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小公司的乐视追债记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16 16:15:0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在乐视欠债的两百多天里,作为乐视移动供应商的老尚,已经由一开始追债的愤怒演变成了如今的无奈。164万多的欠款,让老尚不得不卖房、贷款去维持公司的经营。曾经,老尚也因为乐视生态的一时辉煌而庆幸“傍上”了大客户,如今这场交易成为了他创业路上“学费高昂”的一课。

    文/时代财经    徐冰倩

    “我们看到甘薇自己说把酷派的股票给变现了,还了一些债。我们觉得看到了一线希望。说不定能还我们点钱呢……”已经被乐视欠债两百多天的老尚(化名),在谈到为何参与致信甘薇和贾跃民这一行动的时候,电话里的语气透露着无奈但又怀着些许的希望。时代财经联系上老尚的时候,是他与26名供应商联合致信甘薇和贾跃民后的第7天。老尚表示,致信过后,目前尚未得到来自乐视方面的任何回应。

    老尚有十多年的广告行业从业经历,四年前开始自己开公司创业。他向时代财经表示,在与乐视合作之前,自己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经营状况良好,资金周转灵活。但现在他正焦虑于如何尽快还清自己公司对其他供应商欠下的款项。

    1月9日,在甘薇正式对外公布债务处理情况的第二天,乐视移动的27家供应商联名致信甘薇、贾跃民,呼吁乐视出面对话供应商并且解决债务问题。信末,供应商们更是表达了乐视的欠款,对他们来说是“过年钱、救命钱”。

    老尚告诉时代财经,乐视之前总共欠了他三百多万,在多次追债后,目前乐视还欠他约164万的“救命钱”。对于接下来要如何追回剩下的欠款,老尚称,“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傍上“大客户”

    据了解,致信的27家供应商,承接的大多是乐视移动的店面建设、宣传推广之类的业务,而老尚位于广东的公司主要是负责乐视手机广东分区的店面建设等一系列终端建设业务。

    老尚表示,当初之所以与乐视“结缘”,是因为乐视手机在广东分区的业务联系人来自联想,而他之前与联想广东业务分区的人有着好几年的良好合作关系。“都是熟人,有这方面的需求,就直接合作了。”

    据悉,某位前乐视中层曾向媒体透露,乐视手机团队主要架构来自于联想,尤其是初期,在后期才增加了从华为等其他品牌挖来的员工。因此,老尚自称像自己这样的小供应商,因之前与联想的交好,才“傍上”了乐视这个大客户。

    老尚与乐视的合作,始于2016年5月与乐视移动签署合作协议,但从2016年的11月开始,他发现情况似乎“不大对劲”。

    老尚告诉时代财经:“9月份给我们的业务量开始减少,本来9月底会有一笔付款,乐视那边就说要10月份才能给。”老尚的公司是承接的业务是乐视移动分派给他们的,任务是分月分批进行,所以双方约定每次完成阶段性任务后就开好发票,乐视承诺在每次开完发票的60天内会付款给供应商。

    但是,老尚在10月份没有等来付款,却在11月份等来了乐视方面通知停止店面建设业务。老尚当时尚没有想到,乐视因为步伐过快,已经开始出现资金链崩盘的前兆。

    据了解,贾跃亭曾在2016年11月通过内部信的形式承认资金紧张,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但对于当时外界盛传的“乐视拖欠供应商一百多亿货款”,乐视方面给予了否认。

    对于乐视移动欠款供应商的原因,前乐视中层员工曾对媒体透露,一是因为乐视手机的定价不合理,造成每台手机将近亏100多元;二是贾跃亭将资金在乐视的几大生态下自由挪动造成账目出现问题;三是乐视手机当时在印度市场销售款大约10亿,却没有得到回款。这三大核心问题直接成为了压垮乐视移动资金链的最后“三根稻草”。

    艰难追债路

    老尚从2016年11月开始踏上追债之路。

    第一次,他跟另外十几位供应商去北京的乐视大厦追债。当时乐视方面的态度还算良好,派了代表与他们进行协商,并与供应商签署了一份付款计划书,承诺2017年1-5月每月支付欠款的20%给他们。老尚带着这份计划书,回到了广东,等待着乐视的付款。

    但没有料到的是,2017年的1月,也就是乐视按计划书规定,需要履行付款义务的第一个月,这笔款项就落空了。

    老尚等一众供应商们不得不再次踏上了去往北京的旅程,去讨要1月份的20%的欠款。“我们在乐视大厦拉了横幅,遭到了保安的制止,双方发生了冲突,最后还惊动了警察。”老尚透露,他们与乐视代表在警察局进行了沟通,最后乐视答应会在当天支付供应商们1月份那20%的欠款。这一次老尚的辛苦没有白费,他在当天下午收到了乐视的转账。

