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海“玩具王国”探路

2015-02-09 12:07:48
新科技的提升与旧模式的衰落之间,谁的速度更快?惊艳一时的“澄海板块”,将如何寻求突围之道,迎来转型升级的曙光?



澄海,玩具作坊里的孩子。

 

在广东汕头市澄海区这个半径仅有十来公里的弹丸之地里,散布着多个玩具工业区。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个位于粤东韩江出海口的地区大量引进全自动注塑机,生产玩具礼品,诞生了海内外闻名的中国“玩具王国”。玩具礼品业已成为当地工业经济的第一支柱。

在相对中国其他制造业区域,看上去相对封闭的澄海,发展玩具产业是依靠民资民力,开办众多的家庭作坊发展而来。然而令外界惊奇的是,自2009年开始,澄海玩具业走上了资本运作的道路,国内5家玩具类上市公司当中的4席都来自这里,另外有两家登陆了新三板,还有一家已预披露。

不过,在出口受限、内销阻滞的情况下,眼下澄海玩具企业传统发展模式也正遭遇瓶颈期,不少企业陷入亏损境地。从传统来看,玩具企业可以通过提升科技含量来增加利润,随着新一代“玩具人”回归澄海,他们也企图将最新包括了时下热门的3D打印的各种技术引入行业,然而,新科技的提升与旧模式的衰落之间,谁的速度更快?

惊艳一时的“澄海板块”,将如何寻求突围之道,迎来转型升级的曙光?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广东汕头

324 国道穿城而过,贯通境域,上连福建下接深广,十多年来,众多的货运汽车,每天铆足劲满载着玩具货物从这里奔赴全国各地。在广东汕头市澄海区这个半径仅有十来公里的弹丸之地里,散布着登峰、澄华、莱美等多个玩具工业区。

随着玩具工业的兴起,位于粤东韩江出海口,平畴沃野,素有“种田如绣花”的澄海区,将“全国玩具看广东,广东玩具看澄海”的赞誉收入囊中,由一个农业县跃身成了海内外闻名的中国“玩具王国”。

在澄海,玩具产业依靠民资民力,开办众多的家庭作坊发展而来。玩具礼品业已成为当地工业经济的第一支柱,产业产值已占全区“半壁江山”。

而自2009年开始,澄海玩具业走上了资本运作的道路,奥飞动漫、互动娱乐、骅威股份、群兴玩具相继登陆资本市场,占去国内5家玩具类上市公司当中的4席,另外一家则是落户在毗邻澄海的广东普宁地区。

不过,眼下澄海玩具企业却似乎正陷入一个“九死一生”的境地。在出口受限、内销阻滞的情况下,“模一开,财就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多如牛毛的厂商之间无序竞争、恶性压价、侵权模仿的情况层出不穷,产品结构与品牌效应难以提升。随着中国其他地区市场分庭抗礼的势头抬升,澄海玩具业必须求变。



“不高端一定会死”

年关将至,陈如生(化名)攥着待发的30多万元工资,心里正在迟疑明年的光景该如何度过,厂里的工人又是否要索性遣散。最近六神无主的他还产生过将这几十万“工资钱”放到股市里“搏一搏”的念头。

投身股市是陈如生想过的最后一招,在此之前,他还考虑过引进最新最热门的技术,例如玩具行业的热门话题—3D打印。

近两年,3D打印机开始在这个小县城掀起了风潮,陈如生去年也花了两三万元买了一台。当像奥飞动漫这样的大企业在考虑将它引进到生产流程的可行性时,陈平时也会用它来打几个公仔样品。“更多的时候,光看它摆在办公室的显眼处就觉得拉风,也希望用这个多吸引客户的注意。不过,这种新潮感逐渐随着生意的冷淡消失殆尽。”

陈如生是一家经营低端声光电子玩具的工厂的老板。从小在澄海埔美乡长大,也见证了澄海玩具从无到有,由少到多的发展历程。

在澄海,玩具企业、小工厂,甚至家庭作坊比比皆是,只是规模大小不一。澄海区宣传部副部长陈伟钿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区有6448家玩具企业,从业人员达12.9万人,澄海区常住人口75万,玩具产业俨然已成为当地工业经济的第一支柱。

说起澄海目前的玩具行情,一名匿名的玩具从业人士半开玩笑地向时代周报记者夸张表述:“在澄海,你如果看不惯一个人,就怂恿他去做玩具,保证他会活得很痛苦。”

陈如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几年来,订单越来越难拿了。一个会发声的电子玩具,开价30元,自然有同一类型的厂家将价格降到20块,目的可能是经营不善,为求甩货走人。“你是求生,人家是拼死,自然拼不过。”

