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大战李佳琦薇娅:精神导师收割最后一茬韭菜

猫叔
2020-04-02 19:32:59

昨天是4月1日,愚人节。 

锤子手机的创始人罗永浩在抖音直播间卖起了小米。对,就是曾经被他吐槽过无数次的小米。

淘宝主播薇娅卖起了火箭。对,就是那种可以飞到天上的火箭。 

同时,一位年龄24岁的快手带货主播向48岁的老罗宣战,要跟他比谁卖的货多。 

这些不是愚人节玩笑,都是真的。 

昨晚,可以堪称是中国直播界“腥风血雨”的一夜,也缔造了2020年中国电商史上魔幻的一幕。

“这个世界真的变了。”有围观完直播卖货的网友对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表示。

罗永浩“改行”主播,一个坑位费60万
 
罗永浩决定“改行”,要从十几天前的那个“决定”说起。
 
3月19日,罗永浩宣布因“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之后,决定做电商直播了”。
 
根据招商证券关于直播带货的调查报告显示,直播电商正处在天时地利的绝佳时机,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直播已成为商家越来越重要的销售渠道。2019年直播电商总GMV(成交总额)约超3000亿,未来有望达到万亿体量。
 
之后,便有传言称,快手、淘宝、抖音都向罗永浩发出了邀请。金额分别是快手1亿、淘宝8000万、抖音6000万。
 
最终,罗永浩选择了抖音。3月25日,罗永浩在其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宣布,联手抖音在4月1日开启一场“基本上不赚钱 交个朋友”的带货直播秀。



接着,抖音几乎为罗永浩倾斜所有资源,来了个铺天盖地的宣传。

在直播前,抖音仅“罗永浩请卖它”“老罗来了”两个话题,短视频播放量就超过了8亿。同时,罗永浩每天都会发布直播相关的短视频内容,其中,“罗永浩你有什么好豪横的”、“玲姐喊话罗永浩剃胡子”、“李诞喊话罗永浩卖艺”等话题均登上了当天的话题热榜。

另一边,数位千万级粉丝量级的抖音红人,也以短视频的方式与罗永浩展开互动。魔性笑声的”毛毛姐“推荐罗永浩售卖她的笑声;李雪琴建议罗永浩“往高端整”,卖卫星;李诞则邀请罗永浩到上海卖艺。
 
入驻抖音不到一星期的时间,罗永浩就迅速在平台内揽到700多万粉丝,接近他在微博积攒数年粉丝量的一半。



可以说,只要玩抖音的,都知道罗永浩要在4.1直播卖货。不玩抖音的,也从别的社交媒体知道了罗永浩要卖货。
 
卖什么货呢?各个商家也是摩拳擦掌,想让老罗帮忙带货。
 
当然,让老罗带货不可能只靠交情和面子。一份罗永浩直播卖货的报价单已经在网上流传开了。报价不仅有点“夸张”,而且条件极为苛刻。

一个品牌的坑位费报价60万元。什么概念?可以理解为是比李佳琦和薇娅加起来都要贵的价格。
 
这个看起来像是“打劫”的报价,却引来了无数商家排队。
 
对于外行来说,看到的是老罗的报价。而内行看到的,是抖音的流量和态度,是首发扶持的保底,以及最重要的,3亿的流量曝光。
 
大家都是来交朋友的,但没人要跟罗老师交朋友。大家是来和抖音交朋友的。
 
60万,跟抖音交朋友,而且还有抖音保底的曝光量,香吗?香炸了。
 
不过,对于老罗而言,不管你是想和谁交朋友,都不影响。毕竟他还没开始卖货,就已经把这20家品牌方的坑位费,1200万元收入囊中,也香炸了。

“车祸现场”的直播带货
 
经过前期不停地铺垫和抖音卖力的造势,当晚的结果显示,罗永浩整场直播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罗永浩创下了抖音平台目前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


