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诉老干妈魔幻反转!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陈婷
2020-07-01 19:07:05

腾讯和老干妈的广告费纠纷一案颇为魔幻反转!

该事件的最新消息是,7月1日约18:00,腾讯公司发出微博回应:“其实,但是,一言难尽……”同时,腾讯公司表示,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要自掏腰包,准备好一千瓶老干妈作为奖励,欢迎广大网友踊跃提供类似线索。


就此,腾讯公司似乎承认自己“受骗”。


事实上,继昨日老干妈发布声明称“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已报警”之后,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报称,有不法人员冒充老干妈公司名义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导致被腾讯公司起诉。

经该局初步查明,此事系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岁)、刘某利(女,40岁)、郑某君(女,37岁)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表示,“目前,曹某等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我局依法刑事拘留。”


时代周报记者随即拨打了腾讯公司相关负责人的电话,被告知其正在开会中,直至18:00发出以上公开声明。

同日下午,老干妈公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不愿接受采访。

部分法律界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此案“闻所未闻”。

老干妈称不知情,腾讯广告却“火辣辣”

根据警方通报以及各方情况可以推断,此案或与此前外界广泛推测的老干妈与腾讯QQ飞车手游展开跨界合作一事有关。

但6月30日,老干妈公司综合部部长雷东在回应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老干妈之前并不知情,“是今年六月中旬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



但时代周报记者搜索网络信息发现,事实上,此前老干妈与QQ飞车跨界合作的营销宣传稿件不在少数,甚至称得上造势汹汹。

2019年4月26日,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正式开幕。开幕现场便宣布了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的消息,并指出这是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


在微博上,目前还可以搜索到“老干妈漂移火辣辣”话题,阅读量已有1.8亿,除开此次纠纷事件发酵,直到2020年2月份仍可看到该话题持续更新。而QGhappy、解说瓶子等电竞领域KOL也加入话题的互动。


历史资料表明,腾讯推出过手游限定款老干妈礼盒,并在2019年下半年“极速热辣”上市。


搜索”QQ飞车手游”微博官方账号可以发现,从2019年4月—10月,都发布过与老干妈有关的宣传内容。 

与此同时,知名漫画家麻尾也发布了相关的条漫作品。



而对于此次合作,腾讯方面显然也非常看重。在QQ飞车手游S联赛开幕现场中,QQ飞车运营总监赵斯鹏曾表示,这一次与国民品牌老干妈的合作可以用一个词语概括——新机遇。

宣传稿中还特别提到,“无论是对QQ飞车还是老干妈而言,他们的知名度在如今虽然不减当年,但是却很难再有上升的空间,两家联合或能成为一次突破瓶颈的好机会。”

然而,对于老干妈与QQ飞车的合作,有许多网友却质疑道,“老干妈还需要做广告?”


7月1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老干妈是否有必要把广告打到QQ飞车手游上不得而知,“但老干妈肯定想品牌年轻化。”

然而,老干妈在品牌年轻化的动作上并不积极。

时代周报记者查看老干妈的微信公众号发现,其于昨日发表声明及转载了上述警方通报之外,老干妈仅发布了三条微信文章,其中两条还是招聘信息。

此外,老干妈的微博公众号也没有过运作的痕迹,就连官方网站,也是一如既往的“朴实”。

在此之前引起过不小争议的《拧开干妈》魔性单曲营销案,也不是出自老干妈的策划,而是由聚划算联合老干妈共同打造。

唯一可见老干妈年轻化想法的是,其在电商渠道还算积极,能够配合电商平台的营销活动。在其微信公众号上,也曾发布和2018年双十一有关的宣传文章,用了“越辣越火辣”的宣传语。


从宣传语上,倒是与QQ飞车有关的宣传语“漂移火辣辣”有些许类似。在2019年9月的媒体采访会上,老干妈也曾表示,将加强老干妈品牌文化建设及推广,且不断加大产品研发力度。

理论上,作为“国民辣酱”的老干妈并不缺这一千多万的广告费。

据今年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公司销售收入50.2251亿元,同比增长14.43%,上缴税收6.36亿元,同比增长16.82%。

2014年6月,陶华碧将自己手中仅有的1%的股权转让给了次子李妙行,淡出管理层,老干妈的股权结构为次子李妙行持股51%,长子李贵山持股49%。不过,天眼查显示,陶华碧仍是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事实如何短期内不得而知

目前,从公安机关发布警方通报开始,本案已经不属于民事纠纷,而是更加复杂的刑事案件,具体案情只能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公布案情。

7月1日,君澜律所合伙人律师祝涵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来说,腾讯方面的说法与老干妈方面的说法完全不一致,但腾讯方面的说法不代表公安机关的说法。

“在公安的基础上,法律上有一个规则‘先刑后民’,虽说法院已经受理此案,并对老干妈进行了财产保全,但当公安机关认定这是一起刑事犯罪,法院会将此案裁定送到贵阳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对此案进行实质性的调查。”祝涵表示。

祝涵表示,只有刑事判决书生效后,法院才会根据刑事案件的结果,对民事案件进行相应的判决,“所以最起码要几个月后,刑事案子才会出结果,才能知道这个案子的真相。”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法务部向来“负有盛名”。据传,因其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打官司几乎未尝败绩,被坊间称为“南山必胜客”。

但是,法务部或许很难预料并阻止类似事件。

7月1日,业内法律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法务部会审核相关合同,但法务部的审核要点是合同的条款是否合法、是否有利于腾讯公司、有没有可能给腾讯公司带来风险等,公章是否真实很有可能不在腾讯公司的审核范围内。

“无从而知腾讯是在风控的哪个领域出了问题,但未必是法务部。”该法律人士表示。

他还表示,法务部在审核时应该是会要审查对方的有关资质,比如营业执照之类,所以如果确实构成诈骗罪,犯罪嫌疑人不仅仅伪造了公章,应该也同时伪造了有关的一系列证照。

祝涵也表示,警方提及的犯罪嫌疑人社保、公积金、实际劳动关系是否的确与老干妈毫无干系,目前也很难判断。

在法律人士看来,这是极具特色的案件,此前“从未听闻”。值得一提的是,此案相关犯罪嫌疑人所获得的实际收益和其所承担的风险不相匹配。

“如果案件事实成立,相关犯罪嫌疑人被判刑超过十年的可能性很大,涉案金额是根据本案涉及的1600多万来评判的。”祝涵说道。

为了倒卖网络游戏礼包码而可能搭上10年以上的牢狱之灾,相关犯罪嫌疑人显然得不偿失。

此外,有传闻称,腾讯广告业务部是因在某搜索引擎上误入诈骗网站才导致了一系列事故的发生,传闻称腾讯公司目前已改变口径,改向搜索业务公司发出律师函,但目前该传闻未被证实。后续事态将如何发展,或许还有“瓜”可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