陈如生向记者介绍,澄海八九成以上的玩具企业是本地中小微民营企业,很多都是家族式运营,在公司内各部门身居要职的大多都是亲戚朋友,缺乏标准化的生产及经营管理模式,而出来的产品也大同小异,同质化竞争非常严重。

“当初集体、私营、个体户一起做,千军万马做玩具,产业很快就壮大发展起来了,现在却因此限制了发展。”

这样的描述在主营遥控飞机的广东澄星航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老板陈加华看来并非全是无稽之谈。陈加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澄海的玩具企业堪称“九死一生”,“100个企业里面,90个都是亏损的,只有一两个是盈利的,剩下的七八个则是平的。”

“澄海玩具突围的关键点就在于走高端路线。你做高端产品不一定会赚钱,但不做高端就一定会死。”陈加华指着公司展厅里面目前最有市场前景的一款价值约2000元的中高端飞行器说。

早在三年前,转型的思路就开始在陈加华心中酝酿,玩具行业竞争越来越烈,普工的工资是一天40元,单纯依靠赚低端产品三五块钱的利润,可能连基本工资都发放不了。

于是,陈加华不惜耗费两三百万,投进了公司新型飞行器的前期开发上。“澄星最畅销的一款飞行器售价100多块,价位大众化,每年走量可以达到近百万架。这些飞行器毛利率可达到40%,普通的小飞机毛利仅有5%,现在就算订单来了也不做(普通小飞机)。”

陈加华透露,目前澄海区公安局就采购了澄星的飞行器进行航拍。利用无人机的航拍功能,民警可对群殴、聚赌、挖矿、制假烟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侦查、踩点,掌握犯罪人员的犯罪证据和时间规律,确定地形并进行出警布局。同时,澄星的飞行器还应用在工程测量,看虫害以及观察棉花生长周期等农用功能上,大受欢迎。

两级分化:成功者奥飞

如今的澄海,不仅仅只满足于做一个玩具生产基地。在传统产业的升级中,澄海在推动产业资本运营和向泛娱乐产业转型备足了看点。

在澄海政府相关人员看来,澄海玩具行业规模多年来稳中有升,目前发展的形势是,两极分化比较严重—高端的高速健康发展,低端的依旧在一片红海里恶性厮杀。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澄星去年的营收规模是8000万,同比增长128%。凭着企业高速的增长,澄星正在冲击新三板,有望成为继嘉达早教、小白龙之后第三家成功登陆新三板的澄海玩具企业。

据陈伟钿介绍,2014年澄海玩具产业总产值为351亿元,同比增长13%,其中以动漫、手游为主的文化产业产值达70亿,同比增长20%。

在陈粤平看来,资本是市场上最活跃的力量,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要寻求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就必须走上资本经营之路。

于是,自2009年起,澄海玩具业开始陆续走上资本运作的道路,继“中国动漫第一股”奥飞动漫成功登陆深交所之后,互动娱乐、骅威股份、群兴玩具相继登陆资本市场,占去国内5家玩具类上市公司当中的4席,堪称令人称奇的“澄海板块”,另外一家上市玩具企业则落户在毗邻澄海的普宁地区。

此外,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邦宝玩具目前已完成预披露,而自2012年起,澄海区内还有多家玩具企业正在积极争取条件上市,嘉达早教和小白龙皆于去年率先登上新三板。

向动漫、影视、网游、手游等产业发展,成了玩具企业的新目标。

一批澄海本土的企业制作原创动漫、自主拍电影、电视剧,加快从“动漫+玩具”向“泛娱乐产业”转型,实现华丽转身。

2013年,奥飞动漫成功将喜羊羊品牌收入囊中。

星辉车模收购兼并了深圳、广州三家从事网游开发、移动广告公司,取得了金庸、梁羽生及温瑞安相关作品的游戏改编权,出资1.6亿元收购西安曲江春天融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20%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去年还出品了电视剧《北平无战事》,实现从传统玩具生产向“玩具+游戏+影视”的互动娱乐模式转型发展。截至2014年,骅威股份、实丰玩具等公司也已通过合资或收购,开发网游产品。

据时代周报记者最新收到的数据显示,目前,澄海动漫、影视、手游、网游等文化产业创值已达到70亿元,同比增长逾两成,占玩具行业产值逾二成。

“做到最好就没人要了”

实际上,澄海玩具产业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壮大,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了澄海原有的电子、机械、五金、塑料、纺织、工艺美术及印刷包装等一系列工业基础起步和发展的,反过来,玩具产业的发展又促使这些行业向玩具行业配套的方向聚拢。统计数据显示,由于产业链条配套完整,最能够降低生产成本,因此,澄海玩具较国内同类产品价格一般要低5%-10%。

