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谷歌眼镜能否死而复生?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3-02 15:26:5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正因如此,最近谷歌眼镜回归的消息不断涌现。因为在开发者和用户的眼中,谷歌眼镜大概是比手机更能承载AR的载体。

    文/时代财经    梁志雄

    除了谷歌眼镜之外,这世上可能没有另一件尖端科技产品能够在诞生时如此惊艳,没落时如此暗淡。

    这个2012年亮相的设备当年收获了无数光环,业界和消费者都对它给予厚望,仿佛科幻电影里的场景已经触手可及。但很可惜,这个计划以失败告终。

    u=1372482770,2850532054&fm=27&gp=0.jpg

    时隔数年,现任谷歌硬件业务负责人奥特洛近期却再次提起谷歌眼镜,他表示“高科技眼镜仍然是一个对谷歌非常有吸引力的项目”,这一消息让科技媒体和仍然支持谷歌眼镜的粉丝感到振奋,这是否意味着谷歌是否会重启谷歌眼镜?

    但很可惜这只是媒体对于谷歌的过度解读。时代财经其后询问了谷歌中国,对方给出的回复是“目前谷歌眼镜项目没有进一步消息。”

    其后奥特洛也承认,智能眼镜要变成一个大众市场产品,还有很多年时间。谷歌眼镜的回归,或许还需继续等待。


    从闪耀到陨落

    谷歌的粉丝回想起2012年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仍然会津津乐道。当年谷歌眼镜以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高空跳伞的方式降落到现场,并且使用第一视角让现场观众和全世界看直播的用户感受了谷歌眼镜摄像头的魅力。惊艳的产品以如此酷炫的形式亮相,一时之间人们都被这种未来科技感震撼了。

    谷歌眼镜也马上成为了全球科技界的明星,并毫无意外地得到了《时代周刊》评选的“2012年全球最佳发明”等一系列荣誉。互联网传奇人物蒂姆·奥莱利也认为“谷歌眼镜将是超越iPhone的技术里程碑。”

    微信截图_20180302144752.png

    但是到了2013年,随着谷歌眼镜进入现实世界,情况开始发生变化。用户发现谷歌眼镜的制造技术、用户体验、应用场景都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科幻”;媒体的风向更是180度大转弯,“谷歌眼镜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产品”成了主流的评价。

    当年曾是第一批试用谷歌眼镜的Tyson告诉时代财经,回忆第一次看见谷歌眼镜实物的时候,感觉远没有图片上的精致,“粗糙的边缘感觉随时会割伤手指”。

    在他看来,当时技术层面上就已经支撑不起谷歌眼镜的用户体验,“耗电量太大,发热也严重,一个不到两小时就要摘下来充电的眼镜,新鲜劲头过了就不想再用。”另外,他认为由于技术限制,当时谷歌眼镜的屏幕厚度大、可视区域小,导致成像效果并不理想。

    另一个做移动医疗软件系统的开发者则对时代财经坦言,谷歌眼镜最大的问题是生态链没成功搭建,“当时软件和硬件的结合很不理想,开发平台使用过程也遇到很多BUG,最终我们的软件也没有开发出来。”

    类似的事情,即使是谷歌第一方工程师也同样遇到,当时谷歌在演示视频中展示的许多功能,包括视频会议和语音回复短信一直开发中,无法使用。同时眼镜需要通过蓝牙连接安卓手机,不能独立运行。到最后,谷歌眼镜唯一实用的功能大概只剩下相机、录像。

    5132977675312642675.jpg

    363665669927258412.jpg

    糟糕的评论还波及到谷歌眼镜的价格。刚发布时震撼感让大家忽略了其1500美元(约9500元人民币)的高昂定价,1500美元能买到什么?两部当年的中高配苹果iPhone,或好几部谷歌Nexus 4或Nexus 5,“高价低配”的性价比让潜在消费者的购买意志被消磨殆尽。

