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众创空间困境:平台太多,创业者不够用了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3-05 10:15:5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至高众创空间创始人李振宇告诉时代财经,大家都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但问题是,众创空间太多,创业者太难找了。

    文/时代财经    柳军

    唐文坐在电脑前忙着剪辑视频,偶尔,他会和坐在旁边一起办公的伙伴聊聊天,但他们不是同事。

    和唐文一样,他们都是创客,因为刚起步,没有经济能力在写字楼里租用办公室,因此都选择了众创空间,这里除了有办公卡位,还有被称为共享空间的咖啡室、会议室,时常有创业培训和路演活动在这里举行。唐文希望,通过和有不同经验、不同技能的人交流,让自己创业的“苗圃”茁壮成长,从而入驻到孵化器。

    然而,最近唐文发现他所在的众创空间正面临一些困难:创客减少,各类活动也相应减少,众创空间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他担心自己的创业梦想难以孵化成功。

    其实,面临困难的不止是唐文所在的众创空间。“广州多数众创空间陷入了一个瓶颈。”至高众创空间创始人李振宇告诉时代财经,“大家都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但现在的问题是,众创空间太多,创业者太难找了”。他认为,众创空间到了一个洗牌期。

    广州众创空间将达到150

    众创空间是“双创热”产业链中的一环。

    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众创空间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以来,各地不断设立众创空间的数量目标,众创空间开始在全国遍地开花。

    广州当时提出的目标是,到2018年,众创空间数量要达到150家。广州还出台支持众创空间发展的政策,对纳入示范建设的特色众创空间,提出最高给予500万元的补贴。于是,闻风者捷足先登。

    “最早听到风声的是原来做孵化器的人。”广州鸣声谷众创空间负责人梁晓亮指出,由于孵化器和众创空间业态比较接近,他们更容易按照政府的思路把众创空间做起来。

    紧接着,一些民间中小企业也先后跟进,梁晓亮和李振宇便是其中代表。

    由于众创空间被寄予“发展新兴产业”的厚望,除了有政策补贴,一些房地产公司、投资机构也携带资本涉足其中。

    这样的背景下,从2015年到2017年的两年内,广州的众创空间数量从24家增加到139家。从数量来看,广州今年实现150家众创空间的目标已经不在话下。

    共享空间.jpg

    经营压力大,收租成主营业务

    然而,看似热闹的众创空间,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却不尽人意。

    按照广州市对众创空间的支持和管理政策,众创空间应为创客提供办公场地、活动场地、产品展示、观点分享、项目路演等硬件支撑,也要满足创客在工商注册、法律法务、金融服务、政策咨询等软需求。

    但实际情况是,多数众创空间成了物业服务机构,依赖工位出租成了主营业务。即便如此,多位众创空间负责人在接受时代财经时坦言,目前众创空间亏损严重。

    梁晓亮说,孵化器可以把毛坯房直接交给企业自己装修,但众创空间服务的是零散创客,他们要求更高,有些甚至要求连电脑都要准备好,这导致前期成本投入很大。

    他算了一笔账:“以现在1平方米每月30元的租金来算,2000平方米的空间租金收入一年70多万元,假如前期投入500万元,要8年才能回本,这还不算空置期和人力、推广、活动各方面的投入。现在一个众创空间至少需要3个人,这样一算,一年的支出快赶上租金收入了。另外,众创空间一定要有共享空间,一个场地减掉公共区域,能出租的面积有多少?”说到回报,梁晓亮也难言乐观,他现在能做的,是保证众创空间正常活下去,至于几年后市场会变成如何,他心里也没底。

    另一位众创空间负责人坦言,理论上众创空间可以减免租金,通过服务创客、占有孵化企业的股权来盈利,但初创企业项目夭折率至少在一半以上,夭折率高也容易造成众创空间空置率高,从而增加推广成本。“更主要的是,股权也需要两年左右的周期,这期间,资金从哪里来?”

    即便有些众创空间能对创客减免租金,可以通过占有股权来盈利,但面临的挑战是,孵化平台多了,靠谱的创业者难找。

    李振宇感叹道:“经历了3年的快速发展,众创空间显得非常浮躁,现在,该夭折的项目夭折了,该赚钱的导师也赚了,该关门的众创空间也将关门,这是市场发展的一个过程。”

    服务也应与时俱进

    “众创空间的公共卡位可供租赁,租金800/月,直接拎包入驻办公!”时代财经走访发现,不论在天河城百货广场的大屏幕上,还是在微信、微博上,都有类似的众创空间招租广告,这意味着,部分众创空间的入住率并未达到饱和状态。

    梁晓亮指出,其实部分众创空间就是政策的严重依赖者,并不考虑招商,缺乏市场冲劲。

    “大家都想着炒作众创空间的时候,入住率降低是正常的事。”李振宇认为:“众创空间是个好东西,对社会创新的带动作用比较明显,但是目前的扶持政策需要市场的洗礼。”他建议,政策应该减少对众创空间的补贴,但对众创空间所孵化的项目多些支持,这样可以倒逼众创空间做好服务,只要孵化的项目做起来了,众创空间也是受益者。“否则,服务不扎实,老拿补贴,我觉得这是病。

    上海财经大学创业学院执行副院长刘志阳曾走访全国众创空间发现,早期创业者缺乏资金和知识交流,如果这方面需求得不到满足,那么众创空间的共享工位就成“鸡肋”,“正常的逻辑是,众创空间扶持小微创业者,然后到孵化器、加速器,再到科技园区,最后形成产业集聚。”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