不过,在当前澄海玩具产业的转型升级赛中,成本因素、专利问题以及物流难题,依旧是企业难以绕开的话题。

一家经营遥控飞机的玩具公司负责人在谈到飞机抗摔性时谈到,企业生产经营需要考虑的问题非常多,包括消费者需求、产品质量与成本控制之间的平衡。

“我们很难将飞机做得很牢固,一般过得去就行了。如果太耐摔了,用料的成本就要增加,同时消费者也不需要二次购买了,那会直接影响飞机的销量。电池一般也只能飞十几二十分钟,一是电池容量加大需要增加成本,二是消费者有需要的话可以买多几个电池备用。”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向记者非常坦诚地谈到商业“秘诀”,“我们的经销商客户也希望通过卖配件赚钱,有时候客户下80万的订单,会多拿60万的配件。”

如果一味追求成本与销量,那产品品质的口碑与品牌将如何打造? “我们不是不能将质量做到最好,而是做到最好就没人要了,因为价格太高。”上述负责人进一步坦言。

数据显示,澄海生产遥控飞机的企业多达300多家,品牌则远多于企业数量,年产值在10亿以上。在澄海恒祺玩具厂负责人李某看来,有些厂商做出来的产品不合格率比较高,如漏焊、器件不合格等,在品质管理方面仍旧落后。

不过,成本还不是澄海人最烦恼的问题,专利才是。

澄海区科技局一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玩具产业一个相当尴尬的情况是,当一个“爆品”出来,马上就会有二三十家仿造,而价格则是往死里拼,马上大家就都没利润空间赚了,一个爆品最多只能火三个月。无序竞争的情况比较严重。

林如生透露,在澄海地区有一条模仿的潜规则,有人会将从日韩买来的样品进行改装仿造,当日韩的动漫产业发生带动作用时,玩具就可以跟着畅销,但当地人绝不敢仿造奥飞的产品,“不然公司卖了都不够罚”。

资料显示,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注重发展自主知识产权,每年自主开发新产品在100个以上,注册商标和专利授权量名列玩具行业第一。

星辉互动娱乐监事会主席陈粤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总体而言,一方面由于原油下调,原材料采购成本也跟着下降,一吨ABS塑料的价格原来是1.3万元,现在是1.1万元左右,降幅达到15%。其次,政府的二胎开放政策,让市场空间扩大了一倍,对整个行业来讲是利好。星辉互动娱乐是澄海其中一家玩具类上市公司,于2010年上市。

不过,在陈粤平看来,玩具行业的人口红利时代已经过去。“澄海地区缺工率比较严重,劳工成本提高,导致生产成本提高。然而制约澄海发展最大的问题还是土地问题,不管是创业开厂还是产能扩张,土地资源越来越受限,这也促使不少企业外迁到福建、江西甚至更远的地方投建。

陈粤平表示,眼下政府对产品质量的掌控越来越严格,厂家必须有工商、税务、消防等单位的登记,产品到市场销售须有3C认证,而现在认证以及检测的门槛越来越高,行业整合对小型企业而言是挑战,但对大型企业来讲是好事。大型企业规模化生产、自动化生产的程度比较高,在环保与用工上都可以减少重复、有效降低成本。

陈粤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08年开始星辉互动娱乐就开始使用美国最先进的激光成型技术,比现在的3D打印功率要大,用在像芯片、IC等电子配件等内脏部位的打印,非常精准。

“目前而言,使用3D打印会让整个设计更精准,不过耗材比较贵,而且没办法大规模生产,做一个产品常常需要好几个小时,甚至一个星期,所以一般都是先用3D打印好样品,再用锻钢按照模型再开磨具。”

澄海给自己做嫁衣

2001年,澄海区注册了“澄海玩具”的区域商标,次年通过了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在“政府搭台打响‘澄海玩具’品牌、企业唱戏抱团发展”的思路下,自2011-2013年,澄海政府鼓励支持企业开拓市场,支持企业参加国内外展览展销、开设营销网点等,合计投入开拓市场资金超过2000万元。

一位来自外地的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前经常听闻澄海是著名的玩具城,但第一次到澄海,最大的感触是没有一个专业的商贸平台可以逛,要谈生意不是需要经人介绍,就是必须慕名按公司地址一间一间去找,比较缺乏效率。

实际上,早期澄海的塑料玩具,主要通过中间商人转运,经过浙江义乌和潮阳峡山、普宁流沙等地行销全国。义乌小商品市场是全国最大的小商品市场,义乌的很多公司都在澄海设立专门的办事处,与玩具厂家建立稳定的购销关系。

在广东宝奥现代物流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小和看来,澄海玩具产业以制造为主,高附加值环节流失在外地,流通模式发展滞后,产品销售模式需要依赖义乌等外地销售平台和各地玩具展览会等展销平台。总而言之,就是商贸流通市场的缺失。

