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融资受阻,网站崩溃,压垮A站的“最后稻草”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2 17:21:4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A站官微今早发出了“想再活五百年”的呼唤,而随着2月2日上午A站网站的彻底崩溃,许多网友一片哀嚎盼望A站早日回归。融资受阻遭遇服务器关闭的A站,是否能抓住阿里这根“救命稻草”?

    文/时代财经    徐冰倩

    2月2日上午,二次元弹幕网站Acfun(A站)出现了网站无法打开、APP无法刷新的情况,截至发稿时,网站服务尚未恢复正常。

    据了解,A站的服务器在1月31日晚12点到期,有内部员工透露,A站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或面临无法续费而关闭的可能。对此,A站投资方之一中文在线方面此前曾回应媒体称A站不会停止服务。

    作为中国二次元的网站鼻祖,A站在近期似乎绕不开阿里,除了服务器的供应商是阿里云,最近一次的融资动作也与阿里相关。

    在2017年12月的时候,马云参与创办的云锋基金就一直被传与A站在洽谈融资,当时这一动作一度被外界认为是阿里入局二次元领域的前兆。但如今这笔融资迟迟未到,A站的公关负责人则对媒体表示“融资还在过程中”。

    这些年A站一直处于烧钱但不盈利的窘况中,原本阿里的融资可以为其输血。但至今未入局的资金,或许将成为压垮A站的“最后一根稻草”。

    内忧:模式不合理 管理混乱

    今天(2月2日)上午9时许,A站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我想再活五百年!”的博文,引得评论下的网友们无限联想。到了11时许,A站被发现无法登陆,网民纷纷在该微博留下“悼念之词”。

    再活五百年.jpg

    A站近期状况不断,除了欠费阿里云,据多位从A站离职和在职员工透露,A站还拖欠了旗下近200名员工2017年11月、12月和1月的工资。在多次向领导催薪无果后,已有相当数量的老员工在近一两个月选择离职。

    在不久前的2017年12月下旬,马云参与创办的云峰基金与A站洽谈融资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回望,那也正是A站开始拖欠员工工资的第二个月。这笔资金倘若能入局,或许会给A站带来喘气的机会。

    作为中国二次元领域的鼻祖网站,A站已然走过了将近10个年头,其融资动作却并不算频繁,但每一次相关的资本变动,似乎都给A站埋下了或大或小的“雷”。

    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的价格售卖A站,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接盘。Xilin将自己亲手经营了将近4年的A站卖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在那时已经看到了A站商业模式的不合理以及未来所存的隐患。

    他曾在Acfun的贴吧留言中提到:“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地活到今天。”因为版权问题、无牌照问题被相关部门要求关闭视听节目,以及大批视频遭到下架,使得A站流失了大批用户。这一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现在看来,Xilin的这番言论预见性极强,但也正是Xilin这一次贱卖,埋下了A站多次易主而造成管理混乱的这颗“雷”。

    针对A站管理层不断变更的问题,逐鹿网创始人、资深互联网评论人阑夕告诉时代财经:“中国一直没有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文化,大部分公司靠企业家自己一手经营,但如果创始人自己都放弃了公司,又没有职业经理人给出成熟的接盘方案,后面接手的‘后爸后妈’能有多用心就可想而知了。”

    在Xilin离开后,接盘的陈少杰在A站孵化出了斗鱼这个直播平台。在将A站转卖给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后,陈少杰随即离开A站专心发展斗鱼。如今,这个从A站走出来的直播平台估值早已超越了“老东家”。

    随后在2014年,A站迎来了奥飞系的股东,原先的管理人员全部遭到洗牌。

    2015年,A站终于迎来了对外公布的第一次A轮融资,优酷土豆以5000万美元领投获得了A站18%的股份。但这一次融资却是因为当初优酷土豆起诉A站视频侵权,A站不得不选择以表面上是融资,实则出让18%的股权这一方案来解决侵权问题。这一次的融资使得A站再次重建管理团队,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美元的投资。之前负责A站投资及运营事务的莫然成为CEO,这位新上任的CEO邀请动漫创作者社区半次元的CEO王伟(ptw)管理产品技术,中层管理团队再遭一轮大洗牌。

    在发展过程中不停更换的A站管理层,自然无法给予A站稳定的发展环境和清晰的发展方向。暴露在表面的资金问题,但背后的管理混乱或许才是A站陷入现今困境的根源。

    外患:牌照缺位 融资不畅

    A站虽然融资的数额都不算小,但烧完了钱的A站却并没能盈利。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A站资产总额2122万元,负债1.16亿元,营业收入363万元,净利润亏损1.13亿元;2016年1月-9月,A站资产总额3625万元,负债总额1.47亿元,营业收入71.37万元,净利润亏损1.46亿元。

