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下架超5万款无版号游戏,中小开发者自述:iOS“血库”已断

王亮
2020-07-30 11:25:55
苹果下架无版号手游的大限已经到来。在7月8日,苹果给开发者发了邮件:要求线上的付费游戏或含内购游戏在7月31日前补交版号,否则将被下架。

VCG31N967379646.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苹果下架无版号手游的大限已经到来。在整个7月,越来越多游戏开发者发现,自己在App Store上的无版号游戏被下架了。

苹果这一政策在今年2月就已公布。当时,有开发者发现,苹果在iTC后台审核页中修改了最新的条款,要求游戏开发者于2020年6月30日提交版号信息。这一消息在开发者中引起极大恐慌。

过去,苹果从未强制要求过开发者要提交游戏版号。据媒体报道,在2018年10月时,当时iOS畅销榜TOP100里面,有58个游戏都是没版号或者套用“假版号”。无版号游戏在iOS平台上极为常见。据蝉大师数据统计,截至目前iOS上有将近17万款游戏产品,其中有版号的游戏产品不足20%,除去无内购的免费游戏,版号严审波及游戏或超5万款。

早在2016年5月,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要求从当年7月1日起,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也就是说新移动游戏必须办理版号,否则7月1日后不能上架。

这一政策苹果从未严格执行,这也给众多游戏开发者带来游戏发行的空间。而如今,政策在收紧。不过,纯免费游戏不在此列,需要提供批准文号(版号)的仅指付费游戏或APP内购买项目的游戏。

根据GameLook报道,苹果在今年7月起,对在中国区运营的iOS平台游戏进行严格的新游戏资质审核,无版号新游戏无法通过苹果审核上架中国区App Store。

在7月8日,苹果给开发者发了邮件:要求线上的付费游戏或含内购游戏在7月31日前补交版号,否则将被下架。

事实上,据媒体报道,在7月第一天,苹果就下架了超过1446款无版号游戏,第一周下架达8000款,而游戏上架数量则创下近期新低,为735款,其中绝大多数为免费游戏。

易观游戏分析师廖旭华对时代财经表示,苹果这一政策对不同的开发者影响将不一样,首当其冲的,是以马甲包买量和无版号运营为主的流量型中小团队,被迫放弃此前的运营模式;其次是有比较多版号储备的主流厂商,这些调整会在一定程度上释放出一部分市场份额,对于大厂是存在利好的可能性的。

而最后是独立开发者,廖旭华认为,独立开发者将会少了一部分重要的收入,但是这批开发者本身这方面的收入也不高,所以谈不上特别严重,或者说大部分人比较佛系,无非就是不再上线大陆、转型steam或广告变现,再不济就不再开发。

而对于从业者来说,他们的感受则更敏感,诸多游戏开发者不认同此“一刀切”的做法。

在深圳做游戏开发和发行的“炒鸡牛工作室”开发者董俊枫对时代财经说,“这样的做法直接让中小开发者以及独立开发者完全没法继续干。海外小团队和独立游戏开发者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而国内只剩下巨头和巨头扶持的团队拿到版号。”

他提出,政策对于申请版号的资质要求极高,需要有公司主体以及各种资质,还要和出版社合作,并且满足了以后,还是要排队,这样会造成小团队被踢出局,造成创业门槛极高。

有观点曾提到,这将倒逼游戏产业把精力放在创新和产品制造,杜绝“马甲包”现象,董俊枫并不认同,他说,“从目前公示的审批通过游戏来看,跟以前我接触到的其实没有多大区别,都可以被归类为‘垃圾手游’,并没有什么‘精品化’的感觉。”

有两位开发者对时代财经讲述了他们游戏开发的过程,以及对此次苹果对无版号游戏政策的看法,其中一位已经被下架了一款游戏,另一位也即将要面临这样的处境。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冯毅:从公司辞职4年,独立游戏开发者

“跟欧美的独立开发者比,有些雪上加霜”

我自己做独立游戏开发,有一款游戏因为没版号被下架了。7月9日下架的。苹果给我发通知邮件了,就是说不合规,没具体说怎么不合规。

我之前在游戏公司,后来做独立开发者,因为热爱游戏,想做更多自我表达,而不是做商品似的游戏,所以走上独立开发的道路。

独立开发相当于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会面临非常多困难,不过也终于有了自己的作品。主要问题还是没有宣发的资本,并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压力比较大。

