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抗疫神药股价涨停,高管趁机抛售,红日药业称只是误会

李傲华
2020-06-05 19:08:34
拥有“抗疫神药”血必净的红日药业出现高管违规减持事件,企业回应称:一场误会。

4日晚间,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SZ.300026,以下简称“红日药业”)发布公告称,接到副总经理高国伟先生通知,因其家属操作其证券账户卖出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导致其违规减持公司股份。

injection-5051142_960_720.webp.jpg图片来源:pixabay

6月5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红日药业,公司方面回复称,之后或对涉事高管采取内部处罚,但表示目前没有收到证监会的处罚信息。

证券分析师郭施亮6月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红日药业的案例在A股市场中不常见。新证券法对出借账户有所限定,这次误操作是否属于出借账户性质,是误操作还是其他原因,还有待观察,处罚与否仍需看证监会处理结果。

涨停即抛售,纯属误会?

由于中药在疫情防治中的作用得到肯定,6月2日中央提出要加强古典医籍精华的梳理和挖掘,建设一批科研支撑平台,改革完善中药审评审批机制,促进中药新药研发和产业发展。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6月3日中药板块集体拉升,陇神戎发(SZ.300534)、沃华医药(SZ.002107)、红日药业等触及涨停。当天,高国伟所持的公司股份遭到减持。

根据红日药业公告,减持并非高国伟本人操作。由于高国伟和家属两人开户在同一个证券公司,证券账户只相差一个数字。6月3日当天,高国伟家属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误进入高国伟证券账户,使用证券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 10 万股,交易均价为 5.5 元/股,减持成交金额为 55 万元。所减持股份数量占高国伟所持公司股份的2.3585%,占公司股本总额的 0.0033%。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规定,高国伟未能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向交易所报告并预先披露减持计划,构成违规减持。

红日药业在公告中对本次违规减持事件致歉,高国伟承诺自报告披露之日起12个月内不减持公司股份。

至于后续会不会对涉事高管进行其他处罚,红日药业回应称没有收到来自证监会的处罚信息。

证券分析师郭施亮6月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红日药业的案例在A股市场中不常见。新证券法对出借账户有所限定,这次误操作是否属于出借账户性质,是误操作还是其他原因,还有待观察,处罚与否仍需看证监会处理结果。

“抗疫神药”难救业绩

疫情期间,凭借“抗疫神药”血必净注射液,红日药业受到了大量关注。截至6月5日收盘,红日药业的市值达160.2亿元,与年初相比上涨53.35%。

这款“抗疫神药”于2016年3月获批上市,上市后就一直是红日药业的主力产品之一,且红日药业拥有独家专利权。

根据年报,2019年红日药业总营收超50亿元,同比增长18.44%。其中,作为两大业务板块之一的成品药销售贡献了21.2%的收入。具体到产品,2019年血必净注射液销售额为7.71亿元,占成品药营收的72%,占总收入的15%。

在疫情期间,有研究显示,血必净可显著抑制新冠病毒诱导的炎症因子风暴或者炎症反应,血必净也被连续纳入多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4月12日,国家药监局批准血必净新增适应症“可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或/和多脏器功能衰减”,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纳入“中国方案”的“三药三方”之一。

但是“抗疫神药”血必净没能使红日药业一季度的业绩更上一层楼。

根据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红日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1亿元,同比增长7.87%;实现营业利润1.22亿元,同比下降39.62%;实现利润总额1.29亿元,同比下降35.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亿元,同比下降37.65%。

红日药业在业绩预告中表示,疫情期间血必净的销售量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但因2019年血必净入选新医保目录,医保支付价格较原市场价格下降46.54%,所以收入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受疫情期间门诊量大幅下降的影响,红日药业的另一主要业务板块中药配方颗粒,销售量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集采来临压力增大

从血必净的销售情况看,即使销量得到保障,但对于生产企业来讲,价格降低仍然会对收入造成较大影响。

近日,青海省医保局发布《关于报送2020年省级组织集中带量采购药品相关数据的通知》,集采目录包括40个临床常用药品共计49个品规,其中有33个注射剂型、3个吸入剂、2个滴眼剂,7个口服剂型等,类别涉及中成药、独家品种、生物制剂。

此前的国家级或省级的带量采购主要以化药为主,鲜少出现中成药、生物药的身影。通过一致性评价是参加集采的底线条件,但一直以来中成药缺乏一致性评价标准,从而导致中药注射剂难以被纳入集采项目中。

5月14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关于开展化学药品注射剂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工作的公告》。注射剂一致性评价“一只靴子落地”,让人看到了中药注射剂一致性评价启动的希望。除青海外,山西、山东等地最近也将中药注射剂作为集采的重点。

随着各地中药注射剂集中采购的开展,相关产品的价格还将进一步降低。对于像红日药业等对中药注射剂产品有较大依赖性的企业来说,中药注射剂集采的到来是好是坏?

北京中卫康医药有限公司医学BD总监化玉忠6月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价格进一步降低,首先冲击的是渠道领域的相关利益者,如代理商、销售人员、临床医生等,对公司单位利润的影响有限。因为中药注射剂的成本本身并不高,在招标主体保证采购量的前提下,即使中标价格大幅下降,企业通过渠道扁平化以及大幅削减临床终端市场推广费用,也能够保障企业利润。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葫芦娃药业|儿童用药业务稳定高增长,新股发行认购火爆
牛市忐忑众生相:加仓还是减持?券商暴涨后的投资逻辑
疯狂的并购机器停摆,誉衡药业控股股东破产
接二连三减持博雅生物,最近又想找接盘侠,大股东高特佳打的什么算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