作为一个直播新人,罗永浩的这一成绩无疑是一场商业上的成功。
 
只是,从专业角度,这场直播从头到尾都是“大型车祸现场”。
 
4月1日20时整,罗永浩出现在抖音直播间,开启直播带货的生涯。

他一上来就嘟囔着火箭。罗永浩是吉林延边人,在网红的语境里,火箭代表着粉丝对主播的某种极致偏爱,作为东北人,他懂得这点。
 
彼时,薇娅直播间打出了“淘宝直播卖火箭,全宇宙第一单”的宣传海报,海报的下方写着“快舟一号甲运载火箭”,售价5000万,优惠价4500万。
 
老罗和搭档朱萧木很快进入了节奏,第一款产品,小米巨能写中性笔,“如果不乱丢,可以用一辈子,甚至用到孙子辈,可以当做传家宝”。


老罗开始了抖包袱。几秒钟,5万盒产品售罄。

“这个比做产品经理简单多了,那时候一年要坐飞机100多趟,累得要死,我们在直播间吹吹牛,几百万就有了。”罗永浩说。
 
但接下来的剧情似乎不是朝着简单的方向走,而是充满了口误、拖沓与混乱的节奏。
 
在介绍一款名为极米的投影仪时,老罗口误成了“坚果”投影仪。闪退出了直播间,“冷静一下”,回来后,他抱着一台极米的投影仪,躬身道歉,露出了谢顶的头顶。


这并非这场直播的唯一槽点。
 
推销钟薛高冰棍儿,他连官方宣传文案都没念明白,以至于直播搭档解释了几分钟钟薛高冰棍儿的外形设计非常像瓦片。
 
推销网易办公椅,他让直播搭档演示向后躺,反复说万一摔倒了算工伤。
 
推销中国电信靓号,到直播最后一分钟想起来补个赞助商权益口播。
 
直播间的最高潮是小米10的上场时刻。

曾经,罗永浩这样吐槽小米手机:“小米广告的‘屌爆了’还是有点特色的:傻。”“小米最他妈没劲的是魅族mx那么烂的设计都要抄。”“小米手机其实没有粉丝,靠性价比成功的品牌都没有粉丝。” 



在直播间屏幕上,网友齐刷刷地刷出“锤子手机”,罗永浩没提一句,自顾自地推介品牌。
 
罗永浩称,自己最喜欢的功能是小米 10 Pro 可以逆向充电,然后掏出了 iPhone XR ,向大家展示了逆向充电。
 
这时,在老罗的有个粉丝群,有人说:“这段有点心酸了”;有人说:“这段沉默”。

值得注意的是,老罗推荐的产品中,有一些品牌存在负面消息。

天眼查资料显示,罗永浩直播售卖的信良记小龙虾,该公司曾因发布虚假广告被处罚900元,处罚日期为2019年10月;另一家品牌欧莱雅也曾在今年1月因对商品解释不明确被罚款4万元。

直播的最后,老罗当着将近一百万人的面,刮掉了他留了十多年的胡子。



刮着胡子,老罗介绍着这款剃须刀的舒适体验,同时感慨这有点伤他的心。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感受,但刮完之后,一个年轻了许多岁的老罗出现在屏幕上,人也精神了不少。“我们这就告别昨天了,带着清零的态度做个新人,投身这个行业。”老罗说道。
 
而另一边,不是新人的薇娅轻松地卖出了价值4500万的火箭。

 平台“暗战” 抖音或成最大赢家
 
罗永浩与薇娅同时开播,这不是巧合。老罗首秀的这个夜晚,藏着一场在抖音、快手、淘宝之间的暗战。
 
4月1日早9:00,淘宝在其官微发博称,“晚上8点,淘宝直播间,卖火箭。”薇娅随后点赞了这条微博。颇具噱头的“卖火箭”,吸引了一大波网友的关注,为薇娅在晚间的直播做了一番预热。



薇娅来头不可小觑,她已经赢过太多这样的带货“对决”。早在2018年,薇娅就在双十一两小时销售2.67亿元;而2019年的双十一,薇娅只用了一天就完成了过去一年销售额——27亿。这一个夜晚,薇娅准备了真枪实弹迎战老罗。
 
此外,快手的头部网红主播辛有志也有所动作,派出最得意的徒弟应战。
 
在此前一天,微博认证为@鹿不鹿鹿鹿的博主公开艾特罗永浩称,“罗永浩老师您好,我是快手带货主播小鹿。作为快手最牛带货主播辛巴的徒弟,我们擅长的就是卖货,所以希望在这件事上和您切磋一下。罗老师也请加油,明天见。”


辛有志在快手上的销售战绩比起薇娅不遑多让,旗下还拥有自主品牌“辛有志严选”。他最为人熟知的还是2019年的婚礼——特意举办了一场“从辛出发”演唱会,耗资近7000万,邀请到了成龙,王力宏邓紫棋、周传雄、迪克牛仔、光良、张柏芝等众多一线明星,顺带卖货1.3个亿。
 
随后,罗永浩回复这条微博称,“大家卖好东西就是了。”
 
这番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操作,每个人都是大赢家——收割了无数流量和银子。不过,最大的赢家还要数每个人背后的平台:淘宝、快手、抖音。背后的厮杀更为赤裸裸。
 