我自己做了几年的独立游戏,收入本来就很少,之后还没有什么计划,现在是很茫然的状态。什么事情前面加了独立二字,都是条艰辛的路。

我是闭门造车类型的开发者,出了这事我也知道是没办法的,所以也没跟同行沟通。版号政策出炉后,普通民众也不关心,甚至非常多人是支持的。我只做过iOS平台的游戏,其他平台没什么经验。

这些年大环境一直在收紧,得知版号相关的新闻以及发现游戏被下架的时候没有太吃惊,个人和小团队创业在实际中面临越来越繁复的各种门槛。

有些门槛对大公司来说并不是大问题,但对个人和小团队来说是生死攸关,而像我这种个人开发者由于并没有特别有名的成功案例,或者大的宣发,所以市场、用户其实也听不太到我们的声音。跟欧美的个人开发者相比,我们本来竞争力就低,现在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没有公司的个人开发的游戏在符合法规范畴内没法申请版号,只能走一些灰色领域找其他公司合作代发。以后如果继续做游戏项目,大陆市场也会被排除在外,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王康:4人团队,独立游戏工作室开发者

“拿不到版号的时候,是靠ios撑过来的”

我们是个独立游戏工作室,团队是2018年成立的,总共4个人。做了两款游戏,第一款是有点恐怖的益智解谜游戏,研发了两三个月。2019年4月上的steam平台,6月上的苹果商店,现在还在,有付费。也差不多到极限了,毕竟1年多,估计快不在了。第二款是架空的战略游戏还没有上线。

恐怖类游戏不可能申请到版号,花钱找中介(发行公司)都不帮你申请的,看到这个题材就拒绝了。我们以后不做恐怖剧情向了。

版号得由发行公司来申请,不是说你一个人去申请就会有版号的,得挂一个发行公司或一个出版社,有出版资质,不管什么游戏,版号至少几万块钱肯定是要花的。

现在iOS上面,很多都没版号。你只需要去观察一件事,iOS有的游戏,安卓却没有,80%是没版号。我们那款游戏在安卓上是免费的,只靠广告(赚钱)。国内安卓一直要版号,除非免费游戏,所以只能上iOS,不然谁不想赚安卓的钱。

我们谈不上公司,没啥影响,也早就没多少营收了。老产品一年的收益也差不多够了,steam和iOS,每个月就几千块钱,没啥流量。现在在做新产品,用上一个项目的钱养新项目,还好没啥压力。

我这个属于影响不大的特例,大部分人影响很大的。因为我的是单机游戏,生命周期和开发成本都很低。1年半的时间,它已经消化了该消化的流量以及用户。所以现在下架对我影响很小。

我们是轻量级的,就4个人养活太容易了。但iOS版号政策对发行公司和研发公司影响很大,一个大公司一两百多号人,光是养他们的管理成本就很多了。拖一个月上线,就多一个月的成本。

过去有很多(不止做iOS平台的)游戏研发公司拿不到版号,或者说等版号很漫长的时候,他们都是靠iOS游戏撑过来的。因为一个游戏的研发周期,包括它的上线都是很长的。

比如说我游戏a做完可能用了一年时间,然后等版号要将近大半年,甚至还过不了,这大半年也没事干,员工还是要养着,不能说先把员工开了,等版号来了,再把员工招回来,这不现实。

这大半年要么开新项目,但不管开不开,营收压力很大,如果iOS不要版号,就可以先上来赚一波钱了,版号过了后,再去安卓上线。

现在下架没版号的iOS游戏,研发公司少了一个低门槛的优质平台。他们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活下去,等版号,他们可能会更难。以前是做好游戏了,至少可以在iOS商店一边回血一边等,现在iOS这个供血库断了,那他们在研发方向和生存都会成问题,比如会考虑做容易通过版号的游戏,亦或者做海外向的。而国内发行市场就会少了很大一块蛋糕,可以运作的产品和平台变少了。

(应受访者要求,冯毅和王康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腾讯在美游戏业务遭审查,或影响投资进程,但威胁不大
捷报频传|融侨集团再次荣膺2020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品牌价值21强
任天堂掌机停产,索尼、微软相继发新机,主机巨头迎来“贴身肉搏”
领地集团:荣膺2020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品牌价值西南10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