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卫平断舍离,马云失约后绿城足球终卖“自家人”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12-29 15:03:34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由绿城房产等发起成立,但在2005年进行了股权转让后,绿城房产退出。如今这起股权收购案重新牵起绿城足球与绿城中国之间的“红线”。

    文/黄昱

    地产商中不乏资深的足球玩家,许家印、王文学、张近东、宋卫平等运作的球队对于多数球迷来说并不陌生。其中,由宋卫平一手抓起来的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在12月28日完成了一次绿城系的“内部”转让。

    绿城中国的全资子公司绿城房产将购入浙江绿城50%的股权,代价3.31亿元。收购事项完成后,浙江绿城俱乐部将由绿城房产、绿城控股及浙江绿城教育分别拥有50%、40%及10%权益。

    虽然从公司名字上来看,都有“绿城”两字,但在股权上,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与上市公司绿城中国并无直接关联。浙江绿城由绿城控股和绿城教育分别持股90%和10%,而绿城控股和绿城教育的股东是宋卫平、夏一波(宋卫平妻子)及寿柏年(执行董事)。

    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由绿城房产等发起成立,但在2005年进行了股权转让后,绿城房产退出。如今这起股权收购案重新牵起绿城足球与绿城中国之间的“红线”。

    3.31亿的收购逻辑

    据绿城中国的公告显示,12月27日,绿城房产与绿城控股及足球俱乐部订立收购协议。据此,绿城房产将斥资约3.31亿元向绿城控股收购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50%股权。

    为了避免此次收购对集团现金流产生影响,绿城中国表示,所需支付的3.31亿元对价款中,约2.87亿元将通过转让绿城房产全资拥有的杭州玫瑰园偿付,剩下的约4462.885万元以货币偿付。

    杭州玫瑰园主要从事酒店营运及管理业务,并非绿城中国的核心业务。在过去两个年度,杭州玫瑰园除税后净亏损分别为1562万元及1898.3万元。而截至2017年6月30日,杭州玫瑰园的未经审核综合资产净值约为1.74亿元。

    绿城中国认为,以转让杭州玫瑰园股权形式偿付收购事项的部分代价可使绿城房产减少非核心业务,同时实现投资收益。

    玩足球很烧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是中国一家专业的足球俱乐部,在2016赛季中超联赛中排名倒数第二,结束了十年的中超之旅降级进入中甲,至今仍没能重返中超。

    据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浙江绿城未经审核的总资产约1.13亿元及总负债约2.23亿元,而此前两个年度未经审核净亏损分别约2700万元和3500万元。

    不少投资者对绿城中国收购足球俱乐部股份的举措并不看好,认为足球俱乐部会持续烧钱,而且以后不易转让,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是一种拖累。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也认为,足球俱乐部会给绿城中国带来持续的投入压力和亏损压力。

    然而,带来压力的同时,足球俱乐部也能给绿城中国带来一定的正面效应。黄立冲认为,许多拥有足球俱乐部的房企,都会以足球俱乐部的名义来“圈地”,一般是文体用地。从这个角度看,绿城中国购入浙江绿城的举措也是对土地的投资。

    除了潜在的“圈地”潜力外,浙江绿城的的资产本身包括一幅约为14.45万平方米的文体用地。绿城中国认为,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是集团的品牌载体,透过足球比赛的举行、电视╱网络转播,及其日常持续的营销推广,将进一步推广及宣传“绿城”品牌,可以提升绿城的知名度及认可度。

    另外,足球俱乐部未来的发展也可以丰富绿城理想生活服务体系中的健康体育概念。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认为,收购足球俱乐部股权,很有可能和绿城中国的战略发展动作有关,将对集团内的相关业务板块拓展有积极作用。

    绿城足球的归来

    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与绿城房产的渊源颇深。1998年,绿城中国联席主席兼执行董事宋卫平组建了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是浙江省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

    在组建这家足球俱乐部时,宋卫平创办的绿城房地产也才成立四年,在事业发展的高压下还要抽出精力运营足球俱乐部,其对足球的热爱可见一斑。

    宋卫平.jpg

    网络资料显示,宋卫平对足球下了血本,2001年他将绿城全年盈利的2/3投给了绿城足球俱乐部,为8500万元。绿城征战强队时,他总喜欢亲临赛场督战。

    宋卫平此前曾向媒体透露,自己每年在足球俱乐部和足球学校上投入1.8亿元--这其中大部分是他自己的钱,而足球队每年只能收回两三千万。由此可见其面临的资金压力之大。

    宋氏也一直在为烧钱的绿城足球寻找援手,2014年,宋卫平透露,马云将以个人身份收购绿城足球、学校和医院,但绿城控股仍将以51%的持股保有控制权。但令宋卫平始料未及的是,不到一个月,马云便宣布入股恒大足球,被马云伤了心的宋氏指责其“重利忘义”。

    一年之后,绿城足球再度传出出售“绯闻”,这次的收购方为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不过,交易最终并未达成。对于浙江绿城足球而言,绿城房产并非“新金主”,而是“老东家”。

    只不过“老东家”在经历2015年的股争后已经沦为中交集团的地产平台,创始人宋卫平也已退至幕后。据绿城中国的财报信息显示,目前中交集团拥有绿城中国28%权益,为其第一大股东,宋卫平仅持有10%的权益。

    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交集团主导的绿城中国将拥有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50%权益。严跃进表示,对于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来说,此类股权转让可能也是暗示经营方面存在一定的资金压力。收购事项完成后,将有助于浙江绿城的发展,防范出现短期内的经营困难。

    时隔十二年后,绿城中国重回“球场”,但不知能否重新扛起创始人宋卫平多年的“足球梦”?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宋卫平 绿城中国 的报道

  • ·宋卫平断舍离,马云失约后绿城足球终卖“自家人”(2017-12-29)
  • ·时代观察 | 中交系地产整合的“旧瓶”“新酒”(2017-11-22)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来到深圳后对什么感触最深”的提问时,马兴瑞坦承:“我们还面临很多历史积淀的问题,还有一大批未来发展的挑战,问题很多,需要我们的领导干部进一步发扬敢于担当的作风。”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