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标瑞士、德国,阳江打造千亿刀剪产业集群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15 14:54:04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随着传统粗放的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近年来,阳江刀剪正在对标瑞士军刀,进行新一轮产业转型升级。

    文/时代财经    柳军

    作为“中国刀剪之都”,阳江刀剪生产总量约占全国总量的70%,出口量约占全国总量的85%,产品远销欧盟、美国、日本等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的十八子,早已成为阳江这座城市的名片。

    不过,阳江能有几个十八子?1月12日,阳江市五金刀剪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冯绍贵向时代财经透露,此前国家质检总局质量管理司的工作人员一到阳江调研,就发出这样的疑惑:“为什么中国人到国外旅游,往往热衷于买国外的刀剪,是我们生产的质量不好吗?”

    这样的疑惑不无道理。过去二十多年里,阳江刀剪走低端路线,不注重品牌和创新,靠贴牌代加工来赚辛苦钱。不过,这种粗放的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近年来,一场转型升级的攻坚战正在阳江刀剪行业中悄然进行。

    20个阳江人,就有1个在刀剪行业

    早在明清时期,阳江已经形成大规模的制刀作坊。那时让阳江人引以为傲的是,国内著名酒楼用的多是阳江铁匠何传利制作的“文武刀”。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计划经济时代,阳江把民间制作菜刀、小刀、剪刀的家庭作坊组建成了两个国有企业(阳江市国营小刀总厂、阳西县织篢五金厂),到八十年代时,阳江国营、集体、私营的各类刀剪企业,数量共有十几家。

    银鹰集团总经理麦桥回忆,那时候虽然设备简陋,产品单一,但做出什么都能卖光,而且价格也挺好,经常是手上的订单压一堆,外贸公司急着催货,还主动加价。

    九十年代以来,一些原在国营企业里上班的工人纷纷自立门户创业,阳江一下子出现了上千家企业。

    当时的民营企业有多火爆?冯绍贵这样形容:“从阳江向工业园一带,十多公里,公路两旁全是卖刀的,他们一家挨着一家,搭建小木棚在那里向路人推销。”据冯绍贵介绍,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把刀剪产品带到广州每年两次的广交会上摆摊,因此阳江刀剪开始开始走出国门;而另外一部分人,则开始把市场瞄准内地,通过广告宣传,让内地人熟知。

    就在民营企业如火如荼之际,阳江市政府顺水推舟,于1997年出台政策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刀剪企业更是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年均产值每年以25%的速度快速增加。

    现在,刀剪产业已经成为阳江最具特色的优势产业,也是阳江首个突破500亿的产业集群。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底,阳江登记注册的刀剪产业相关的市场主体有17367户,全市刀剪总产值527.6亿元,占到全市工业总产值25.8%。另据《阳江日报》报道,阳江刀剪行业的从业人员达在高峰时期达到15万之多,也就是说,每20个阳江人,就最少有1个从事刀剪行业。

    微信图片_20180115115359.jpg

    阳江市五金刀剪生产研发基地。

    传统优势产业的内忧外患

    不过,阳江刀剪产业发展也并非顺风顺水。

    从企业规模来看,阳江刀剪是“星星多、月亮少”。其实,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家庭作坊遍地开花的时候,父子兵、夫妻档、兄弟连是其中的主力军,这就注定了多数企业在组织机构、人力资源、科学决策方面存在弊端,从而导致阳江刀剪产业多年以来还是以小打小闹的家庭作坊为主。

    直到现在,在阳江市登记注册的17367户刀剪市场主体中,个体户就占了10081家,此外,在税务局有缴税记录的刀剪企业仅有1347家,规模以上企业仅有223家。从产值来说,2016年没有一家企业主营业务超过5亿元,营业收入过亿的仅有8家,营业收入过千万元的仅28家,排名前10企业的产值总数进展全行业的3.2%

    从产业链所处的位置来看,阳江刀剪企业多处在产业链底端 ,企业在终端市场没有定价权。

    冯绍贵坦言,阳江多数企业没有自己的品牌,经常出现的情况是,阳江的企业只能按照客户的设计要求做代加工,只能赚一点辛苦钱。“阳江生产的刀剪卖到德国,价格比较便宜,但一贴上德国的牌子,价格和利润就可能是我们的几十倍。

