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融资受阻,网站崩溃,压垮A站的“最后稻草”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2 17:21:4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A站官微今早发出了“想再活五百年”的呼唤,而随着2月2日上午A站网站的彻底崩溃,许多网友一片哀嚎盼望A站早日回归。融资受阻遭遇服务器关闭的A站,是否能抓住阿里这根“救命稻草”?

    文/时代财经    徐冰倩

    2月2日上午,二次元弹幕网站Acfun(A站)出现了网站无法打开、APP无法刷新的情况,截至发稿时,网站服务尚未恢复正常。

    据了解,A站的服务器在1月31日晚12点到期,有内部员工透露,A站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或面临无法续费而关闭的可能。对此,A站投资方之一中文在线方面此前曾回应媒体称A站不会停止服务。

    作为中国二次元的网站鼻祖,A站在近期似乎绕不开阿里,除了服务器的供应商是阿里云,最近一次的融资动作也与阿里相关。

    在2017年12月的时候,马云参与创办的云锋基金就一直被传与A站在洽谈融资,当时这一动作一度被外界认为是阿里入局二次元领域的前兆。但如今这笔融资迟迟未到,A站的公关负责人则对媒体表示“融资还在过程中”。

    这些年A站一直处于烧钱但不盈利的窘况中,原本阿里的融资可以为其输血。但至今未入局的资金,或许将成为压垮A站的“最后一根稻草”。

    内忧:模式不合理 管理混乱

    今天(2月2日)上午9时许,A站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我想再活五百年!”的博文,引得评论下的网友们无限联想。到了11时许,A站被发现无法登陆,网民纷纷在该微博留下“悼念之词”。

    再活五百年.jpg

    A站近期状况不断,除了欠费阿里云,据多位从A站离职和在职员工透露,A站还拖欠了旗下近200名员工2017年11月、12月和1月的工资。在多次向领导催薪无果后,已有相当数量的老员工在近一两个月选择离职。

    在不久前的2017年12月下旬,马云参与创办的云峰基金与A站洽谈融资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回望,那也正是A站开始拖欠员工工资的第二个月。这笔资金倘若能入局,或许会给A站带来喘气的机会。

    作为中国二次元领域的鼻祖网站,A站已然走过了将近10个年头,其融资动作却并不算频繁,但每一次相关的资本变动,似乎都给A站埋下了或大或小的“雷”。

    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的价格售卖A站,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接盘。Xilin将自己亲手经营了将近4年的A站卖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在那时已经看到了A站商业模式的不合理以及未来所存的隐患。

    他曾在Acfun的贴吧留言中提到:“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地活到今天。”因为版权问题、无牌照问题被相关部门要求关闭视听节目,以及大批视频遭到下架,使得A站流失了大批用户。这一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现在看来,Xilin的这番言论预见性极强,但也正是Xilin这一次贱卖,埋下了A站多次易主而造成管理混乱的这颗“雷”。

    针对A站管理层不断变更的问题,逐鹿网创始人、资深互联网评论人阑夕告诉时代财经:“中国一直没有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文化,大部分公司靠企业家自己一手经营,但如果创始人自己都放弃了公司,又没有职业经理人给出成熟的接盘方案,后面接手的‘后爸后妈’能有多用心就可想而知了。”

    在Xilin离开后,接盘的陈少杰在A站孵化出了斗鱼这个直播平台。在将A站转卖给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后,陈少杰随即离开A站专心发展斗鱼。如今,这个从A站走出来的直播平台估值早已超越了“老东家”。

    随后在2014年,A站迎来了奥飞系的股东,原先的管理人员全部遭到洗牌。

    2015年,A站终于迎来了对外公布的第一次A轮融资,优酷土豆以5000万美元领投获得了A站18%的股份。但这一次融资却是因为当初优酷土豆起诉A站视频侵权,A站不得不选择以表面上是融资,实则出让18%的股权这一方案来解决侵权问题。这一次的融资使得A站再次重建管理团队,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美元的投资。之前负责A站投资及运营事务的莫然成为CEO,这位新上任的CEO邀请动漫创作者社区半次元的CEO王伟(ptw)管理产品技术,中层管理团队再遭一轮大洗牌。