    到2014年11月,首批16家谷歌眼镜应用开发商中的9家停止了谷歌眼镜项目。谷歌眼镜的联合发明者帕尔维兹从谷歌离职,加入了亚马逊,而团队的其他重要成员也纷纷离开。

    媒体开始宣告谷歌眼镜的死亡。

    上述开发者对时代财经打趣:“谷歌眼镜就是早生了十年的产品。”他认为要达到各类科幻作品中对于智能眼镜的想象,少不了图像识别的进展,“谷歌和微软的‘神经网络’这两年才进入大家的视野,图像识别必须借助神经网络,只有当技术到了一定地步,智能眼镜才能开始‘会看会想’。”

    但这几年智能眼镜的开发并没有停止,像Vuzix、爱普生、ODG Smart Glasses等也在陆续推出类似的产品,毕竟这个市场在未来将是一块“大蛋糕”。

    市场调研机构Forrester Research的一份报告中称,预计到2025年,美国将会有近1440万块智能眼镜。以谷歌眼镜此前1500美元的售价来估算,这意味着未来7年内,智能眼镜的市场容量将达到10-20亿美元——要知道,谷歌的非广告业务总营收也就刚刚超过100亿美元而已。

    寄望AR起死回生

    至于谷歌硬件业务负责人奥特洛为何重新提起谷歌眼镜项目,因他表示“我们正在试图确定最适合体验AR的其他方式,测试范围不只局限于手机”,AR可能是谷歌起死回生的灵药。

    几年前大众对于AR、VR为何物根本毫无概念,但是这两年全球的硬件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对消费者轮番“洗脑”,普通用户对于AR和VR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早已今非昔比。

    在AR领域,任天堂的游戏Pokemon GO(精灵宝可梦)火爆全球,给消费者进行了一次最有力的增强现实入门教育。对于用户来说,如果VR意味着完全沉浸式的虚拟现实,那么AR就可以简单理解为半现实、半虚拟的体验。而手机,就是目前最容易、最直接展示AR的设备。

    timg (2).jpg

    作为iOS和安卓两大操作系统的开发商,苹果和谷歌目前是最积极将AR和手机结合的,目前都向开发者推出了开发接口。

    对比谷歌,目前苹果的AR进展反而领先一步。在去年推出的iPhone X中,苹果植入了三维识别传感器,能够对周围空间和物体进行识别和建模。例如针对宜家出品的一款AR应用,可以让用户在自己家中对家具进行模拟摆放,效果十分令人惊艳,淋漓地展示了目前AR技术所能达到的最佳展示。

    这源于苹果CEO库克是AR的坚定信仰者,库克曾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表示,“AR会超越VR,成为未来的计算平台中最广泛的应用。”

    就在上周,谷歌也公布了最新的增强现实计划——ARCore 1.0,全球的开发者们都可以使用这个平台构建AR应用,科技网站TheVerge表示,谷歌即将会呈现出“杀手级”的AR体验,以此夺回AR领域的领先地位。

    5132977675312642676.jpg

    也正因如此,最近谷歌眼镜回归的消息不断涌现。因为在开发者和用户的眼中,谷歌眼镜大概是比手机更能承载AR的载体。

    有开发者向时代财经表示,“手机作为AR载体的缺陷在于手机展示AR时,用户的目光只能大部分聚焦在手机屏幕上,现实视野是缺失的。”更多开发者的观点也认为只有在谷歌眼镜这样的工具上,现实和虚拟才能混合而互不干扰,才称得上是AR本来的含义——增强现实。

    不论如何,最近期待谷歌眼镜回归的声音的确在增多,这不禁令人回忆起2015年初,谷歌宣布暂停谷歌眼镜项目时,只在官网上黯然地留下一句:

    “感谢你与我们一齐探索,探索之旅仍未结束。”

    或许谷歌眼镜的探索之旅很快会归来。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