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自爆销售数据造假 神操作是为私有化?

冯珊珊
2020-04-08 21:19:24
自爆销售数据造假,好未来玩的是“套路”吗?

北京时间4月8日,好未来发布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不当行为”,怀疑有问题的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受此消息影响,好未来股价盘后最大跌幅超28%。

在瑞幸咖啡刚刚自爆问题后,好未来也“如法炮制”,一时引发市场各种猜测。


“公司是不是自己做空自己?纸包不住火!被别人做空不如自爆,化被动为主动。”

“完全有可能是公司联合外援做空分帐。为了股东有机会低价买入,不择手段。”

真相究竟如何尚待调查,只是在线教育巨大的获客成本已令参与竞争的各方疲惫不堪。

“在线教育已经从白热化浅滩期进入了深水期。在成本、质量与速度之间如何动态平衡,是当下在线教育公司面临的一个巨大考验。”教育行业旁观者、原神州佳教联合创始人马振肖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甩锅员工,玩的是套路?

“不说就是欺诈,可能被美证监会巨额罚款,赔偿和强制退市。”

“丢车保帅,这一招比咖啡高明多了!”

“真会玩套路,后边还有更多雷吗?”

……

好未来自爆的员工伪造销售收入,涉及学而思新产品“轻课”。在截止至2020年2月29日结束的2020财年中,“轻课”销售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

好未来早前披露,预计2020财年净收入在34.61-34.83亿美元,意味着“轻课”销售收入约1亿美元。这能够是一个员工的个人伪造行为吗?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好未来第一次引起做空机构的关注了。2018年6月13日,美国浑水公司发布71页报告,认为好未来至少从2016财年开始虚假地夸大利润,从2016至2018财年,好未来至少夸大收入1.64%,夸大净利润43.6%。当日收盘,好未来股价跌幅达9.95%。

在线教育自诞生起,便贴上了“烧钱、亏损”标签。进入2019年,亏损态势更是进一步加剧。不仅51TALK、尚德机构等二线企业出现大幅亏损的情况,行业龙头好未来和新东方在线也不能幸免。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随着线上获客成本持续上升,加上流量转化率较低,各类在线教育公司纷纷加大了广告投放力度。

根据第三方数据,2019年暑期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掌门1对1、一起学、作业盒子、VIPKID、有道精品课、企鹅辅导、跟谁学等在生源的争夺上投入了巨额的广告营销费用。十家公司暑期期间投放的广告费用约在30-40亿元人民币,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三巨头平均每天的广告费用约1000万元。有机构预计,至少在未来3-5年内,在线教育公司将会维持巨额营销费用的现状。

2020年1月21日,好未来公布3QFY20季报(20190901-20191130):公司实现收入8.62亿美元(+47.2%),归母净利润2818万美元(-77.2%),Non-GAAP归母净利润5832万美元(-60.0%)。

财报显示,公司3QFY20运营成本3.85亿美元(+43.9%),运营成本增加主要由于教师薪酬、租金成本以及学习材料。销售费用1.91亿美元(+87.9%),销售费用增加主要是因为推广投入及销售和市场人员薪酬补贴。3QFY20管理费用2.10亿美元(+43.3%),管理费用增加主要是管理人员的数量和薪酬增加所致。

行业顽疾,尚无解药

“在线推广费可以做一定预算,但要控制在一定预算比例内。使用无限制的广告销售手段,用高于收入的推广费用换取招生数量增涨,完全不可取。”鲨鱼公园董事长、环球雅思创始人张永琪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张永琪认为,降低销售费用可以围绕这些关键方面:区分小班和大班,对单个班级进行人数优化,一对一就不适合;增加多种分层销售手段,比如:社群,直播;最本质上还是通过优质效果和课程不断完善,赢得口碑。

“销售费用高确实是现在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的一个阶段性的问题,只能随着市场环境的成熟而部分地得到解决。目前,还看不到彻底解决的方法。”教育行业资深投资人岳乐(化名)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岳乐认为,在互联网时代,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的界限已经模糊,线上教育的获客成本可以类比线下机构的房租。在线下,地理位置条件好的教培场所,租金也是很贵的。这是一个流量的费用,是任何一个教培企业本身成本费用结构的一部分。在线上,相当于是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客,支付的其实是在网络世界里的一个房租。巨头平台公司在流量方面有绝对的定价权,“这个问题不是教育行业自己能够解决的。”