    根据官方估算,阳江五金刀剪产业利润率不足10%,而多数中小企业利润还不到5%。对做外销的人来讲,卖1美元的产品,只能赚到几毛钱,绝大部分利润被国外做设计、研发、销售的企业赚走。

    雪上加霜的是,在这样微薄的利润下,当地企业之间依然是合作少、竞争多的态势。根据阳江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发布的《关于促进我市五金刀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调研报告》,一些外贸公司不惜恶意压低价格拉单,引发外商以价格招标等方式采购产品,迫使一些大企业以降低质量为代价参与价格战,这降低了全行业利润水平,损害的是全行业利益。

    冯绍贵知道,要想改变这些产业困境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创新需要人才,但阳江地处粤西,经济水平和各项配套设施对顶尖人才吸引力不大,这导致“没有人才就没有技术,没有技术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就没有人才”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山东临沂,重庆大足,浙江永康等地方五金刀剪产业最近几年发展很快,冯绍贵担心,如果阳江不加把劲,“中国刀剪之都”的龙头地位将有可能受到影响。

    地方政府为企业指明发展方向

    在传统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的时候,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企业开始向现代企业转型。

    冯绍贵认为,这其中政府的引导功不可没。“阳江政府对刀剪产业非常重视,几乎每年都会出台相关文件,从各个方面支持刀剪产业,政府的引导给企业指明了发展方向。”

    微信图片_20180115122056.png

    阳江刀剪文化馆展品。

    一个具有代表性转型方向是延伸产业链。例如,2010年阳江出台《关于加快推进阳江五金刀剪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延伸刀剪产业链,在刀剪产品单一的情况下,鼓励企业向工业刀剪、医疗刀剪、陶瓷刀剪等高端产品开发。一时间,一些企业的产品突破单一产品,也向各种配件发力。例如美珑美利推出刀具、锅具、厨房配件、保温四大系列产品,产品五花八门。

    研发性能优越、材质精良的高端产品也是阳江刀剪转型的方向。在最近几年里,当地政府负责人不论在全市五金刀剪产业转型升级大会上的讲话,还是在企业考察,均多次提到阳江刀剪要敢于在国际高端市场上竞争。这产生的结果是,多家企业对标瑞士“军刀”、德国“双立人”、日本的京瓷等刀剪精品,开始在高端市场上争夺话语权。例如,佰伦刀剪研发了刀面可以弯曲40度的陶瓷刀。新毅刀剪则彻底淘汰了过去批量生产的低端产品,与世界几大知名企业合作,专门生产高端剪刀。

    为了加快刀剪产业转型升级步伐,2016年,阳江出台扶持政策,提出市级财政每年安排扶持五金刀剪行业的发展专项资金,并在税收减免、盘活融资抵押物、拓宽融资渠道等方面都做了相应的政策支持。阳江的目标是到2020年,五金刀剪产业规模要超千亿元,新增超亿元企业20家,超5亿元企业3家。

    在地方政策的层层引导下,阳江刀剪的质量得到了质的飞跃。从五金刀剪产品省级专项监督抽查结果来看,阳江刀剪产品的不合格率从2012年的8.96%一直下降到2016年的0.86%

    随着阳江刀剪质量的普遍提升,阳江标准也成了行业标准、国内标准。截止2016年底,由阳江主导或参与的刀剪类行业标准中,国际标准有1项(《陶瓷刀的要求》),国家标准2项(《不锈钢水果刀》、《热处理金相检验通则》),此外,还有地方标准5项,行业标准4项。这对业内是个不小的鼓励,要知道在2005年,阳江刀剪是欧盟通报重金属迁移量超标的“重灾区”。

    冯绍贵指出,阳江刀剪产业的未来是智能化,现在已有阳江的企业专门研究生产配套机器,这值得欣慰,唯一遗憾的是,阳江没有一个像美的那样的大集团公司。“阳江刀剪产业总产值才500多个亿,美的一年下来2000多亿,如果刀剪企业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大集团,就不一样了。”

    三兄刀具总经理谢兆星认为,美的最初也是由很多家小企业转型而成,可以说,美的集团的今天,就是阳江刀剪的明天,这是一个阻挡不住的趋势。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与褚家相交20多年的作者先燕云,将写褚时健视为自己一生无法回避的责任。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与来自世界各地的20名国际顾问,围着直径十多米的圆形会议桌就坐,其余数十名与会者则呈扇形层层围坐在圆桌周围。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