    作为互联网公司,前期烧钱追求的是规模效应,看的是未来收益,所以A站的“烧钱”其实并不存在太大的策略问题。但是这些钱烧去哪里了,恐怕才是后面想要入局的投资方所担心的问题。

    作为视频网站,A站一直没有通过购买牌照,结束自身在版权问题上的被动处境。

    2017年8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对A站作出4起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0000元,同时责令A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这导致A站32万余条视频遭到下架,而A站一直没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引发这次整改的关键原因。

    在购买牌照的事情上,阑夕对时代财经分析:“买牌照是一次性消费,买断的金额很高,A站可能资金不够。况且牌照又不像版权能吸引用户并带来显著的收益。A站缺少战略眼光,这就埋下了定时炸弹。它利用互联网避风港原则,不买版权,版权方来告它再删,打‘游击战’。”

    相比与其对标的B站花大价钱买牌照买版权,逐渐摆脱内容运营的困境,A站在这一方面就少了长远的战略眼光。

    此外,服务器问题频出也一直没有得到解决。A站在2017年11月曾出现过连续三天宕机的窘况,用户上传的内容全部丢失并且没有任何备份,而且那也不是A站第一次出现宕机。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服务器可以算是最基本的配置,而购买或维护服务器的费用并不会占太大的支出比例。阑夕表示:“多次宕机,服务器出问题等,这是一家成熟的互联网公司最不应该犯的错。”

    所以,视频网站中最核心的牌照问题和服务器这两个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在A站这一直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就不禁会让投资方对A站的财务状况生疑。

    上述两个问题以及版权问题的叠加,使得A站用户数量呈现跳水式下降。

    据易观提供给时代财经的数据显示,在广电发出通知后的2017年7月开始,A站的日活用户数开始大跳水,由当初的日活70万左右掉到了截至2018年1月的10万左右。同时,时代财经查阅A站在2017年初的日活用户数发现大部分时间都维持在90-100万之间,到了2018年却缩水了将近10倍。

    A站日活2.jpg

    A站2017年7月1日至2017年12月28日的日活变化趋势

    用户的流失代表流量的流失,而年轻人的流量正是当初马云参与的云锋基金看重A站的关键点之一。A站目前的发展状况,对于云锋基金或是阿里来说,其战略价值已经越来越小。
    对此,阑夕向时代财经分析:“阿里大部分是战略投资,其投资风格一直比较谨慎,投前会做很多评估及核算。A站目前流量已经微乎其微,影响力在不断衰退,很多用户都跑到了B站去。A、B站在二次元领域是相互博弈的,而互联网用户是有惯性的,要让他们回流A站除非B站出现问题。”如此看来,云锋基金的资金迟迟未入局或许是打起了退堂鼓。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A站目前的股权结构中,土豆赫然在列,并且持股比例不低。

    A站股权结构.jpg

    有趣的是,土豆目前已经是阿里大文娱板块下的公司,所以A站其实早已与阿里结下了不解之缘。据一位深耕互联网投融资领域多年的消息人士分析,这一次A站再次关站,有可能是想利用这层股权关系在倒逼云锋基金的这笔融资入局,因为倘若融资失败A站彻底关站,之前土豆投进去的钱就全部“打水漂”,而土豆背后的阿里自然也是捞不着任何好处。但如果这样,A站未免冒了太大的风险。

    不过,艾媒咨询CEO张毅则认为:“也不排除其实就是A站自己的管理层在内讧,作为一个发展近十年的互联网公司,肯定是有办法解决服务器这种小问题而不至于要关闭网站的,除非是大家都赌气不想解决。”

    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问题,A站对投资方的战略价值都在随时间日益递减,本以为当初云锋基金的这笔融资会是A站的“救命稻草”,却没想到融资的迟迟无法敲定,可能会成为压垮A站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文作者 时代财经记者徐冰倩 专注TMT领域及热点商业事件。爆料请联系 shidaishangjian@126.com,交流请加微信409873078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A站,融资,阿里 的报道

  • ·融资受阻,网站崩溃,压垮A站的“最后稻草”(2018-02-0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2017年国庆期间,澳门共接待近69.7万人次的内地旅客,占赴澳总旅客的75.7%。今年前四个月,入境澳门的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8.4%。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在这种不均衡情况下,各地地铁网络和城际网络是否可以适当加强互联互通,并且更好地做好综合交通接驳疏散体系,在有限的资源下进一步提高运能效率和效益。

    这一次,伟光CEO李哲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2018年世界杯的销售目标是7.6亿元人民币。

    “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有企业的比例并不是很高,但是功能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特别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这得益于深圳国资改革的前瞻性和先进性。”李保民补充道。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全国多数城市空气质量改善的情况下,汾渭平原的一些城市空气质量不升反降,出现了反弹的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