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亏损泥潭 达内教育转战少儿编程

邓宇晨
2020-06-23 03:59:09
随着成人IT培训市场进入平缓增长期,竞争越发激烈。自2017年首次录得亏损后,达内科技便进入漫长的转型阵痛期。

在美上市的IT培训教育龙头达内科技(TEDU)近期麻烦缠身。

在经历虚报往年业绩、延迟发布年报之后,达内科技于6月12日发布了2019年年报。

数据显示,2019财年,达内科技实现营收20.51亿元,较2018年减少3400万元,同比减少1.6%;毛利润8.78亿元,同比减少24.8%;净亏损同比扩大75.4%至10.39亿元。

成军18年,这是这家老牌培训企业连续第三年亏损。

这份成绩单显然难以令投资者们满意。

截至6月19日美股收盘,达内科技跌0.58%,报收1.72美元/股,刷新了2020年以来最低股价的纪录,总市值更跌破亿元大关,仅有9321.62万美元。

年报显示,达内科技正大力缩减其主业成人教育业务,将重心转移至少儿编程业务“童程童美”上。2019年,公司在成人教育业务的收入为15.27亿元,同比减少20.3%。

6月22日,达内科技有关负责人发给时代周报记者的文字材料显示,童程童美在2019年发展迅速,已有多个月现金收入突破亿元,其中,9月份的现金收入超过1.4亿元。

6月21日,高校毕业生就业协会职业教育分会副会长孙国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编程就业市场已成红海,达内科技培养的速成人才和科班出身的编程人才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成人交易业务的增长放缓也成了达内科技不可逆转的痛”。

目前,达内科技提供14门IT课程、5门非IT课程和2门K12教育课程。其中,K12业务的营收为5.24亿元,同比增长208.6%,占总营收的比例约为25%。

6月20日,教育领域投资人张雪(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称,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看似运营逻辑相近,但实际上却还是两条赛道。“达内教育能否将成人教育业务的优势转移到少儿编程业务上,还是个未知数。”

5年营收虚增超6亿

头顶“成人IT培训第一股”光环,达内教育曾因获得IDG资本、高盛等金融机构的投资而一时风光无两,并成为在2014年首个登陆纳斯达克的中概股。

随着成人IT培训市场进入平缓增长期,竞争越发激烈。自2017年首次录得亏损后,达内科技便进入漫长的转型阵痛期。

“当下,企业招聘编程人才时看重的不仅是实操能力,还会考量应聘者的第一学历、学术背景、发展潜力等其他的素质和能力。”孙国华指出,就业市场的大环境变化自然会反作用到IT培训机构的招生上。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达内科技共开设130个成人培训中心,比年初减少50个。总体学员数量由11.7万人减少至10.9万人,同比下降6.6%。数据显示,单个中心招生人数达840个,同比增长29%。

虽然学生人数有所减少,但学费却有增无减。

财报显示,达内科技提高了部分课程的收费标准,使得成人培训的每门课程学费在1.98万―2.68万元。其中,全日制课程平均提高2000―3000元,非全日制课程平均提高1000―2000元。

张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提高收费标准主要是出于尽快实现盈利的需求,但似乎扭亏效果并不算好。“提价的前提是更优质的服务和更出色的课程质量。”

她表示,在行业一片红海的情况下,达内科技的优势并不显著,提高学费会导致部分学生选择其他机构。

除了主营业务持续亏损外,公司内控的严重缺陷也许是达内科技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今年4月,在长达一年的调查后,公司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终于公布了重新审计后的2014―2018年业绩报告。

独立审核委员会在调查中认为,达内科技涉嫌故意夸大收入。公司系统中记录的状态、贷款数据并不准确。

在成人培训市场,教育机构与金融机构合作,鼓励学生以分期贷款的形式支付学费的“培训贷”现象屡见不鲜,这也是不少培训机构爆雷的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2019年,达内科技有52.3%的成人学生是从合作的金融机构处获得了学费贷款资助。

根据独立审核委员会公布的结果,公司2014―2018财年的实际营收分别为7.12亿元、11.00亿元、15.20亿元、17.53亿元、20.85亿元;未重新审计前,这5个财年的营收则分别是8.37亿元、11.78亿元、15.8亿元、19.7亿元、22.39亿元,累计虚增约6.36亿元。

造假风波也导致达内科技高管层频繁变动。

3月以来,达内科技宣布,前任CFO杨余多离职,任命原完美世界(002624.SZ)CFO刘永基为新任CFO;4月,达内科技董事会任命公司原独立董事孙永吉为CEO,创始人兼前CEO韩少云继续担任董事长。

发力K12赛道

内外交困之下,达内科技将目光转向高速发展的K12素质教育赛道。

在过去的2017年、2018年,少儿编程正逐渐成为K12赛道里最炙手可热的细分领域之一。

黑板洞察的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教育行业的36起融资事件中,STEAM(跨学科)教育融资11起,金额和数量均领跑全赛道,其中编程教育占了6起。

据《2017―2023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105亿元,当渗透率提升1%,整体市场规模有望再扩大100亿元。

孙国华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少儿编程行业已成为诸多教育培训机构和风投机构角力的主战场,编程培训市场也将进入中小学2亿级人口的巨大市场之中。

“我预计作为朝阳行业的少儿编程行业,其红利期应该不会少于10年。”孙国华称。

数据显示,2019年,达内科技少儿编程业务中心数量为217个,新增69家学习中心,招生学生数达9.9万,与2018年相比增长了117.5%。

收入方面,达内科技在K12业务的平均学费为8000―1.92万元之间,课时为80―120小时;线上课程和线下课程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7%和93.3%。其中,K12计算编程课程收入占总收入的12.8%。

规模扩大的代价是营业成本和费用的迅速增长。

财报显示,2019年,达内科技的营业成本为11.7亿元,同比增长27.8%。对此,达内科技解释称,是由于K12业务的迅速拓展而使得教师、助教、顾问规模增大导致的。

与此同时,达内科技的营业费用达19.98亿元,同比增长12.2%。其中,广告费用则从2018年的3.4亿元增长到了4.2亿元,原因是“扩大了学习中心网络,增加了搜索引擎上的支出”。

在这背后,是少儿编程行业获客成本整体居高不下的现实。

“目前少儿编程的主要消费群体集中在北上广深等城市,这意味着机构要付出更多的获客成本。”张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少儿编程的市场刚刚打开,企业有相当一部分的精力是用来改变家长观念。

“目前来看,整个市场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增长速度很快,也已经有不少公司开始崭露头角。”张雪称。

除此之外,少儿编程市场还面临评价标准复杂难统一的问题。

“目前还没有全国统一的标准体系出台。各个机构自己教自己的,教学效果到底如何,很难量化。”张雪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在年报中,达内科技表示,其K12教育课程是最近几年才开发的。“我们的业务和前景必须根据公司在当下的发展阶段,遇到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进行评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