投资额超过30亿元的澄海商贸城如今在建设之中,由国内物流龙头企业宝供物流集团和奥飞动漫联合投资建设,企业正企图弥补澄海的这一短板。

据了解,宝奥城项目建设内容包括国际玩具采购平台、整合物流平台、国际会展 商务平台、国家级电子商务平台和创意研发中心、金融服务中心和综合行政服务中心。2014年2月,“宝奥城”被广东省经信委列为广东省玩具礼品国际采购中心重点培育对象。项目不仅配套融资、仓储配送、研发等多种功能,还将海关、商检、检验检疫、工商税务等行政服务纳入其中,预计将于2016年全面竣工。业内人士指出,建成后采购商采购完可以直接出关,澄海商人就可以少去义乌了。

 

 


记者手记

“二料风波”之后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汕头

 澄海,因玩具而振兴,也曾因玩具背负污名。

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澄海人民曾凭借底蕴深厚的传统工艺美术基础,以“耕田如绣花”的精湛技艺,闯出了玩具发展的“澄海模式”。

不料,经受得住2008年金融危机吹袭的澄海玩具市场,却因为连续两年的“3•15”“二料曝光”,激起千层巨浪,当地民间至今未能平静。

当非法二料滥用和3C认证缺失的报道一出时,政府层面连夜清查垃圾二料的收购与加工场,关停近百家黑作坊,也算是亡羊补牢、以正视听。彼时的澄海,连绵近月一片风声鹤唳,许多小家庭作坊纷纷关起门躲避风头。与此同时,正如许多“地图炮”风波一样,形形色色关于报道动机的“阴谋论”也甚嚣尘上,一度成为当地人愤怒的谈资。

澄海玩具产业兴起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富余劳动力开办众多的家庭作坊,城乡到处是塑料机“笃笃笃”的声响。时至今日,澄海仍然有许多玩具企业是由家庭作坊的生产模式发展而来,企业经营者虽具有一定生产经验和市场意识,但产品质量和研发能力仍有待提高。很大程度上,“毒塑料”风波正源自于一些“笃笃笃”的小作坊违法生产给行业带来的伤害。

但是,即使有被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悲愤,也要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胸怀。遭遇安全信任风暴之后的澄海玩具如何应该转危为机,步入发展的快车道才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澄海某上市公司的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事实上,许多企业都会自己购置价格不菲的安全检测设备实行生产流程质量监测。该公司所有的原材料要进工厂,都必须先经过化学测试、物理测试,整套检测设备非常先进。“不管是来自中石油,还是壳牌的原材料,唯有测试合格,盖了章,仓库才可以接收。”

实际上,国家并没有规定禁止玩具使用“二料”,关键在于“二料”各项指标是否符合国家玩具安全标准。

而符合质量标准的正规军,实际上也并没有那么弱不禁风。相对厚实的产业基础,使得澄海玩具在“二料”危机中并未真正伤筋动骨。数据显示,自2001年起,澄海玩具的出口额至今保持连年稳健增长,并不比国内更忽视产品检测质量的欧美地区,市场的买账程度一定意义上也是衡量玩具质量过关与否的标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曝光会加速违规生产小厂家的淘汰和行业洗牌,荡浊扬清,利于整个玩具产业的长足发展。而相对于个别黑作坊带来的负面效应,行业正规军其实更应关注澄海玩具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目前国家玩具的生产标准中,对于回收塑料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没有明确的规定,有一些小作坊钻了漏洞,反而拖累了正规企业。由于国内玩具质量标准和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不完善,这增加了正规玩具企业进入国内市场的不确定性。

据悉,针对目前国家标准对“二料”使用尚无明确规范的现状,澄海玩具协会和区质监局在国内率先制订“玩具原材料企业联盟标准”的计划。从生产产品到经营品牌再到建设标准,澄海玩具业逆势突围的轨迹或已逐渐明朗。

此外,近年来,澄海地区愈发出现人才“出生入死”的观念。由于汕头地区经济发展的局限性,不少人才外出学成之后并不愿意回流家乡。对于澄海玩具企业而言,随着集群基数不断扩大,但上规模成气候的却仅是少数,大部分企业仍处于玩具价值链的底端,在质量和创新上乏善可陈,吸引更多的技术人才和营销人才,成为建设产业集群和区域品牌最关键的一步。




 

【中国玩具】专题报道

玩具出口风险高,义乌很烦恼

数评:中国玩具格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下销售逆势增长30% 澄海外贸玩具工厂掀起“入淘宝潮”
汕头玩具“玩”大了:变形金刚登上阿里盛会
盘活李嘉诚的国际玩具城,佳兆业广州两商业项目2020年开业
盘活李嘉诚的国际玩具城,佳兆业广州两商业项目2020年开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