马振肖向时代财经表示,“虽然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可以省去了线下教室的成本,但是同时需要增加线上教室成本,线上教室的搭建又涉及软件系统平台、云计算存储、传输链路的稳定性等等一系列开支,一味压缩成本必然会带来教学质量或教学效果的下降,导致学员满意度的降低。”

从营销层面看,“不少机构的获客方式就是严重依赖电销和各类互联网广告,这种烧钱模式短期可以获得大量流量,但是又能持续多久?追求速度势必消耗成本,一个教育机构的获客渠道如果不能形成多样性和稳定性,从长期来看也是令人堪忧的。”马振肖表示。

“现在大众对于教育科技的理解,还远远没有达到一般水平,导致家长在为孩子选择教育产品的时候,没有准数儿。另外,在线教育还处于发展早期,产品本身有同质化的问题,尤其是针对偏低年龄段学生的教育产品。”岳乐认为,“本身这些产品的付费者和使用者就是分离的,家长没有办法对教育产品的性价比进行评估,导致销售成为获客很重要的手段。”

“整体而言,一个教育公司无论是在线还是线下,如果把销售能力作为自己唯一的核心竞争力,肯定是短视和不可持续的。”岳乐认为,“行业正处于洗牌阶段,如果现有的在线教育公司不能在产品和服务上做出自己独特的优势,就会被过高的销售费用逼死。”

回不回,需三思

疫情之下,整个全球资本市场的风险都增大。中概股回来的时候真的到了吗?

“在外部环境不是很确定的情况下,私有化交易对企业来说其实是挺大的事。”华利安国际投资银行中国区总裁兼董事总经理陈为民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陈为民认为,公司考虑私有化的主要原因有两种:一种是在美国成为上市公司的价值不是那么明显,以前还能融资,现在融不到资,每年的成本也很高。

“这个因素是主要核心的原因。这一情况跟目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整个大环境也是相关的,中概股公司的经营状况会受到疫情影响,使得原本就比较低的估值水平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交易量可能会进一步减少,对美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也会进一步下降。”

另外一种是,如果在美国上市,严格的监管措施和信息披露要求对这些公司来说可能不是那么有利,所以也会有私有化的必要。

“不论上市也好,退市也罢,私有化项目其实都是资本市场的一种运作,也是要根据企业本身的战略发展与他们在经营环境或资本市场上的战略变化来做的,并不一定说‘退市不好上市好’。”陈为民表示。

疫情也给好未来带来了两个方面的主要影响:一是面授班的学生需要调整、习惯在线学习方式;二是线下业务的快速、全面转型。目前,好未来将所有的“线下课”全部调整为了“线上课”。

“内容和用户体验永远是支撑一个产品长久运行的发动机,也是留住用户最有效、最核心的利器。在线教育产品想要留住客户,必须要加大在技术、师资、产品方面的投入,提升产品服务和内容品质。”悦淘创始人、决胜网原CEO戴政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戴政认为,解决优质内容输出是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基础,线上内容+服务双螺旋驱动,精细化运营,建立完善的知识服务体系,是平台与用户建立可持续性联系的根本。“避免同质化,增加差异和卖点,是其在众多同行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

“我带领的环球雅思是在2010年美国上市,2012年也是遭受了中概股企业造假,全部中概股企业股价下跌,回想也是对中国企业规范化的一次促进,资本一直是逐利,所以不必要失去信心,长期会回归企业价值。”张永琪表示。

“上市肯定是一个企业最好的试金石。被用户认可的是好产品,被资本市场认可的是好企业。”戴政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破局新生,共赢未来——2020融创东南商业品牌商交流会在杭举办
首创!京粤青创精英同屏对话,共襄数字产业未来
旭辉董事长林中:房地产未来几年都是夹缝时代
斗鱼“压”虎牙 谁掌控电竞直播的未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