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问答、好好学习先后下线 字节系知识付费战线前路待明

2021-01-15 22:35:48

时代周报记者:李子慧

沉寂了两年的悟空问答,最终还是迎来了正式“停摆”。

1月14日,字节跳动旗下知识付费项目悟空问答发布公告称,悟空问答APP将于1月20日起从各大应用商店下线,2月3日起停止运营,关闭服务。届时,悟空问答App将无法注册、登录、发布内容、查看已发布内容及查看其他人发布的内容。

当日,字节跳动方面表示,悟空问答App停服后,问答产品以头条问答的形式继续运营。该App中的收益、粉丝、内容、收藏等都将迁移至今日头条App及头条号后台和悟空问答PC端,创作者可转移至今日头条App、头条号后台和悟空问答PC端继续进行创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一周前,1月6日,字节跳动旗下另一款知识付费产品好好学习也发布通知称,因业务调整,好好学习软件及相关服务将于2021年1月20日停止运营,未到期的会员服务/付费内容/未提现余额等事宜及与之相关的权利与义务,将迁移至授权绑定的头条账号。

好好学习相关负责人在当时曾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该业务下线属于正常业务调整。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两款知识付费产品回归今日头条的原点,并不仅仅宣告了字节跳动在知识付费赛道的暂时“折戟”,也映射出了知识付费泡沫消失后,一部分退潮者的影子。

而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知识付费行业发展进程加快,行业整体市场规模有望加速扩大,预计到2021年将增长到675亿元。

行业洗牌之下,如今的知识付费赛道正在逐渐步入“大浪淘沙”后的稳定期。

两次“折戟”

“当一个互联网产品门槛足够低,头部有开始变现案例出现的时候,都会经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知识付费产品也一样,从精品原创内容打磨上线,用户涌入,到流水化洗稿加工上线,用户疲惫,从而活跃度降低,打开率降低,这是2018年后,知识付费赛道沉寂的一个重要原因。”1月14日,互联网知识付费平台罗辑思维、凯叔讲故事的联合创始人史洁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字节跳动其实代表了一批次知识付费的早期入局者。

在2017年,字节跳动将旗下头条问答升级为悟空问答,为后者设立了独立APP和PC端的字节跳动。

在此之前,根据今日头条在2017年3月公布的数据,头条问答的用户每天能够在平台上提出1万多个问题,回答评论数高达10万余条,日累计浏览量超过1.5亿次。

悟空问答的问世让字节跳动更有底气在问答社区领域与当时的知乎作对标。

在2017年的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就表示,计划2018年向悟空问答投入10亿元补贴答主,签约至少5000名答主。

在线下,悟空问答与知乎同步开启了“抢人大战”,有媒体报道称,在字节跳动重金押宝悟空问答之际,先后有超300位知乎大V被挖角至悟空问答,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更是站出来在悟空问答上表示 “知识应该分享的,我们只是鼓励创作。一如既往,我们会覆盖长尾,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只是要做好匹配。”

最风光时,QuestMobile的报告显示,悟空问答在2017年10月MAU达到了121万,接近百度百科的159万。

但正如当前所有依靠高额补贴获得初始流量的互联网产品一样,当平台补贴力度下降,维系用户留存度就成了难题。

一位靠近知识付费行业的不具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问答社区其实是十分注重社区氛围和问答质量的,盲目拉来的非目标用户,不仅破坏了了社区氛围,还给后续发展埋下了很大隐患。”

2018年,字节跳动称内部对问答业务的优先级进行了调整,随后悟空问答被并入微头条,短暂的高光时刻逐渐蒙尘。

另一边,同样与2017年上线的好好学习,作为字节跳动孵化的第一款教育产品,

好好学习内容涵盖情商、效率、职场、亲子、情感、理财、育儿等多个领域,其剑指知识付费的目标也更为直接。

但该产品上线时间不久后,知识付费概念遇冷,随后两年,团队的持续调整和动荡使其发展迅速滑坡,最终远离知识付费赛场。

曾参与多个知识付费产品运营的业内人士李勘(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比于垂类平台,获客成本高,复购率低等问题是综合类平台在这场竞争中往往会遇到的问题。

产品、模式升级中

而与字节跳动对知识付费产品的下线相反,2020年疫情影响下,知识付费在“冷静”了两年后,反而迎来了行业回暖。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发展专题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知识付费平台以综合类(百度、今日头条、豆瓣,知乎等)、垂直类(得到、混沌大学、千聊等),音频类(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为主,其中,产品主要以社区问答、内容打赏及付费社群等业务模式为主,广告、打赏、会员等为辅助盈利渠道。

具体产品上,这一年利好消息不断。得到母公司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挂牌创业板,欲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知乎首度披露月活跃付费用户数超250万,集音视频课程、电子书、期刊杂志、论文库、盐选专栏的高价值付费内容库总内容数超过300万,年访问人次超过30亿;百度文库上线“知识店铺”,加码知识生态服务建设……

与此同时,相比于2017年左右的初期形态,如今的知识付费赛道呈现出了新的样貌。

李勘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当前在布局方面,很多平台、公众号、IP制作的知识付费产品更聚焦于垂直领域,不再像行业初期,各家只是单纯的推出课程。“垂直领域聚焦就意味着在课程之外,会为用户配套后续的更深入的课程,以及作业点评、社群等服务,部分大品类还会配合互联网产品比如小程序等来抓住垂直人群,提供更专业深入的服务。”

这也为更多知识付费创作者提供了新的思路。

在2020年上线了自己知识付费内容的史洁认为,当前,知识付费的新入局者需要遵循行业内的五个新趋势,包括将内容从焦虑导向转向满足大众日常内心需求导向;在形式化内容潮水褪去后,坚持打造原创内容;表现形式从单一的音频转向多维度表达;加强整体平台的精细化运营,提供专属内容服务;提高讲师的入场门槛,打造讲师IP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