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打击欧洲自顾不暇,中欧投资协定谈判遭遇重重阻力

刘沐轩
2020-06-24 12:50:46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李罡认为,在疫情的冲击下,中欧双方目前达成投资协定的意愿甚至已经没有以前迫切,达成协定谈判仍然有一定难度。

始于2014年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至今已经走到了第六个年头。在6月22日晚举行的第22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上,中欧双方重申了争取在2020年内完成协定谈判的意愿。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此前多轮谈判中,中欧已经签署了民航领域合作协定,但最受瞩目的投资协定谈判尚无实质进展。导致这一情况的重要原因是:中国强调共识,而欧盟方面却强调分歧。

微信图片_20200624062553.jpg

图片来源:CNBC

在新上任后首次出席中欧会晤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眼中,中欧仍然保持着”不平衡的贸易和投资关系。”

在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百废待兴的背景下,欧盟为何仍然对实现双赢的中欧投资协定如此谨慎?

对此,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李罡在6月2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经贸关系是中欧关系的‘压舱石’,但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欧盟经济受到重创,各成员国使出浑身解数来刺激经济复苏,同时也更加注重保护本国企业的利益。”

李罡认为,受疫情冲击,中欧双方目前达成投资协定的意愿已经没有以前迫切,达成协定谈判仍然有一定困难。

疫情冲击,经济不振

据李罡分析,从中欧开始谈判之日起,“欧盟就强调欧洲企业在中国市场上没有享受和中国企业同等的待遇,而现在并不是达成协定谈判最好的时机。”

事实上,22日的中欧会晤并没有发表任何书面声明,也体现出此次谈判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与此同时,欧盟已经在疫情和经济衰退的问题上已经有点“自顾不暇”。

据法新社报道,即便在被称为“抗疫优等生”的德国,疫情在隔离解除后有复发的态势。

德国北威州政府在6月23日宣布,由于该州一肉联厂的聚集性感染疫情持续发酵,将对工厂所在的居特斯洛县和相邻的瓦伦多夫县实施一周的“封城”。当地将开展大规模检测,以判断此次聚集性感染是否波及肉联厂员工以外的人群。“我们将首次在德国让整个地区恢复隔离封锁的措施。”北威州州长拉谢特说。

截至当地时间22日晚,在事发肉联厂的6000多名员工中,已经有1553人确诊。

关于德国的疫情,德国汉堡大学医学院流行病学研究院院长贝切尔稍早前向时代财经表示,“关于德国疫情会否在8月出现二次爆发,答案是不确定的,只能静观其变,因为德国的感染率还维持在1(1个确诊病例平均感染1个人)以下。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多地进行户外活动,疫情复发的风险也在上升,感染率确实可能增至1或以上。”

但值得注意的是,据德国疾控中心的最新数据,目前德国的感染率已连续5天保持在1以上。

此外,欧盟在经济形势上也不容乐观。

据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欧盟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降3.2%,创自1995年以来的最大单季跌幅。而且由于各国疫情形势和防控举措存在差异,疫情对欧盟各国的冲击程度也不尽相同,这也导致了各国复苏程度差异巨大。

在欧盟的经济刺激计划上,虽然其疫情复苏基金总规模已经达到7500亿欧元(约合8410亿美元),但有关该基金是通过借贷还是无偿援助的方式发放给各成员国,欧盟内部也再次出现分歧。

欧盟的执念:“平等开放”的市场

在中欧经贸关系上,欧盟一向声称要确保“公平竞争”。

欧盟认为,中国市场在银行、保险等金融服务业,以及能源和通信领域对欧洲企业存在限制。

“例如在电力行业,中方确实能够在欧洲建立发电站,而很少看到国外企业到中国建发电站,但这也是中国国情所致。”李罡指出,欧盟长期以来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但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外商投资企业都是市场的主体。”

下载.jpg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图源:路透社)

但欧盟方面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据德新社报道,欧盟委员会在6月17日提交了一份有关“新收购规则”的战略文件,旨在限制“获得国家援助的外国企业”收购欧洲公司。

该文件规定,欧盟委员会和成员国的有关机构可以追溯审查完整的收购流程。一旦发现外国企业在收购欧盟企业的过程中获得了国家补贴,且补贴额在三年内超过20万欧元,就有权阻止收购。

与此同时,投标欧盟公共合同的外国企业如果获得国家补贴,则可能会被排除在合同招标之外。

此外,该新规的审查范围不仅限于年营业额在1亿欧元以上的欧盟公司,甚至连较小的公司也将被纳入审查范围。

据CNBC报道称,该文件的内容由德国和法国领头提出,提交后将由各成员国讨论至9月,并将争取在2021年完成立法,并以此规范欧盟公司。

对此,市场普遍认为此举主要针对中国企业的投资。

李罡指出,中国企业成长迅速,在欧洲扩大投资是必然趋势,但欧盟对中国企业的投资愈发却感到疑虑和担忧。

“尤其在美的(集团)收购德国库卡公司之后,欧盟就开始推动立法来限制中国企业的投资,特别是国企的投资。”李罡表示,“最典型的是如华为这样的企业,虽然它不是国企,但在欧盟看来,华为在欧洲的投资目的并不单纯,甚至将华为的商业投资行为等同于中国政府对欧盟市场的介入。”

公开资料显示,美的集团在2016年开启对德国高科技工业机器人企业库卡收购,目前美的集团持有库卡约95%的股权。但自此之后,欧盟也对中国企业收购欧盟的高科技企业的审查愈发严格。

实际上,中国近年来为改善营商环境做出了积极努力。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显示,中国营商环境的全球排名从2018年第46位跃升至第31位,是世界上营商环境进步最大的10个经济体之一。此外,今年5月,中国还宣布取消对外国机构的投资配额限制。

“中国将坚定不移地推进对外开放,自主出台更多扩大开放措施,希望欧方也能坚持正确方向,为中欧合作提供公平、公正和非歧视性环境。”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在18日举行的第二十二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吹风会上如此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国7月非农数据向好,但现货黄金急挫,美股奇迹终结
酒店物业受疫情波及最大,越秀房托在思变
美国又发天量债遭警告,投资者欲寻求中、俄等新兴市场避险
着眼长线,从科技日看广汽集团的投资价值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