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CPI同比涨幅回落至4.3%,逐季下降态势已现

杨佳欣
2020-04-10 16:23:50

3月CPI重回4时代。

国家统计局4月10日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4.3%。其中,城市上涨4.0%,农村上涨5.3%;食品价格上涨18.3%,非食品价格上涨0.7%;消费品价格上涨6.2%,服务价格上涨1.1%。一季度,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4.9%。 

与1月同比上涨5.4%,2月同比上涨5.2%相较,3月CPI了结束2020年前两个月以来的高位运行,回降幅度超过市场预期。据此前Wind资讯统计,17家研究机构对3月CPI同比涨幅的平均预测值为4.8%。

在环比数据方面,CPI下降幅度较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环比下降1.2%。其中,城市下降1.2%,农村下降1.3%;食品价格下降3.8%,非食品价格下降0.4%;消费品价格下降1.7%,服务价格下降0.3%。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CPI回落显示出复工复产的积极成效,表明国内经济运行的正常秩序正在加快恢复。受疫情因素影响,国内出现供大于求的宏观经济总量格局,在此背景下,CPI持续回落将是大概率事件。当前,国内针对需求不足的问题,正在采取多项举措进行应对。另外,随着有关措施效果的不断显现,PPI降幅也将逐渐收窄。

“一季度已是高点,大概率上二三季度会出现逐季下降的态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判断,随着翘尾因素的减弱,以及食品价格的回落,导致前一阶段物价快速上涨的主要推动力已经不足,今年CPI高点已经度过,将逐渐步入回落通道。

食品价格下降

CPI涨幅之所以大幅下降,食品价格是主要因素。

从环比看,食品价格由上月上涨4.3%转为下降3.8%,影响CPI下降约0.90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下降0.4%,降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影响CPI下降约0.32个百分点。

从食品分项来看,猪肉价格同比上涨116.4%,但环比则出现明显回落,猪肉价格下降6.9%,影响CPI下降约0.36个百分点。

王军表示,猪肉价格的快速上涨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这也意味着猪肉的绝对价格回落到低水平还需要一定时间。但猪肉价格目前已经涨到历史性高水平,抑制了一部分消费需求,同时,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在生猪养殖等方面出台一系列鼓励政策,猪肉供给端紧张问题已经得到缓解。“从猪肉价格同比涨幅来看,已经是强弩之末。”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开年至今,中央储备猪肉已连续13次投放,有效指导猪肉价格趋稳。此外,针对猪肉生产端,财政部还对种猪场和规模猪场给予贷款贴息支持,全国各级财政共安排种猪场和规模养殖场贷款贴息资金4.44亿元,涉及贷款521.42亿元。

猪肉之外,随着春季时令菜上市量增加,物流运输成本的下降,鲜菜也已经进入下行区间,鲜菜价格3月环比下降12.2%。

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影响,多国日前宣布禁止或限制粮食出口,引发国内对粮油供给担忧,但数据显示,目前粮油供应平稳,价格在3月甚至有所下降,其中,粮食价格持平,食用油价格环比下降0.1%。

“粮食的供给问题大可不必担心。”张立群强调,中国常年高度重视农业生产,中国粮食供给基础扎实。此外,CPI主要显示国内通胀压力水平,一般的国际因素不会产生较大影响。 

供大于求现状亟待改变

在生产方面,随着疫情持续,全国PPI短时承压状态未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1.5%,环比下降1.0%。一季度,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下降0.6%,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下降0.8%。

PPI降幅进一步扩大,跌幅较上月扩大0.5个百分点。西南证券指出,终端需求恢复缓慢,依然疲弱,而相对来说生产端复产情况要好于需求端的恢复,因而供过于的状况依然存在,再叠加国际油价大幅下行,从而加剧工业品价格下行压力。分行业来看,原油、钢铁和有色金属等行业产品价格降幅有所扩大。

王军认为:“PPI目前回落到负值区间,主要受疫情影响,对需求造成一定打击,上游工业品已经进入通缩区间,需求不足是当前的突出矛盾。”

张立群也强调,PPI降幅扩大,突出表现出当前的需求不足,“这也警示我们,要高度重视企业订单不足的问题,企业全面复工复产之后,一旦出现订单短缺,产品积压,对企业发展将是雪上加霜。目前,必须要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更紧密结合起来,加大力度,增加实效。”

在PPI持续下降的背景下,货币政策是否仍有较大空间?

在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研究员冯柏看来,随着复工复产更加全面,生产物流逐渐恢复,有助于保障供给,供需将更加平衡,物价水平将继续保持稳定。下阶段,通胀中枢将继续回落,为货币政策打开更大空间,降准、降息仍有必要,鉴于银行负债成本较高,调降存款基准利率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十分必要,当前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窗口。货币当局提前降息的概率将显著上升,货币环境维持偏松。

不过,王军指出,降准、降息虽有空间,但央行不会有较快行动,具体落实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王军还认为,当下,侧重于总量的货币政策能起到的作用比较有限,侧重于结构调整的财政政策应该唱主角。“在提出提高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等财政政策外,还要加大力度纾困企业,目前正是财政政策发挥主力军作用的重要时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