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劲离开景驰:或是对百度“妥协”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27 17:39:54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最新消息显示,王劲已于日前离开其一手创立的自动驾驶公司景驰科技,这也是其自去年3月底离开百度后的首个创业项目。分析认为,王劲的离开和2个多月前百度对其发起的诉讼有关。

    文/时代财经    罗燕珊

    2月26日,有消息称自动驾驶公司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已经离职。随后,景驰科技技术副总裁杨庆雄向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并称景驰稍后将对外公布有关这一变动的更多说明。

    2个多月前,王劲及其所在的美国景驰公司被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诉至法庭。因此外界纷纷猜测,王劲这次离职与百度诉讼案有一定关联。

    从喊冤到离开

    对于百度的起诉,王劲曾一度感叹“真的很冤”。

    2017年12月22日,百度正式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起诉王劲。资料显示,王劲于2010年加入百度,先后担任百度技术副总裁、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等职位。2017年3月底离开百度,并于4月初在美国创立景驰科技。

    百度方面则指控王劲离职前就策划新公司,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并通过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窃取公司机密等等。景驰科技当时回应称,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

    没过几天,仍处风口浪尖上的景驰科技便在广州宣布将全球总部落户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据了解,景驰科技的广州总部包括研发总部、运营总部和销售总部在内的核心团队。而在美国的硅谷总部仍会保留研发中心。景驰科技表示,从2018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

    景驰.jpg

    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景驰的步伐可以说是非常快。王劲对此也自豪宣称“景驰现在是全球发展最快的无人车公司”。但同时,也正是其“快”让百度特别留意起这颗高调的新星。

    在外界看来,选择王劲开刀是百度“杀鸡儆猴”的表现。从2016年末到2017年初,百度遭遇了大量自动驾驶核心技术人员的流失。据AI财经社统计,过去一年,由百度前核心员工创办的无人驾驶公司超过10家,创始人级别员工超过15名。

    有分析认为,王劲此时的退出和百度诉讼案不无关系,王劲的“让步”至少能让景驰免受百度指控的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等条约影响。

    “快鱼吃慢鱼”的激烈竞争

    从百度高调起诉王劲一案不难看出自动驾驶行业竞争的激烈。在王劲看来,自动驾驶是个“快鱼吃慢鱼”的产业,跑得越快,胜出的几率越大。

    景驰于2017年4月3日正式诞生于美国硅谷,而在5月12日,成立才1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路测。6月18日,获得加州DMV路测牌照。6月24日,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路测。9月8日,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完成通勤路测。今年1月30日,景驰在广州生物岛开启无人驾驶常态化试运营,并将于年内实现量产目标。

    另一方面,百度布局无人车已有数年,虽然自动驾驶事业部在2015年12月14日成立,但其秘而不宣的研发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最新进展显示,百度计划在今年7月底与金龙客车实现无人驾驶小巴车的小规模量产。

    关于景驰与百度的竞争关系,王劲认为从技术上讲,和大部分自动驾驶创业项目相似。“我们的竞争和谷歌、Uber等世界领先无人驾驶技术都有很多类似之处,也包括和百度。”

    “从本质上来说,大家都从一个物理原理、数学原理来开始,每个团队实现无人驾驶的方式根本不同;但实现的功能和使用的基础原理,都一样。就像汽车都有四个轮子,每一个车厂有完全不同的车,但是你说原理,它们完全相同。”

    不过在商业模式上,王劲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则强调和百度完全不一样:“百度做的是Apollo,它和几十家车厂合作,是安卓模式,我是苹果模式的。Apollo跟所有人谈恋爱,我只跟一两家结婚。但是我跟苹果不是100%一样,苹果打苹果品牌,我的车打车厂的品牌。”

    无人驾驶走到现在,“快”成了其发展的关键因素。王劲此时选择离开或是出于“不耽误景驰”的考虑。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