共享。

    一方面,首汽约车和e代驾将从用户层面入手,进行会员体系和APP客户端的打通,用户在APP上可以同时享受首汽约车和e代驾的两家服务,进而达到平台流量互换。

    另一方面,双方还会一定程度上共享司机队伍。据透露,司机可以白天从事网络约车服务,晚上则可以做代驾司机。

    据e代驾向时代财经提供的信息,通过在App中接入约车业务,其可以增加自身服务场景,增加用户的粘性,而首汽约车能够通过代驾业务补全自身的服务板块。对于两者的合作,对出行领域有深入研究的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时代财经表示:“未来出行企业的发展方向将会是打造互联网生态。首汽约车和e代驾进行平台打通,进而接入更多的业务,这与滴滴涉足顺风车、单车等生态一样。”

    实际上,滴滴在网约车行业的一家独大,贯穿着整个互联网出行领域,更细分的代驾领域也逃不了滴滴的进击。

    据易观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代驾市场报告,2017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代驾市场规模达29.65亿元,滴滴代驾覆盖了80%-90%的活跃用户位居榜首,其余e代驾、爱代驾等分食其余市场。

    面对滴滴代驾的攻势,e代驾守势明显,需要另寻找帮手。与首汽约车合作,被视为是e代驾对滴滴代驾业务的反击。

    近两年首汽约车已先后上线了出租车、商务福祉车、国际用车、网约大巴等业务,已远超行业其他平台,如易到、嘀嗒等。

    首汽约车逐渐从传统的出租车向网约车队伍转型,去年年底接入6万辆网约车。“首汽约车的发展速度还不够快,需要更快。从扩张上来讲,我们速度还是太慢。从创新方式上来讲,也需要更加的互联网化。”此前首汽约车CEO魏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此次首汽约车与e代驾合作,就是从业务扩张的层面上借力,丰富服务板块,两者一拍即合。

    对抗滴滴

    首汽约车与e代驾的合作被视为是抱团取暖,但事实上,出行领域企业报团取暖的现象一直有增无减。在两者未牵手前,都与其他出行企业都达成合作。

    早在2015年,e代驾已联姻神州专车,在会员体系、共享司机等方面进行合作,与首汽约车合作的内容较为相似。

    去年9月,摩拜进军网约车市场时,就与首汽约车签订了合作协议。双方就在APP接入、服务互通、用户对接、品牌营销和技术研发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业内更是戏称摩拜与首汽约车、嘀嗒组成了“反滴滴联盟”。

    当前,网约车市场滴滴一家独大,网约车企业抱团取暖,原因都是指向滴滴。上线于2015年的首汽约车,隶属于北京国有出租车公司旗下的网约车平台,起步时间晚,在运力、用户数量和业务规模远落后于滴滴。

    但随着2016年网约车新规的出台,滴滴、美团等企业都因车辆合规性备受冲击,遭到交通部门约谈。而首汽约车从一开始就确立B2C模式,自有车辆、专职司机的规范管理使其尽可能避免了资格合规性的困扰。

    在此背景下,首汽约车CEO魏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明年要占据专车市场20%的份额。想要达到目标,首汽约车需要解决运力不足的问题。据其去年年底公开的数据,平台运营车辆近7万辆,覆盖全国59个城市,与滴滴全国服务覆盖400多个城市相比,无疑是小巫见大巫。

    朱巍并不看好首汽约车的B2C模式,他认为:“首汽约车的司机和车辆都是属于平台,资产包袱很重,难以去扩张规模。”

    实际上,首汽约车也尝试作出改变。得益于国资背景,首汽约在2016年接入了传统出行企业资源渠道,以互联网的方式整合出行资源,进而补充运力。这也是首汽约车抱团上游的租车公司,对抗滴滴的途径。

    至今,已有北京祥龙出租客运公司、上海大众出行和青岛、昆明、重庆、江苏等地交运、公运、外汽公司等20多家传统出行企业纳入到首汽约车的资源平台中。

    抱团取暖逐渐成为一种业内共识,首汽约车与e代驾合作互通优势资源,也是增加双方对抗滴滴的底气。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广东全省资金链断裂类矛盾总数61宗,其中2016年转存数28宗,2017年新增数33宗,已化解44宗,结余17宗,矛盾化解率72.1%。

不仅是新崛起的航空公司,就连三大航也只能选择向二三线城市下沉。但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会为这些航空公司提供高额的补贴。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9月20日,广东省70.4229亿元政府债券在上交所公开招标发行,各期限平均认购倍数为35.6倍,迅速刷新了9月17日宁波90亿元地方债中,单只债券认购倍数达34.25倍的纪录。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冯立果认为,不同央企的国有股权比重应有所区别。其中,公益类央企应保持国有股的绝对控股,商业类央企的国有股则可以降到49%以下,并不需要绝对控股。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