    在发展过程中不停更换的A站管理层,自然无法给予A站稳定的发展环境和清晰的发展方向。暴露在表面的资金问题,但背后的管理混乱或许才是A站陷入现今困境的根源。

    外患:牌照缺位 融资不畅

    A站虽然融资的数额都不算小,但烧完了钱的A站却并没能盈利。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A站资产总额2122万元,负债1.16亿元,营业收入363万元,净利润亏损1.13亿元;2016年1月-9月,A站资产总额3625万元,负债总额1.47亿元,营业收入71.37万元,净利润亏损1.46亿元。

    作为互联网公司,前期烧钱追求的是规模效应,看的是未来收益,所以A站的“烧钱”其实并不存在太大的策略问题。但是这些钱烧去哪里了,恐怕才是后面想要入局的投资方所担心的问题。

    作为视频网站,A站一直没有通过购买牌照,结束自身在版权问题上的被动处境。

    2017年8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对A站作出4起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0000元,同时责令A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这导致A站32万余条视频遭到下架,而A站一直没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引发这次整改的关键原因。

    在购买牌照的事情上,阑夕对时代财经分析:“买牌照是一次性消费,买断的金额很高,A站可能资金不够。况且牌照又不像版权能吸引用户并带来显著的收益。A站缺少战略眼光,这就埋下了定时炸弹。它利用互联网避风港原则,不买版权,版权方来告它再删,打‘游击战’。”

    相比与其对标的B站花大价钱买牌照买版权,逐渐摆脱内容运营的困境,A站在这一方面就少了长远的战略眼光。

    此外,服务器问题频出也一直没有得到解决。A站在2017年11月曾出现过连续三天宕机的窘况,用户上传的内容全部丢失并且没有任何备份,而且那也不是A站第一次出现宕机。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服务器可以算是最基本的配置,而购买或维护服务器的费用并不会占太大的支出比例。阑夕表示:“多次宕机,服务器出问题等,这是一家成熟的互联网公司最不应该犯的错。”

    所以,视频网站中最核心的牌照问题和服务器这两个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在A站这一直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就不禁会让投资方对A站的财务状况生疑。

    上述两个问题以及版权问题的叠加,使得A站用户数量呈现跳水式下降。

    据易观提供给时代财经的数据显示,在广电发出通知后的2017年7月开始,A站的日活用户数开始大跳水,由当初的日活70万左右掉到了截至2018年1月的10万左右。同时,时代财经查阅A站在2017年初的日活用户数发现大部分时间都维持在90-100万之间,到了2018年却缩水了将近10倍。

    A站日活2.jpg

    A站2017年7月1日至2017年12月28日的日活变化趋势

    用户的流失代表流量的流失,而年轻人的流量正是当初马云参与的云锋基金看重A站的关键点之一。A站目前的发展状况,对于云锋基金或是阿里来说,其战略价值已经越来越小。
    对此,阑夕向时代财经分析:“阿里大部分是战略投资,其投资风格一直比较谨慎,投前会做很多评估及核算。A站目前流量已经微乎其微,影响力在不断衰退,很多用户都跑到了B站去。A、B站在二次元领域是相互博弈的,而互联网用户是有惯性的,要让他们回流A站除非B站出现问题。”如此看来,云锋基金的资金迟迟未入局或许是打起了退堂鼓。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A站目前的股权结构中,土豆赫然在列,并且持股比例不低。

    A站股权结构.jpg

    有趣的是,土豆目前已经是阿里大文娱板块下的公司,所以A站其实早已与阿里结下了不解之缘。据一位深耕互联网投融资领域多年的消息人士分析,这一次A站再次关站,有可能是想利用这层股权关系在倒逼云锋基金的这笔融资入局,因为倘若融资失败A站彻底关站,之前土豆投进去的钱就全部“打水漂”,而土豆背后的阿里自然也是捞不着任何好处。但如果这样,A站未免冒了太大的风险。

    不过,艾媒咨询CEO张毅则认为:“也不排除其实就是A站自己的管理层在内讧,作为一个发展近十年的互联网公司,肯定是有办法解决服务器这种小问题而不至于要关闭网站的,除非是大家都赌气不想解决。”

    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问题,A站对投资方的战略价值都在随时间日益递减,本以为当初云锋基金的这笔融资会是A站的“救命稻草”,却没想到融资的迟迟无法敲定,可能会成为压垮A站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文作者 时代财经记者徐冰倩 专注TMT领域及热点商业事件。爆料请联系 shidaishangjian@126.com,交流请加微信409873078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A站,融资,阿里 的报道

  • ·融资受阻,网站崩溃,压垮A站的“最后稻草”(2018-02-02)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