淘宝与快手的分流,给罗永浩带来了不小的挑战。此外,京东、什么值得买等网购平台,也加入了“围剿”罗永浩的阵营之中。他们的杀手锏,在于价格。
 
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发现,老罗在现场展示的多款产品,对应到京东商城,价格都基本持平,甚至部分产品在京东商城的售价还要低于老罗直播间的售价。
 
什么值得买干脆更加直接,从晚22:00开始,其连发17条微博,均带有“低过老罗”的字样,并在微博中直接露出购买链接,处处针锋相对。


这从侧面印证了老罗的高人气,以及其身上的带货潜力,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从一开始,罗永浩就必须直面来自多方的竞争。
 
倒是相比于罗永浩,昨晚最大的赢家,还是抖音。从初期的各种微博预热,到罗永浩带来的话题热度,这 6000 万花得属实不亏。
 
如果说之前看直播带货基本上就是淘宝最出名,仅仅用一晚,抖音就让自己的所有用户都知道,看直播买东西,除了淘宝,抖音也行。抖音也让品牌方们看到了抖音用户的消费能力,让品牌方有信心把抖音增加到自己重要的卖货渠道里。
 
对于抖音而言,需要的只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作为开路先锋,帮自己切入直播带货行业。
 
罗永浩就是抖音眼中那个很贵的“工具人”。抖音这波一点都不亏,那老罗呢?

老罗还会继续“透支”吗?
 
老罗开播前,直播间有个弹幕写道,“割韭菜呢吧。”

但老罗说,直播卖货不为挣钱,就为交个朋友,抛开整场直播的大部分商品都不能达到全网直播价不说,光是看这个直播表现,能真下单买东西的,确实是老罗的真朋友。
 
招商证券在《直播电商三国杀从猫拼狗到猫快抖》这则报告中指出,红人直播带货不仅保障强互动性和实时反馈性,而且缩短了用户的决策时间,提升效率,凭借网红极强的形象化能力,直播带货基于视频能更全面的了解产品与服务、丰富了维度,解决了直观体验的信息差。
 
从这个点出发,我们可以看到罗永浩与薇娅以及李佳琦的差别。
 
薇娅在4月1日晚的直播中提到过一个细节,在推荐一款外星人笔记本电脑时,她表示这款电脑目前还在试用中,她同时指出,包括华硕、联想等多个品牌的笔记本电脑从年后到现在一直处于试用阶段,“这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肯定要试用比较久的时间,我们手里的这几台已经试用了14天左右,还要试用一段时间。”薇娅在直播间这么说到。
 
而李佳琦也曾经表示过,“我大概一年要试两万只左右的口红,所以我们应该(试过)超过五万只以上的口红,我觉得全世界没有人比我了解口红。”
 

再来看罗永浩,在推荐小米10系列手机时,老罗的做法是对着提示板直接普及参数,这些参数,早在此前的发布会上,已经被多次提及。而在生硬的重复之下,直播间的观众,并不能对产品有更加全面、通俗的了解。
 
有人调侃道,罗老师昨晚的直播,第一次让人见识到,有一种直播叫做磕磕巴巴念PPT,有一种购物平台荐物标签叫“低过老罗”。
 
当他们不能从罗永浩的直播间里获得更加直观的产品体验,自然少有人愿意买单。
 
罗永浩本人,或许都对产品缺乏足够的了解与认知。虽然是第一次直播,但频繁在直播中透露自己没有准备好,频繁出错,这是对观众的不尊重,把消费者当傻子,也是把合作对象当傻子。
 
谁都知道罗老师欠债缺钱,直播卖货也合理合法,但不把自己的名誉与粉丝的信任当回事儿,确实不太体面。

有媒体人称,老罗的直播,就像是网贷套现的人,一个平台接着一个平台,透支自己的价值,很难想象在今晚直播之后,那些买了老罗产品的观众,在知道自己买的产品不是真正的低价,下周直播,还能有多少真为了和罗老师交朋友来花钱的?

毫无疑问,价格低绝对是直播带货的第一大杀器。一旦产品打上刚需和低价的标签,那么直播间的流量就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李佳琦与薇娅之所以拥有大批粉丝,与他们能拿到“全网最低价”有很大关系。还有一个小插曲:此前李佳琦曾在卖兰蔻套装时发现自己拿到的价格比薇娅贵了20块,气得直接在直播间放言“永远封杀兰蔻”, “给我淘宝弹窗的资源都不会再合作。”。

那么,下一场直播时,铁骨铮铮的创业斗士,理想主义代言人,工匠精神的化身老罗还会生硬地念着PPT,卖着不是全网最低价的物品,继续收割着那所剩不多的韭菜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