    在那之后的3-6月份,乐视向供应商们支付的欠款越来越少,到最后分文不付。

    老尚告诉时代财经,3月,乐视只支付了他们5%的欠款,与当初承诺的每月20%相差甚多。“当时大家觉得起码有钱到账也是好的,就没有起冲突。”据了解,乐视签署的付款计划书承诺将于2017年5月21日付清所有欠款,但老尚告诉时代财经,一直到6月,乐视的欠款都没有付清。

    老尚回忆,最艰难的一次讨债过程,要数2017年8月的那一次。

    据了解,乐视在第一份付款计划书失效后,与众供应商又签署了第二份付款计划书。承诺每个月支付他们剩下欠款的10%,还款期限为4-9个月。本以为又看到了希望的老尚,在8月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还款计划书.jpeg

    老尚提供的乐视当初签署的第二份还款计划书

    “签完计划书的第一笔就没按时付款,只能又去北京讨债了。”老尚告诉时代财经,他从8月驻扎在北京乐视大厦,一直待了两个多月。“每天在乐视大堂里打帐篷吃盒饭,一直住在帐篷里,因为旅馆太贵了,舍不得。以前讨债还有个人谈判,那次讨债没有任何乐视的人理我们。保安都不管了,那时候保安都撤了好多。”

    乐视帐篷.jpg

    1月11日,又有供应商在乐视大厦搭帐篷讨债

    时代财经在致电一位乐视移动公关部员工时,她表示自己早已离职。据她所知,乐视移动目前已经没有多少工作人员了,可能只剩下负责UI(用户界面)的部分技术人员。

    最后的挣扎

    对于这笔164万多的欠款,老尚现在“很迷茫”,他觉得自己做生意的“运气不好”。因为乐视的欠债,老尚的公司也陷入了负债的危机中。

    老尚表示,他的公司现在也处于艰难维持的状态,赚到钱就得还自己欠其他供应商的款。“我也在被供应商追债,供应商都堵门口了。这些欠款都是乐视欠我的钱。”老尚透露,为了还款,他已经卖掉了家里的房子,还向银行贷款了。目前他已经还了三分之二的供应商欠款,预计要到明年5月才能还完所有欠款。

    据了解,对于乐视的欠款,有部分供应商早在2017年的9月份就已经向乐视提起了诉讼。但老尚告诉时代财经,到目前为止判决还未有结果,“好像走了诉讼也没多大用处。”

    针对诉讼问题,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饶萍优律师向时代财经称:“这类官司拖一到两年是常有的事。”但她认为,如果判决公布后,乐视不依法执行判决,法院可以强制执行。“这家公司只要还有资产,是可以对其名下的资产进行处理的,比如银行存款的划拨。”但饶萍优表示,乐视的偿还能力会决定供应商们是否能追回所有欠款。

    老尚表示,他并不准备参与诉讼,但目前暂时也想不到别的有效措施能够追回欠款。对于此次乐视的欠款事件,老尚停顿了良久后说:“我身边好几家公司都被连累得破产了,我们这些小供应商赚点钱不容易啊,乐视根本没把我们这些小公司放在眼里。本以为傍上了乐视这样的大客户,哪知道把自己弄坑里去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乐视 欠债 供应商 的报道

  • ·乐视“江湖告急”,融创中国再借18亿(2017-11-16)
  • ·一家小公司的乐视追债记(2018-01-16)
  • ·乐视倒下后的多米诺效应,互联网电视市场内忧外患(2018-01-18)
  • ·孙宏斌:和老贾没有任何矛盾,有时要愿赌服输(附实录)(2018-01-23)
  • ·贾跃亭FF搭建国内市场和销售团队 或筹备上市(2018-05-22)
  • ·区块链峰会遭突击检查,严监管信号灯亮起(2017-08-22)
  • ·布局大健康产业 恒大健康上半年营收近6亿(2017-08-22)
  • ·经营现金流继续为正,碧桂园财务管控水平提升(2017-08-22)
  • ·碧桂园可售资源超2.7万亿,5000亿新目标被说“太保守”(2017-08-23)
  • ·60亿元理财方案被否背后 方大炭素上涨记(2017-08-2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2017年国庆期间,澳门共接待近69.7万人次的内地旅客,占赴澳总旅客的75.7%。今年前四个月,入境澳门的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8.4%。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在这种不均衡情况下,各地地铁网络和城际网络是否可以适当加强互联互通,并且更好地做好综合交通接驳疏散体系,在有限的资源下进一步提高运能效率和效益。

    这一次,伟光CEO李哲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2018年世界杯的销售目标是7.6亿元人民币。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全国多数城市空气质量改善的情况下,汾渭平原的一些城市空气质量不升反降,出现了反弹的情况。

    “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有企业的比例并不是很高,但是功能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特别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这得益于深圳国资改革的前瞻性和先进性。”李保民补充道。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